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spirk】嘿,男孩们⑤

*万年变小孩老梗,但是就是想写

*论好爸爸Bones是怎样练成的

*人物个性参考AOS

*都是小孩,分级肯定是PG13


前文: 【一】 【二】 【三】 【四】


05.

“我今天才知道我根本搞不懂小孩子在想些什么。”

酒液在酒杯里轻轻晃荡着,企业号的首席医官靠在吧台边,似乎百无聊赖地转动着手里的酒杯,而他面前的亚洲舵手伸手给自己添了一杯。

“这些小东西的脑子里就好像装了一整个宇宙,”医官一手叉着腰,继续对着眼前这个面带微笑的舵手抱怨,“你以为今天探索的是M级行星,其实下去了才知道是一个黑洞。”

“嗯,”Sulu煞有介事地点头,“但是你知道我们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不过类似M级行星的黑洞,有趣的提议。”

医生翻了个白眼,“拜托,你是Sulu,不是Spock,好吗?”

“医生,你有时候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Sulu抿了一口酒液,猜测大概又是医生从Chekov那儿顺来的,“孩子之所以是孩子,是因为他们的感情表达最单纯,喜欢就是喜欢,憎恶就是憎恶,没有那么多成年人的弯弯绕绕。”

“经验之谈?”医生挑眉。

“算是吧。”Sulu毫不客气地点了点头。

医生皱起眉,咬着下嘴唇微微晃着脑袋,思考了小半会才开口,“那如果,你家女儿被其他的小屁孩追着屁股后面跑,边跑边喊‘喜欢你’,但是就是不开窍,非惹得你女儿生气,你会怎么办?”

Sulu闻言,嘴里含了一口酒液,一时间吞也不是,吐也更不是,结果就是腮帮子微微鼓起,和医生大眼瞪小眼。

好半晌,Sulu才吞下了那口酒,“大概,我会去找那家的小子谈谈。”

医生听得直摇头,“如果那小子是个木头脑袋,转不过弯呢?”

“要知道,医生,”Sulu撇了撇嘴,“有些小孩子的任性调皮一些,他们的‘喜欢’就是‘惹恼’,靠着这个吸引喜欢的人注意力,这种孩子还真的很难应付。”

医生想了想,觉得这种熊孩子虽然常见,但是企业号上面的那俩倒是八竿子打不着。

“但是我不觉得大副是那样的孩子。”Sulu耸着肩补充。

医生下意识咳嗽了一声,结果就是被酒水呛到了,他赶紧放下酒杯,忙着把自己从鼻涕眼泪里解脱出来。

Sulu微微抿着唇,继续补充,“他只是不太会表达,尤其是现在年纪还小,你知道,逻辑至上,不是吗?”

“老天,”医生只觉得自己的嗓子火辣辣的疼,“我还是不习惯把他当成孩子。”

“其实你不用太担心,”Sulu笑了起来,“如果是真的喜欢,没多久就会恢复原样了。”

McCoy清了几下嗓子,看着Sulu自信的笑容,突然觉得一阵头疼,“他俩就是来克我的!”

舵手笑得更开心了。

不过事实证明,身为孩子他爸的舵手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哦,这当然不是在说同为人父的医生少了点什么,McCoy自动把这种敏感归结于亚洲人细腻的情感,他坚持这样认为。

Jim和Spock现在就呆在医疗室里,Chapel护士还专门给这两个孩子准备了厚厚的毯子、毛绒玩具,以及卡通贴画,总之,尽量让这个看上去冰冰凉凉的地方不那么像病房。

医生一进门就看到了那垒了一圈的枕头和毛毯,那看上去就是个很温暖安全的小巢。

而现在里面就有两只雏鸟。

金发的小男孩怀里抱着一只黑色的毛球——那是医生后来给他的,和他旁边瓦肯少年抱着的金色毛球相得益彰。

他俩把一块PADD放在跟前,Jim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似乎看得津津有味,而每当他想要靠的更近,瓦肯少年就会抬手把他拉回来,边拉还边说,“Jim,注意你的视力。”

而估计是这么三番两次的提醒,弄得小Jim有些不开心,他干脆脑袋一歪,整个人靠在了Spock身上,还特别理直气壮,说“这样脑袋就有地方放了,我也不会往前凑了啊”。

医生嘴角抽了抽,这臭小子,原来从小就有这么一套歪理。

McCoy走上前,告诉男孩们睡觉时间到了,收获了小Jim不情不愿的嘟囔,他冲着医生说还有十多分钟就要看完了。

“你们在看什么?”医生瞄了一眼PADD那花花绿绿的屏幕。

“是《绿野仙踪》,医生,”Spock一本正经地开口了,“我发现这也是地球儿童文学的代表作,很明显,它和之前读过的《爱丽丝梦游仙境》有一些相似之处,我想这会是很好的人类儿童文学研究切入点。”

“哦,真的是谢谢了,大文学家,”医生无奈地摊手,“所以你的论文快要完成了吗?”

“目前尚未有论文完成,不过是的,我有那个打算,”Spock顿了一下,“在阅读足够多的文献之后,我想一篇论文不会有问题。”

医生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和Spock继续闲扯,而是坐在一边陪着两个孩子看完了《绿野仙踪》。

小桃乐丝在敲了三下鞋跟之后回家了。

McCoy发现这之后的Jim就陷入了沉默,这个好不容易活泼了一点的小男孩,突然就陷入了一言不发的状况。

“怎么了,Jim?”医生蹲下来和小Jim平视。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我可以回家吗?”

McCoy微怔,他随即微笑起来,“当然可以,不过我们现在在太空里,要等一阵子才可以回家,Jim想家了吗?”

小男孩赶紧点了点头,“我想妈妈和Sam了……”

医生眨了眨眼,他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Sam是指Jim的兄长George,这个昵称还是在一次偶然的谈话里医生才知道的,一般情况下,Jim似乎更喜欢直接用George来称呼他的哥哥。

可还没等McCoy回应,Jim又摇了摇头,“还是算了,Frank很凶,他不喜欢我和Sam……”

医生微微垂下眼睑,作为Jim多年的朋友,他当然知道这位Frank的“威名”,作为Jim的舅舅,Jim的母亲坚信她的兄长给了她和这两个孩子一个家,而正是这个暴躁男人的介入,最终导致了Jim兄长的离开,甚至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里,Jim因此记恨起了逃家的兄长——尽管Jim后来也明白过来这不是George的错,但是在Jim童年最艰难的时刻,George的离开无异于抛弃与背叛。

“没关系的,”医生勉强勾起了嘴角,“我帮你教训那个混蛋。”

小男孩轻轻笑了起来,他扑上去抱住了医生的脖子,“你是全世界最好的McCoy啦!”

医生只是在拍了拍小Jim的后背之后,轻轻叹了口气。

一直等房间里的灯渐暗,Jim都只是把自己裹在毯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他没有睡觉,而是一眨不眨地盯着Spock看。

瓦肯少年感受到了比目光更激烈的情绪,他只能睁开眼睛,开口询问,“Jim?”

“Spock,”小男孩往瓦肯少年身边靠了靠,毯子把他裹得像个毛毛虫,看上去有点滑稽,“你想回家吗?”

可Spock只是眨了眨眼睛,没有回答。

Jim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我想妈妈了。”

Spock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金发的人类女人,她穿着姜黄色的裙子,坐在他的床边,轻声念着,“Jimmy……”

Spock瞬间明白了那是Jim的母亲,他不由自主地把这个女人和自己的母亲比较了起来,她们看上去很相似,一样都会温柔地念着孩子的名字,但是又不那么相似,Jim的母亲看上去很忧伤,而他的母亲,总是微笑着和他拥抱、聊天,对他的逻辑眯着眼微笑,她看上去对自己的一切似乎都很满足。

“Spock?”

“Spock!”

瓦肯少年回过神来,才发现Jim不知什么时候做坐了起来,小男孩正焦急地摇着他的肩膀。

“你怎么了?”小男孩轻轻抚了下Spock的面颊。

瓦肯少年这才发现他的面颊已经打湿了。

Spock伸手擦了擦那些水痕,有些呆愣地发问,“这是什么?”

Jim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是眼泪呀,你到底怎么了?”

Spock呆呆地看着Jim,“她去世了。”

“谁?”

Jim紧张地抓住了Spock的手腕,其实他不是很懂“去世”的含义,但是很多人都告诉他,他的爸爸“去世”了,他从没有见过爸爸,Frank告诉他“去世”就是“死了”,他从那一刻明白,那意味着他的爸爸不会回来了,他永远都见不到他的爸爸。

“我的母亲,”Spock深吸了一口气,稍微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很抱歉,这些情绪有可能会通过链接传递给你。”

“你在说什么呀,”Jim撅起了嘴,“不高兴就生气,伤心就哭,这很正常呀。”

然而这一点都不符合瓦肯的常识。

Spock这次只是在心里反驳。

Jim却是沉默了一小会,这才挨着Spock躺了下来,“我爸爸也去世了,我从没见过他,妈妈很少提起他,因为一说起爸爸她就很伤心,只有Sam会对我说一些,他说爸爸是个英雄,为了保护我和妈妈,才再也回不来了……”

Spock靠着Jim,棕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小夜灯的光芒,他轻声说,“吾与汝同悲。”

“那是什么意思?”Jim转头看着他,蓝眼睛里仿佛有了雾气。

“我和你一样悲伤。”Spock说。

“谢谢你,Spock,”Jim转身,钻进了瓦肯少年的怀里,像是在寻找着一个庇护之所的小兽,“我也伤心,关于你的妈妈。”

Spock伸手,把小男孩护在自己怀里,小Jim抱起来软乎乎的,金发轻轻挠着他的下巴,就好像那只乖顺地趴在他怀里的毛球。

“Spock,”Jim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模糊,他说,“晚安。”

“晚安。”Spock回答。

他听见小男孩发出了一个舒适的鼻音,顺带往他怀里拱了拱。

一瞬间,他似乎听见了链接在脑海里欢愉地唱起了歌。


-TBC-


#关于Frank的设定#

想来想去还是采用了漫画版,其实相对于继父设定,我觉得一个暴躁的舅舅更合理,毕竟是割舍不掉的亲人(当然各有其道理),从漫画里可以看到小舰长对于哥哥的离开是很有怨气的,当然,小时候的小舰长对哥哥肯定还是很依赖的,我猜想这导致了面对哥哥的离开,小舰长其实比妈妈更难以接受。

说到底,小舰长的家庭就是个刺啊,心疼_(:з」∠)_


以及这章暂时让骨头爸爸先做一下前期准备,因为虽然这俩现在只是孩子,但是 恋爱还是要谈 感情还是要巩固的啊!

评论 ( 10 )
热度 ( 77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