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哈蛋】Hart's Heart⑤

*龙与骑士AU,《他是龙》的梗出没

*有《单身男子》角色出现,乔治和哈利是兄弟设定,私设和哈老师的头发一样茂密

*除哈蛋外,其余CP基本是官配

*目前分级PG13

*不拥有他们任何一个人,我只有脑洞

*如有BUG望请指正


前文:【一】 【二】 【三】 【四】


05.归途

和哈利的相处是轻松愉快的,艾格西一直都这么觉得。

骑士先生是个有趣的人,哈利了解很多艾格西记忆里没有的事物——或者说人情世故,面对艾格西层出不穷的提问,哈利又极有耐心,他们看待事物的角度总那么不太一样,却又有着奇异的默契,要知道求同存异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或者换个说法,他们对彼此的包容度很高。

今天是哈利和艾格西相遇的第五天,也是哈利尝试碰触艾格西失败的第三天——其实也算不上失败,至少每次龙出来了以后,艾格西最后还是能悬崖勒马。

不过说到底,毕竟那是龙,不会是那么好控制。

可相比一开始已经好多了,那时候他差点烧到了哈利,如果哈利没有及时跳进海水里的话。

但是总的来说,情况已经有所缓解,艾格西能感觉到那股冲动的淡化,就像是驯服一只野兽,他的意志就是最好的缰绳,只要用法得当,总有一天那头巨兽终将臣服。

而艾格西相信这个时间快到了。

他看见骑士先生站在海滩上,海水刚刚没过男人的脚踝,阳光从云层的缝隙里倾泻而下,在男人周身形成了一圈好看的光晕,艾格西的视力很好,好到可以看见男人下巴上冒出的胡渣,好到可以看见他手里拿着的项链挂坠,以及那些细腻的纹路。

“哈利?”艾格西走进了一些,他身子微微前倾,绿眼睛里盛满了好奇,但是又不敢靠的太近,只能伸长脖子打量着哈利手里的挂坠。

哈利似乎被艾格西小心翼翼的样子给逗乐了,他捻着挂坠的银链,递到艾格西面前。

艾格西下意识伸手,红宝石挂坠就稳当地躺在了他的手心里,挂坠的做工和选料都算得上精致,底托用到了高纯度的黄金,金色的椭圆形底托背面有一个描绘着利剑和雄狮的盾牌型花纹,底端的勋带型花纹里印有“金士曼”和“加拉哈德”的字样,这些繁复的花纹一直延伸到挂坠正面,翻过来看看,镶嵌的宝石也是一颗成色颇好的红水晶,水晶被打磨切出好看的棱角,在阳光下熠熠发亮,但是这些都不是艾格西好奇的缘由,“这是什么?”

“一块传声石,”哈利解释道,“金士曼骑士的标配。”

“传声石?”艾格西恍然,“难怪我能感觉到这里面有魔法的波纹。”

“你能感觉到魔法的波纹?”哈利有些惊奇,转念一想,这也没什么说不通的,毕竟艾格西是龙,能感受到魔法是他的天赋。

“是的,”艾格西点头,“很微弱的波动,应该是被抑制了。”

所以传声的魔法在这里没有失效,只是被抑制了?哈利挑起眉,不禁望向远处的灰色浓雾,那就像一道屏障,把黑安卡的尸骨与外面的世界彻底隔绝,是因为这些雾吗?

“还有一个更强大的魔法,”艾格西的拇指磨蹭着晶石的表面,脸上带着惊奇的表情,“我能感觉到,居然没有被抑制?它是干什么用的?”

这次哈利真的算是震惊了,他眯起眼睛,盯着艾格西看了一小会,看得艾格西心里直打鼓。

有着人类青年外表和内心的龙缩了缩脖子,在骑士如剑锐利的视线下,他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没有,”哈利叹了口气,他轻轻晃着头,似乎刚才凝重的气氛都不复存在,“那是保命用的,梅林将它称为‘万用魔法’。”

“梅林!”艾格西惊呼出声,一双绿眼睛瞪得浑圆,“众神啊,他还活着吗?应该有一千多岁了吧!”

“不是那位魔法师梅林,”哈利有些无奈地开口,又有些感叹于传奇魔法师梅林的名头响彻大陆,还真是无人不知,甚至无“龙”不晓,“是我的魔法师朋友,他的称号是‘梅林’,也是极夜黑塔的首席领读。”

“噢……”艾格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极夜黑塔于他仿佛是个古老的传说,那是个只存在于记忆遥远处的存在,作为大陆两大历史悠久的魔法师阵营之一,极夜黑塔是所有龙族相当“疼痛”的回忆,它的魔法师活跃于大陆的每一处重大历史事件的记载中,尤其以那位以人类传奇亚瑟王挚友与导师的梅林最为闻名,因其先知的能力,使得当时本就处于颓势的龙族屡战屡败。

而至于首席领读,估计这位梅林也是个大魔法师。

艾格西思索了许久,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挂坠,“他一定也是个很厉害的魔法师,我能感觉到这是个强劲的魔法,你说它是保命用的?”

“是的,它能让普通人使用魔法,理论上只要有咒语,随便什么魔法都行,”哈利轻轻勾起嘴角,“所以这个魔法一个绰号,叫‘美梦成真’。”

却不想艾格西皱起了眉头,“普通人没办法使用魔法,强行使用的话……那很危险。”

哈利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下头,表示对艾格西观点的赞成。

“所以你那天说从山崖坠下去有办法……”艾格西似乎想到了什么,倒吸了一口冷气,“你不能这么做,天知道你用了之后会有什么代价!”

而这个人居然敢和自己说“保护好自己”、“不要鲁莽行事”?

艾格西一时觉得自己有了某种想要砸东西的冲动。

“冷静,艾格西,我当然知道,”哈利摊开双手,用此表示自己的态度,“不然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使用它,来实现我想要回去的愿望了。”

他知道魔法需要“供物”,换言之,也就是代价。普通人无法使用魔法是因为无法与供物取得共鸣,而这个魔法的作用就是强行连接产生共鸣,从而使得咒语生效,然而这种强制性的连接有一个缺陷,它没有办法连接外供物,比如说矿石,一旦这个魔法启用,它的代价往往是人本身,所以梅林也一直警告他们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使用。

与其说这是一道保命符,哈利更觉得像是一把双刃利剑,多数时候恐怕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当然,关于这一点,哈利想他并没有向艾格西说明的必要。

艾格西还是有些不满,他撅起嘴,把挂坠抛回了哈利的手里,“能想出这个东西的,这个梅林就算是天才,多半也是疯子。”

“这就有些冤枉梅林了,”哈利把挂坠重新挂在胸前,“这不是梅林的发明,据说是他的一个来自永昼白塔的朋友研究出来的。”

要知道永昼白塔的那些魔法师都自诩是一门心思做研究的苦学者,他们的理念都是钻研至上,不问世事,什么稀奇古怪的魔法都能弄出来,不过也好在他们的心思都在魔法上,基本不会出塔,自然也就不会惹事。

“什么塔?”艾格西似乎愣住了。

“永昼白塔,我想作为和极夜黑塔齐名的魔法师阵营,你应该知道?”哈利开口解释,但是艾格西的反应却不像理解了他所说的话,他看到艾格西的双眼开始失焦,眉头紧皱,接着青年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样,疑惑地看着哈利。

“我不知道……”艾格西轻声说着,“不,其实我应该是知道的,只是……”

“只是?”哈利稍微前倾着身子,艾格西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

艾格西咬住下唇,面色是十成的苦恼,“我不记得了,这很不对,哈利,这一段记忆不见了。”

“不见了?”哈利皱起了眉。

“是的……”艾格西的眼神开始变得飘忽,眼睛频繁地眨动,“这很不对,不应该这样,传承的记忆不应该有遗漏,一定是哪里有问题!”

“艾格西!”哈利立刻呵止打断了艾格西慌张的念头。

艾格西被他吼得一抖,茫然地抬起头,绿眼睛里盛满了焦虑无措。

这当然不对,哈利想,抛开记忆丢失的异常不谈,艾格西慌张的样子让他想到了之前那个抱膝而坐的情景,这个孩子身上有很多未解的谜团。

但是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艾格西,”哈利盯着那双绿眼睛,低沉的嗓音似乎天生就带着说服力,“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和你一起解决。”

艾格西稍微冷静了一些,他向着哈利的方向抬了一下手臂,随后又垂下,看上去沮丧极了,他耷拉着脑袋,看上去像是被遗弃了的幼犬,急需主人的安抚。

哈利叹了口气,于是他伸手,搭在了艾格西的肩上,稍稍用力按了一下。

艾格西感受着肩膀上温热的掌心,突然觉得也没有那么茫然了,“谢谢你,哈利,虽然我都不知道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完,艾格西惊讶地眨了眨眼睛,同时他也发现了哈利也讶异地盯着他的左肩上。

哦!

艾格西猛地低头,那只属于骑士先生的手正稳稳地呆在自己的肩膀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只是放在那里。

艾格西立刻下意识伸手抓住了那只似乎准备抽离的手,他两只手抓着哈利的右手,低头仔细打量着,哈利的手掌比他的要宽大,手指算不上细,小拇指上的纹章戒指又有着和温暖肌肤不一样的凉意,哈利的手掌绝对称不上细腻,他的指甲剪的很短,里面还有一点点黑泥,虎口和手掌边缘还有一些茧子,这是一只握剑的手。

艾格西的手掌比哈利的更温暖,这一点哈利从之前背着他的时候就发现了,艾格西的体温偏高,他现在握着自己手,就像在端详着一块宝石,拇指还在轻轻摩挲那些硬茧。

不过哈利也没有打断艾格西的动作,他只是任由艾格西抓着他的手端详。

“这还真是……”艾格西喃喃自语,“真神奇……”

尽管哈利想不出这哪里值得“神奇”一词。

“哈利,”艾格西抬头,“或者我可以尝试一下变成龙?”

他说起龙的时候,那些怯懦和害怕在也找不见了,翠绿的眼睛里只有哈利的倒影,以及坚定。

“好。”哈利说。

没有什么值得迟疑的,他信任艾格西,正如艾格西信任他。

金色纹路出现在艾格西的皮肤上,就如金水在他的皮肤下流淌,渐渐包裹艾格西的身体,就像给他穿上了一层盔甲。

依旧是那熟悉的金色竖瞳,以及沉重的鼻息,但是这一次,龙在骑士面前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哈利拍了拍龙的下颚,带着不曾见过的笑意,望进龙的眼睛里,“你做到了,艾格西。”

龙发出一个闷声的吐息,算是应答,接着它蹲了下去,压低了脊背,似乎在邀请哈利坐上去。

“好吧,我还真不知道离开的一天来得这么快。”哈利的语气里带着欢快,几乎没有犹豫,翻身爬上了龙的背。

龙向前走了几步,接着仰起脖子,振翅飞上了天空。

哈利看向那逐渐缩小的“岛屿”,龙带着他直接闯过了灰色的浓雾,冲出那道屏障的一瞬间,眼前只剩下大片的蓝色。

这是难得一见的景观,飞行可不是寻常人能有的体验,幼年时,哈利时常在梦里飞行,那些郁郁葱葱的山林都罩着白色的雾气,飞快地从他加下掠过,而如今,大海在他脚下,岛礁都变得只有巴掌大小,急速的风划过面颊,当俯瞰这茫茫海域时,胸腔里总难免会溢出一些酣畅淋漓的意气。

“这是自由,”风灌进了喉咙里,但是哈利却觉得棒极了,“艾格西,你自由了!”

龙吟长啸,在哈利听起来,那就是艾格西的笑声。

一直飞到了临近海岸线,城镇的轮廓已经隐隐可见,哈利这才拍了拍龙的脖子,“我们最好在一个临近的岛上降落,不然军队真的会用黑羽箭对付你。”

艾格西当然明白,他不可能用龙的姿态就直接冲过去,那绝对会引起恐慌。

于是他带着哈利落在了一处小岛上,落地后又变回了艾格西。

“我第一次觉得飞起来好玩极了!”艾格西的双颊涨红,兴奋地冲着哈利挥手。

“的确如此,不过……”哈利的眼神微微向下,示意艾格西注意。

“噢!”艾格西这次连同脖子到胸口都涨红了,他刚刚根本没注意他现在是全裸的好吗!还是在哈利面前!

哈利好笑着摇头,把上衣脱下来递给了艾格西,这白色外衫的长度刚好罩过艾格西的大腿,虽然两人的样子看着还是很不雅观,但是至少不那么让人难以直视了。

艾格西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他看了低头摆弄着挂坠的哈利,轻轻皱起眉,似乎有话要说。

“加拉哈德!”挂坠里传出的声音却吓了艾格西一跳。

哈利只是淡淡地开口,“梅林。”

“感谢众神你还活着,”那个声音听上去长舒了一口气,“你不知道这几天乔治快把议政院给掀了,我听说他还要去弹劾亚瑟。”

哈利挑起眉,“那恐怕只是施压手段了,这还没有严重到要弹劾亚瑟。”

“别提了,他把赫斯基家的那小子都快逼疯了,”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梅林的语气听上去却颇为愉悦,“啊,我看到你了,居然跑到西海岸去了,我直接过来接你。”

“好,”哈利顿了一下,“梅林?”

“什么?”

“带两套衣服过来。”

“明白了。”

一直等到这个男中音消失,艾格西终于才开了口。

“那个,哈利?”

“什么?”哈利轻轻侧着头,发现艾格西有些紧张。

“刚刚那个是梅林吧?”艾格西不经意间还搓了一下手,“我是说,你的朋友什么的……”

哈利瞬间明白了艾格西在想什么。

“我会安排你住在我家,”哈利轻轻勾起了嘴角,“当然,如果你能忍受乔治的臭脾气的话。”

“乔治?”艾格西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

“我的兄长,乔治·哈特。”

“哦……”艾格西点了点头,一时又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他站在哈利身边,静静观察着哈利的侧脸,骑士先生这还是第一次提到他的家人。

有家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艾格西想不出所以然,可能和站在哈利身边的感觉是一样的吧。

那感觉很温暖。

一切仿佛陷入了静止,只有抚在面颊上的海风带来的海水气味,在提醒着他们时间的流逝。

直到一个人影,伴随着一些四散的金粉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这种静谧的氛围才被打破。

那是个穿着黑色披风的中年男人,风鼓起了他的斗篷,让他看上去像是有了一双黑色的翅膀,艾格西看见这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带着一副单片眼镜,锐利的眼神让他想到了白头鹰。

男人的步履沉稳,一直走到哈利面前才停下,他上下打量了一阵,确定加拉哈德骑士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严肃的神情才被逐渐软化,“很高兴你回来了,哈利。”

“我也是,”哈利的眼神却是在男人光秃秃的脑门上溜了一圈,“看来你最近的压力很大。”

男人懒得回应哈利关于他头发的一切看法,打完招呼后他就盯着艾格西看,眼神饶有趣味,“我说那群哈斯特巨鹰怎么到了海边,就硬是不愿意过来,原来是因为你,哈利你从哪里捡了一条龙回来?”

说完,男人又拿着手里的一个袋子抖了抖,里面有一些金粉飘了出来,“你们知道时间之砂有多贵吗?”

“去找亚瑟报销,”哈利嗤了一声,指着男人对艾格西说,“他就是梅林。”

哦,看上去挺年轻的嘛……

艾格西点了点头,“你好,我是艾格西。”

“嗯哼,”梅林摆了摆手,“站过来一点,让我先把我们弄回去。”

艾格西稍稍往前站了站,却在梅林靠近时下意识往哈利身边靠去。

魔法师挑起眉,抓了一把金粉洒在他们身上,一段不算长的咒语吟唱过后,三个人的身影从小岛上消失了。


-TBC-


#关于一些设定#

这篇文里的魔法世界观设定有借鉴PSV游戏《灵魂献祭》,这款游戏的主题是“追求力量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玩家需要牺牲自己来发动魔法,被誉为“自虐”游戏。


好了新副本开了,哈老师带蛋蛋回家玩去了,真正的主线要慢慢出来啦,所以这文里面,这俩人其实,挺慢热的_(:з」∠)_

评论 ( 11 )
热度 ( 44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