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Spirk】嘿,男孩们④

*万年变小孩老梗,但是就是想写

*人物设定基于AOS

*论好爸爸Bones是怎样练成的

*都是小孩,分级肯定是PG13

前文: 【一】 【二】 【三】


04.

休息室里,瓦肯少年礼貌地接过了Chapel护士递来的纸巾,状似安静地擦掉了脸上的泪痕,只是那湿润的双眼,以及脸上再明显不过的绿晕,怎么看都没法和那个以沉着冷静著称的瓦肯大副对上号。而医生怀里的小男孩虽然没有再掉眼泪,却因为之前哭得实在是伤心,还在止不住地抽气,McCoy轻轻拍着Jim的后背,一直到小男孩的肩膀终于不再颤抖,这才把小男孩放到床上坐好。

“你还好吗?Jim boy?”医生看着眼圈红红,还在吸鼻子的小Jim,不由得狠狠皱起了眉。

“我没事……嗝!”Jim赶紧伸手捂住嘴,因为这个哭嗝涨红了脸。

不过好歹因为这个嗝,医生终于露出了笑容。

然而医生一扭头,好吧,现在还不是发笑的时候,这里还有个绿色的小麻烦没有解决。

“Spock,”医生难得严肃地盯着鼻尖还发着绿的瓦肯少年,“我需要你解释你情绪失控的原因。”

这是医生最关心的一点,作为对情绪极度自控的瓦肯人,Spock刚刚的表现非常“不瓦肯”,而且他现在只有十三岁,剧烈的情绪起伏会给这孩子带来带来不可预估的损伤,所以Spock的情绪管控一直在医生的审查表上。

“这源于我对链接影响的错误预估,”Spock垂着眼,没有直视医生的眼睛,“我尝试通过链接安抚Jim的情绪,却使得我被Jim的情绪冲击,从而导致双向情绪失控。”

瓦肯少年的音量随着他的每一句话,逐渐变得轻飘飘的。

他倒是知道什么叫“愧疚”,医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不过等等?情绪冲击的影响有多大?

医生立刻低声咒骂了一声,“你现在还在受影响吗?”

Spock终于抬头,直视着医生,“我确信我现在的情绪良好。”

“鬼才相信你。”医生从喉咙里嗤了一声。

“Dr.McCoy,我不明白你为何提到了鬼魂。”瓦肯少年面上带着疑惑,甚至表达出了对医生逻辑性深深的担忧。

医生瞪着面前的瓦肯少年,他很确定Spock没有说谎,但是这孩子也没有做到和盘托出,Spock似乎在有意回避刚刚的事件。

与Spock共事的这些时间以来,McCoy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试图从一个瓦肯人嘴里撬出“秘密”,即使是面对一个瓦肯孩子,他们顾左右而言其他的能力,就和他们的刘海一样顺溜。

医生在心里长叹一声,又瞧了瞧还抱着毛球,努力吸着鼻子的小Jim,决定先解决眼下两个孩子的当务之急——Tribble的归属问题。

“这个小东西你们到底想怎么解决?”医生接过了Jim怀里的Tribble,没忍住多揉了几下,深感毛茸茸果然可以安慰人心。

“既然Jim对Tribble十分喜爱,我觉得它应当是属于Jim的。”瓦肯少年一板一眼地开口,他双手负在身后,看上去倒是和年长版的自己十分相像了。

“我不!”Jim一瞬间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小猫,他瞪着Spock,水汽还没有散开的双眼湿漉漉的,一双手捏成了拳头举起,让McCoy怀疑这孩子是不是气得急了,所以要直接去捶眼前的瓦肯少年,“Spock你不能这么做!”

Spock露出了疑惑的神情,“Jim,我不明白……”

“好了,好吧,你们俩!停下!”医生开口打断了两个孩子的争论,他还真担心放任Spock继续讲下去,Jim会冲过去捶他,尽管现在Jim这个小身板给Spock造不成多大冲击就是了,但是万一呢?

医生恼火地捏了捏鼻梁,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样吧,你俩轮流照顾它好不好?”

Spock眨了眨眼睛,还是那副疑惑的表情,而Jim撅起了嘴,显然不太满意这个提议。

那声叹息终于冲破了阻隔,借由McCoy的声带发出,好医生最终决定直接把毛球塞进了Spock的怀里,“这是你的了。”

“可是Dr.McCoy,我……”

医生立刻伸手制止了瓦肯少年即将说出口的拒绝,要知道他差点就想直接用手去捂住Spock的嘴了,“但是,Jim作为原主人,你也需要尽一份照顾它的责任不是吗?食物、干净的水,这都是它需要的,而这都需要你来帮它找到。”

Jim似懂非懂地眨了眨眼,但还是点了点头,“好的,医生。”

医生这才放下一半的心来,他又轻声安慰了Jim几句,随后就叫Chapel护士带着Jim去活动室走走。

Jim先是看了冲着他微笑的Chapel护士一小会,然后像是确认了什么似的,才让Chapel护士牵住了他的手,Chapel也蹲下来,拿着纸巾轻轻擦掉了小男孩脸上的泪痕。

Jim乖巧地任Chapel帮他整理好,护士的手比医生的要柔软细腻很多,也更纤细,Jim收紧了手指,生怕自己拽不住。

直到快走到门口,他才回头看了一眼Spock,瓦肯少年歪起头,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刚准备开口,就看到小男孩撅起嘴,扭头就走了。

休息室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瓦肯少年抬起头,仰望着眼前和他大眼瞪小眼的医生,依旧是那副沉稳的模样,“我推测医生你有事情要和我交谈,并且是需要回避Jim的话题。”

McCoy翻了个再明显不过的白眼,“回不回避那位小朋友并不重要。”

“那为什么你要支开Jim?”瓦肯少年看上去更疑惑了。

“因为他在生气,生气的人类小朋友需要糖果哄哄,”医生把双手环抱在胸前,“而我现在,却需要找你谈谈。”

“是因为我让Jim生气了吗?”Spock皱起了眉头,“医生你刚才提到了糖果,请问我是否需要为Jim提供甜食,来表达我的歉意?”

哦,你现在倒是很急了?

“这个随便你,”医生靠着桌子,他微微弓起背,“我要和你说的是,下次,千万、绝对不能随便用你们那见鬼的‘心灵感应’去安慰处于负面情绪中的Jim,学会用言语交流,拜托,多用用你的语言,肢体语言也行,就是别随便用‘读心术’去读Jim的脑子。”

面对医生的三令五申,瓦肯少年仰着脸,棕色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可是链接的存在就是可以感知和分享情绪,如果不去使用,那这些作用的意义又在哪里?”

老天,这孩子就是个活的十万个为什么!McCoy第一次觉得能够做到点到即止的成年版Spock,居然是可以那么地通情达理、善解人意。

医生按了按额角,稍微整理了一下语言,不就是和瓦肯人讲道理嘛?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第一,Jim是个人类,而且还是个人类小孩,他的个性其实很敏感,轻微的、直接的情绪刺激对他的影响将是不可预估的;第二,你也还是个孩子,过于丰富激烈的情绪对你而言有害无利,明白了吗?”

瓦肯少年皱着眉,听着医生的解释,陷入了思考,他分析了一边医生的理由,最后点了头,“你是对的,我将在下次出现类似情况的时候,尝试多与Jim进行语言交流。”

“你还敢有下次?”

Spock发现医生的语调提高了。

“我不明白?”瓦肯少年再一次发动“好奇宝宝”功能。

“老天啊……”医生捂住了自己的脸,“当我没说。”

“好的,”Spock这次虽然依旧不明所以,但是好歹点了头,“那么请问我需要准备什么种类的甜食安慰Jim?我注意到Jim的体检报告中提到了他的过敏体质。”

你倒是记得清楚,医生腹诽,随即却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巧克力豆,“这个给你了,小家伙喜欢这个。”

瓦肯少年接过那个印着鲜艳图标的袋子,注意到这些并不是复制机的产品,他默默在心里记了一笔,“谢谢,医生。”

“走吧走吧,”医生把自己摔进了椅子,“我待会还有工作,有什么事去找Chapel,她会帮你。”

“了解,医生。”瓦肯少年应了一声,总算是去找他的小伙伴了。

嗯,Tribble倒是没忘抱在怀里,医生挑起眉。

 

得益于Spock的记忆力,他顺利走到了活动室。

一小群处于休息时间的船员席地而坐,其中还包括了Jim和Chapel护士。

金发的小男孩依旧有些拘谨,他抱着Chapel的一条手臂,但是在其他人提问时,他依然会小声地回答,有些船员还给Jim拍了照片,另一些船员则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些小玩具,塞到了他们的小小舰长手里。

Spock来的时候,Jim正在解一个九连环——这是一个亚裔船员送给他的礼物,虽然Jim坚持解开以后就会还给他。

小男孩看上去兴致勃勃,注意力全在手里的玩具上,偶尔才会回答其他船员的问题,他拒绝了船员的帮忙,一副誓要自己一个人解开的架势。

“Jim?”瓦肯少年走到小男孩身前,有点不确定地开口。

“Spock!”Jim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他举起了手中的小玩具,“你看这个!是不是很有趣?”

“这是一个很精巧的装置,”Spock肯定道,“请问你是否需要帮助?”

“不用啦,”小男孩把手里的九连环拨弄地哗哗作响,“我一个人可以的,我刚刚找到了一点方法。”

说着,他卸下来了前三个扣环,“你看,这样就可以,之后应该是相同的方法……”

几个船员赞叹Jim很聪明,小男孩却是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也没有啦。”

Spock却开口,“他们所说的都是实话,Jim你不需要否认。”

瓦肯少年一本正经的语气让一些船员轻笑起来,Jim的脸却是更红了,他摸了摸鼻子,一双蓝眼睛亮晶晶的,冲着Spock笑开了,“Spock一起过来坐呀。”

瓦肯少年听闻,立刻坐在了Jim身边,他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番Jim的表情,“Jim,你不生气了吗?”

小男孩一听,嘴又撅了起来,“生气啊。”

众人看到瓦肯少年一向缺少表情的面孔上,浮现出了一丝焦虑,“我很抱歉,Jim,刚才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全,我不应该随意尝试连接你的情绪。”

说完,还乖巧地递上了那包巧克力。

Jim眨巴眨巴眼睛,他看了一眼Spock右手的巧克力,又瞄了一眼他怀里的毛球,这才哼了一声,“既然你道歉了,那我就原谅你啦,虽然你的重点一点都不对。”

“什么重点?”瓦肯少年觉得医生的理由已经很充分了。

“我才不是因为什么连接生气,”Jim对着Spock的肩膀戳啊戳,“那都是因为你不要舰长了。”

“为什么?”瓦肯少年再一次觉得,他真的不了解人类幼童,哪怕在医生的帮助下,他依旧不懂Jim在想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啊,我可以把舰长送给你,但是你不要它!”Jim的语调开始不自觉拔高。

“你也喜欢舰长,所以我也可以送给你。”Spock拧起眉,万分不解其中的逻辑。

“那不一样!”Jim气呼呼地扭头,他靠着Chapel,低着头继续摆弄手里的九连环,这下是看也不看Spock了。

Spock听到有些人闷笑出声,他不解地看向Chapel护士,然而护士却是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什么?”医生看着站起在自己面前,抱着毛球垂头丧气的瓦肯少年,瞪大了眼睛。

“Dr.McCoy,我需要你的帮助。”瓦肯少年的语气十分郑重,其严肃程度让医生想到了那个坐在舰长椅、代替舰长发号施令的瓦肯大副。

“你要干嘛?”医生好整以暇地歪在椅子里,哼哼了几声。

“我……”Spock顿了一下,似乎苦恼地皱起眉,“按照人类的说法,这应该叫做,挽回一个人的心?”

这都谁教你的!医生在心里咆哮。

然而事实上,医生只是在喉咙里发出一个模糊的气音。

孩子不好带啊,半大不小的孩子更不好带啊……

 -TBC-


医生:我是医生!不恋爱咨询师!再说老天啊!你们都只是孩子啊!小蘑菇你好的不学,尽学些斜的歪的!万一带坏我的小白菜你付得起责任吗!

大概就是所谓的【我家孩子最好了,你们这些孩子带坏他咋办啊】的操心爸爸心态?

日常表白医生话,说铁三角里面最想嫁的就是医生了(*/ω\*)

评论 ( 6 )
热度 ( 75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