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哈蛋】真实谎言(三)

*史密斯夫妇AU,KSM!哈老师/MI6!蛋

*想哪写哪的特工夫夫(伪)日常

*分级:这一章是PG13


Summary:他们用假的身份谈了一场真的恋爱。


上文:【序】  (一) (二)


03.

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那现在这个梦,对哈利而言过于安逸舒适了。

他被巨大柔软的羽毛包裹,羽毛外的世界都是高大的松树,淡雅的香味萦绕其间,更别说他怀中还有个暖乎乎的、金灿灿的蛋……

等等?哪来的蛋?为什么是一颗蛋?

哈利陡然从羽毛间滑落,他盯着昏黄的天花板好一阵失神,那上面的几何灯罩似乎在提醒他:“欢迎醒来”。

要知道作为一名特工,他的生物钟一向准时,但是此刻,他大脑里的时钟却在告诉他:如今为时尚早。

怀里有什么东西动了动,哈利低头看去,雪白的被子里藏了一颗金蛋,就埋在他的肩窝里——这情景仿佛还在梦里。

很快混沌的大脑终于清醒,理智归位,哈利才想起这颗“金蛋”是什么——当然没什么金蛋,这是那个叫艾格西的年轻人。

从哈利的角度,他可以看到艾格西的每一根睫毛,这些金色细线随着年轻人的呼吸在轻微地颤动,艾格西显然还在梦境里面畅游,粉色的唇轻轻嘟起,也不知道是在生气,还是在撒娇。

哈利把头砸进了枕头,从床头摸过了昨天放好的眼镜,当眼镜在他鼻梁被架好,里弗·格雷的资料立刻弹出:二十三岁,毕业不久,目前在伦敦时报工作,刚刚才过实习期,负责一些边边角角的报道,有一个长期在国外工作的父亲,关系算不上有多亲近。

哈利继续向下翻页,深刻怀疑梅林是不是把这孩子的家底都翻了个遍,连读书时的作业和社交账号都给他一股脑传了过来,这里面有着年轻人的日常生活、倾诉与抱怨,以及一些小视频。

在这些图像化的资料里,年轻人写着母亲去世后,被单身的姑妈接去抚养的茫然无措;和姑妈抱怨着和父亲关系的僵持;谈论着以后的生活和职业规划;悲伤着这个温柔的女人在他还在读中学时因病去世,刚刚成年的大男孩不得不一个人负责生活。

哈利轻轻扶着镜框,复杂的情绪一时翻涌在胸腔。

突然怀里的人发出模糊的鼻音,哈利从呼吸的频率里判断出艾格西即将醒来,年轻人下意识地在他怀里拱了拱,听上去就像是吃饱喝足之后,翻着肚皮求抚摸的小狗。

也许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梅林此时不在线——当然了,军需官不是铁打的,他也需要休息——哈利松了一口气,尽管艾格西被雪白的被子包得只剩个脑袋,他依旧对梅林没有像往常那样盯着他这一事实,从而心生愉悦。

哈利把这些情绪归结于他这是被军需官折腾得太久、精神紧绷的后遗症。

艾格西仰着头看向哈利,脸颊上带着被压出来的淡粉色睡痕,一双绿眼睛里满是水光,看上去柔软又无害,他似乎还没有彻底清醒,略带茫然地眨了眼许久,才拖着嗓子开口,“你为什么戴着眼镜?”

哈利挑眉,他可没想到早安问候会是这样的开场。

“也许是因为这样可以看你看得更清楚?”哦,得了吧,你自己的开场也不怎样。

哈利对着自己开始腹诽。

他听见艾格西嘟囔了几句“油嘴滑舌的老男人”,惹得哈利挑起眉,瞪了艾格西一眼。

却不想艾格西也睁着眼,不肯示弱地瞪了回来。

哈利为这孩子气的举动发笑,“劳您大驾,请。”

“什么?”年轻人一头雾水。

“你压着我手臂睡了一晚上,我这老胳膊老腿可没有你们年轻人那么能折腾了。”说完,哈利还抬了一下他的肩膀,实话实说,真的有些酸。

“哦!”艾格西这才注意到他大半个人都依偎在男人的怀里,光裸的胸膛相贴……当然裸的也不止胸膛,尤其是交叠在一起的双腿,让艾格西像是触发了什么回忆的开关,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艾格西?”哈利发现年轻人的耳朵和后颈都红了,这可太有趣了,要知道在这之前,都是这个年轻人对着他“这样那样”啊。

“现在几点了?”年轻人微微低着头,让哈利只能看到后背上那些可爱的小痣,星星点点,就像是洒在奶油上的巧克力碎屑。

“嗯?”哈利装模作样地摸起手表,看了一眼,“六点十分。”

“哦……”艾格西挪了挪,手里不忘扯着被单。

“你要干什么?”哈利伸手就拽住了要被从他身上扯走的被子。

“当然是起床,”艾格西又扯了几把,发现被子纹丝不动,这才恼怒地回头看向哈利,“德维尔先生!”

“我以为经过昨晚,你可以叫我哈利了。”

该死!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厚脸皮?昨天的绅士风度都见鬼去了吗?艾格西不甘示弱地扯了几下,可惜还是不动。

气恼之下,他干脆破罐破摔,掀开被子,拾起衣服,一路冲进了盥洗室。

哈利则是悠闲地躺在床上,毫不介意再欣赏了一遍年轻而充满活力的肉体。

艾格西恼火地拧开热水阀门,把自己从头到脚淋了个干净,只是脸上的热度随着热水,大有继续升温的趋势。

哈利听着流水飞溅的声音好半晌,这才下床披上了酒店预先准备好的睡衣外袍。

“加拉哈德,”耳里传来了军需官的声音,“我想你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的确如此。”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语气里的满足和愉悦。

“昨天你传回的资料很有用,估计不要多久就可以收网了。”梅林那边传来了杯子放在桌面上的声响。

“知道了,”哈利给自己从酒柜里选了一支威士忌,倒在了方形的酒杯里,“高浓度的茶还是咖啡?”

“我没有一大清早就自杀的习惯,”梅林不屑地哼声,“倒是你,威士忌?你是多想折腾你那不再年轻的胃?”

哈利翻了个白眼,故意举杯在眼镜前晃荡起了淡色的酒液,毫不意外的,他听见了梅林的轻嗤,正想反唇相讥,盥洗室的大门被打开了。

“哦,嗨。”年轻人已经换回了他自己的那套衣服,可金发上还聚集着水汽,压着他几缕发丝贴上了额头,看上去温暖湿润极了。

“你不应该空腹喝酒。”

“你的头发还没擦干。”

话音刚落,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看来你们感情不错。”梅林故作感叹。

哈利放下了酒杯,走进盥洗室,拿起一条毛巾就往艾格西头上盖。

“嘿!”艾格西发出抗议,“你的手法真的就像在挠小狗。”

“是的,我养过小狗,”哈利轻哼了一声,“而且你确实像一只小狗。”

年轻人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由着哈利手上一顿动作。

“啊哈,父慈子孝,其乐融融。”梅林再一次感叹道。

哈利只感觉到自己的眼角一阵抽搐,他以前怎么没觉得梅林有这么能折磨人的能力呢?

“好了,如果还觉得湿,你可以自己用吹风。”哈利拿着毛巾,往后退了一步。

艾格西耸了耸肩,“不用了,我该去交稿子了。”

说着,年轻人拿起了自己的背包,安静的走到了门口。

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低迷厚重了起来。

“嗯……”艾格西轻轻握住了门把手,“后会有期?”

“是的,艾格西。”哈利点了点头。

年轻人没有回头,等哈利回过神来,房门已经再一次锁上了。

“我们应该不会有机会再见了吧。”

这话也不知是对谁说的,但是梅林这次没有接话。

 

然而事实证明,哈利真的想多了,他还没来得及感怀一下与这个可爱的年轻人稍纵即逝的相遇,他们的确“后会有期”了。

而且这个“再会”来得相当快速。

就在当天下午,在贝文的豪宅里,他收到了贝文的邀请,鉴于他们处于收网前期阶段,他和梅林都觉得还是稳妥一些为妙,而就在他真的快受不了这个浮夸的装修风格时,一抹亮金色跃入了双眼。

是艾格西,那个年轻的男孩站在走廊里,带着疑惑的目光,四处张望着。

“啊,我相信您注意到了,”贝文意有所指地看了年轻人一眼,“那是个相当漂亮的男孩,不是吗?”

“的确赏心悦目。”哈利的下颚开始绷紧。

“昨天我注意到你和这个男孩先离开了,”贝文咕哝着笑了一声,听起来像是用旧了的喇叭,“刚好今天他是来进行专题采访的。”

说着,贝文走上前,和艾格西攀谈起来。

哈利能感受到贝文对艾格西的兴趣,那种黏腻的目光一直在艾格西的身上逡巡,哪怕是一直笑呵呵的年轻人,也禁不住皱起了眉。

在贝文的手摸上了年轻人的腰间时,艾格西终于忍无可忍地跳开了,他看上去怒气冲冲,似乎准备下一秒就要破口大骂。

“瓦尔,”哈利立刻抢在艾格西之前开口,晃步到了艾格西身边,稍稍隔开了两人,“我想这就有点超过采访的范围了。”

“哦,”瓦尔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来回回了好几趟,这才恍然大悟,“我猜你并不想分享,我的错,哈利。”

哈利差点就想掏出枪对着贝文的脑袋了,他抽了抽嘴角,“我也不善于分享,以及是的,这是你的错。”

见鬼,他不该用这么冲的语气说话。

不过显然,贝文真的有点回过味来了,毕竟哈利·德维尔是他目前需要拉拢的人,看样子这个漂亮的年轻人很得他的心,自己居然一时兴起得罪了这个阴晴不定的家伙,这也让贝文有些慌乱和尴尬。

哈利当然注意到了贝文神色里的慌张,他舒了一口气,却立刻伸手搭在了艾格西的腰间,用上了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我们的事可以下次再谈。”

贝文这次是真的后悔了,他不该一时冲动,果然美色害人!

不该他还能说什么?

贝文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当然,你说了算。”

哈利倨傲地点了点头,“再会,瓦尔。”

没等贝文开口,哈利就揽着艾格西转身离开了。

一直走出了大门,艾格西似乎才放下了心,他扭头看向哈利,露出了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谢谢,哈利。”

“不用客气,”哈利收回了揽在艾格西腰间的手,不经意地摩挲了几下手指,“应该说我很抱歉打断了你的采访。”

“哦,得了吧,”艾格西不屑地挥了挥手,“这种垃圾的采访,我真的不想再遇到第二次了。”

谁说这种任务里没有色诱危险的?艾格西暗地里磨起了牙,等这事完了,他回去就写报告怼死那个人!

哈利轻轻勾起了嘴角,感叹着年轻人就是心直口快,随后似乎想起来什么,“不如我们去喝一杯?我想我还欠你一杯酒。”

“你还记得啊……”艾格西不好意思地抓了抓手臂。

“那我就当你是同意了。”哈利抓着手里的伞,拦下了一辆的士。

“你邀请人都这么直接的吗?”艾格西有些瞠目,呆呆地看着哈利为他打开了车门。

“在邀请我想邀请之人时,我一贯如此。”哈利挑起眉,直视艾格西的双眼。

而一直没开口的梅林,势必是看清真相的那一个,“哦,你就承认你迷上这小子得了。”

哈利没有反驳。

一般而言,哈利难以想象和一个人聊天可以是这么轻松愉快的,艾格西思维敏捷,颇有见地,虽然有时候有些跳脱,但是难得能和哈利在很多方面达成共识。

“说真的,你是干什么的?”艾格西看似不经意地发问,其实心里却在吐槽自己的职业病——不问清楚就不安心,哪怕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信息。

“商务谈判顾问。”哈利轻轻抿了一口端上桌的黑啤。

“就是那种周游世界,只为了讨价还价的人?”艾格西学着哈利挑眉,露出那种倨傲的神情。

有时这小子真的不懂礼貌,让人窝火又好笑,哈利叹了口气,“是的,就是那种到处讨价还价的人,还有,艾格西,不知礼无以立也。”

“这又是你的什么座右铭吗?”艾格西撑着下巴,翠绿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这是我的人生格言。”哈利哼了一声。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引起了艾格西无比灿烂的、可爱的笑容——直戳人心房的那种。

“你真有意思,”艾格西看了一眼手机,“我该走啦,很高兴能和你聊这么久。”

哈利也站了起来,“我也是,艾格西。”

“对了……”艾格西突然皱起眉,他看上去欲言又止。

“什么?”哈利稍微前倾着身子,凝视着艾格西的绿眼睛。

“就,离那个瓦尔·贝文远一点好吗?那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而我希望你能远离危险,艾格西在心里补充。

“我知道了,”哈利轻轻勾起嘴角,“多谢你的关心。”

艾格西也回以浅笑,他甚至给了哈利一个短暂的拥抱。

回到自己的小公寓里时,艾格西甚至开始傻笑着计划下一步的约会计划——看在上帝的份上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当然,首先得解决掉瓦尔·贝文,这家伙太会坏事了。

艾格西摩拳擦掌,准备一纸报告送给上级,让瓦尔·贝文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两天后,MI6借苏格兰场的手,逮捕了瓦尔·贝文。

同时,哈利·德维尔也的名字也赫然在名单其例。

艾格西傻眼了。

 

“为什么苏格兰场在这时候出手?”哈利坐在审讯室,面色就好像是“阴沉”的化身。

“我先调文件把你捞出来吧,”耳边是梅林有些恼怒的字句,伴随着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真是见了鬼了。”

是的,真是见了鬼了,哈利想。


-TBC-

蛋蛋在线教你如何坑老公XX

反正他俩日后还有得坑,啊不是,有得甜


最近三次元状态不好,更得慢,但是现在我回来了!!

评论 ( 25 )
热度 ( 99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