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哈蛋】Hart's Heart④

*龙与骑士AU,《他是龙》的梗出没

*有《单身男子》角色出现,乔治和哈利是兄弟设定,私设和哈老师的头发一样茂密

*除哈蛋外,其余CP基本是官配

*目前分级PG13

*不拥有他们任何一个人,我只有脑洞

*如有BUG望请指正


前文:【一】 【二】 【三】


04.接纳你的心


哈利默默注视着艾格西,一直等到他的情绪平静了,看这孩子默默地啃起了递给他的烤鱼,哈利这才稍微放松下来,但艾格西看上去依旧心事重重,哈利一时也只能在心里叹气。

实话实说,哈利并不擅长用和软的言语安抚人心,相对而言,他的兄长乔治倒是会一些抚慰人心的技巧,但那也是经历了一些所谓的“场面”,被磨出来的“温和”。不过哈利总觉得,他的那个面上看上去温和有礼、谈吐得体的兄长,内心活动之丰富无人能及,不然也不会和过于活泼的吉姆趣味相投,甚至坠入爱河了……啊,总而言之,被冠以了“哈特”之姓的这对兄弟,更善于语出惊人的嘲讽,而不是熨帖人心的软语。

哈利皱着眉斟酌了许久,最终选择暂时放过艾格西的“个人问题”。

“艾格西。”骑士先生总算开口。

“什么?哈利?”艾格西听上去闷闷的,应该是鼻子还没有通气,他立刻用力吸了吸鼻子,看向哈利的绿眼睛里还带着水光。

这个眼神让哈利微微挪开了视线,那口之前郁结于胸口的叹息,似乎随着这孩子的眼神,堵到了他的嗓子眼里。

哈利低下头,手指轻轻磨蹭着外衫的镶边,眼里都是上面漂亮的水波纹,这些花纹针法细腻,手法不逊于他见过的那些皇家织品,“你从哪里找到这件衣服的?”

“哦,这个啊,”艾格西吐掉了几根鱼刺,歪头打量着哈利,“在后面的山谷里,那边全是一些漂来的箱子,我打开了很多,有衣服啊,首饰啊,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这件就是我挑的,哈利你穿这个果然很好看。”

突来的赞美让骑士先生一愣,那口郁气似乎消散了不少,他轻轻勾起嘴角,“多谢夸奖,年轻人。”

“嘿,不要叫我年轻人,”艾格西举起手里的烤鱼抗议,“再说那是我眼光好。”

“好吧,艾格西,”哈利眉间的忧虑消失,笑容取而代之,“能带我去那个山谷吗?我想我可以找到很多需要的东西。”

“当然没问题,”艾格西立刻扔下烤鱼,起身拍掉了身上沾染的沙砾,冲着哈利扬起了一个温暖的笑容,“我们走吧,哈利。”

哈利和艾格西并行,他侧头打量着,仿佛看见了阳光在那孩子的发梢舞蹈,艾格西的心情似乎很好,他走路的时候不自觉地晃着脑袋,脚步也很轻快,令哈利感到意外的是,艾格西边走还边哼起了歌。

艾格西的声音不大,但是因为隔得近,哈利听到了那些轻快曲调之下的词句。

站在高塔眺望,

这里能看到万里之遥,

我寸步不离,

只因我在等候一个契机,

请来拯救我这个囚徒吧;

我做了一个你的梦,

微风里是你的低语,

玫瑰里是你的呼吸呀,

但是狂风暴雨将至,

四周的气息冰冷,

我寸步不离,

只因我在等待一个奇迹,

请来拯救我这个囚徒吧;

我在等着你呀,

在我灵魂深处,

我与你永驻。

这是一首名为《高塔》的民谣,它的内容并不算欢快,讲的是一个被囚禁的公主苦苦等待心爱之人的故事,这个传说被口口相传,一个版本换另一个,最广为流传的,却是这首不知作词作曲为谁的民谣。

不过艾格西唱的歌,和哈利听过的通俗版本还是小有区别,至少曲调不太一样,哈利想着可能是艾格西又做了一次自己的加工,毕竟拿着自己的曲子来唱的人不在少数。

“你唱的很好,”哈利开口,“我想那些宫廷乐者也不过如此。”

“唔?”艾格西扭头,正望进哈利的双眼,他看上去很疑惑,“是吗?宫廷的乐者是什么样子的?”

哈利细细想了一番,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过是炫技的多,真情实感的少。”

“听上去很无聊的样子?”艾格西嘟嘟囔囔,“那估计宫廷也不怎么好玩。”

哈利一听不由得好笑,“那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

“大家总标自己的宫宇恢弘大气,象征着权力与国力,”艾格西耸了耸肩,“我记忆里有‘宝石之国’美誉的矿中城,的确很华丽非凡,但是要论精细,还是精灵的宫殿,唯独对人类的宫殿记忆不多,所以我很好奇。”

“嗯?”哈利挑起眉毛,他曾因任务东奔西走,到过北方的矮人矿中城,西边精灵的宫殿也有幸见过一二,只可惜那些遗迹要么化作废墟,要么已经和植株连为一体,难以辨其全貌,“有机会我会带你好好看看,不过在宝石装饰技艺这方面,的确比不上矮人,至于精细程度,要知道精灵宁愿花费一百年雕刻一片树叶,我们可做不到。”

“可是既然都比不上,那还有什么好看的?”

艾格西的话让哈利一愣,还好这孩子的表情里都是纯然的疑惑,如果是一般人如此说,哈利一定会以为这是抬杠。

不过这孩子可真是心直口快……

“我算是懂了,在你这里,谦虚不是美德,”哈利叹了一口气,“相对于矮人,我们更喜欢用宝石装点衣物和首饰,我们也的确做不到花费一百年雕刻一片树叶,但是我认为我们在绘画方面更胜一筹。”

“早说嘛,”艾格西露出一个笑容,“既然哈利你喜欢,那些画一定很好看。”

哈利失笑,这又是什么逻辑?

接下来一路无话,艾格西又哼唱了几首广为流传的童谣,这很有意思,哈利思量着,龙的记忆里居然对人类的童谣如此感兴趣?还是说记得太清楚了?

“到啦,”艾格西指着眼前的山谷,“那里有很多箱子。”

这一处山谷呈环形,内部大出口小,导致了很多被海水带来的物品堆积在这里,一些断裂的桅杆支棱着,上面的帆布早已朽坏,旌旗也看不出原来的图案,岸边放了很多箱子和大型的瓦罐,有的已经损坏糟朽,有的还很新,想来都是从失事的船只上来的。

哈利随手打开了一个箱子,里面有一些颇为华丽的衣物,因为长期被海水浸泡过,早就朽烂,不过还是能看起来是女式的,他又翻找了几下,在那一堆首饰里摸出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不过他的手掌长,银质鞘上还镶嵌着各式的宝石,想来可能是某个贵族小姐的装饰品。

可是抽开来看,这把匕首锋利非凡,在海水里浸泡了一段时日,内里却依旧寒光不减,匕首上有着好看的花纹,应该是金属本身带着的,哈利又在手上掂了几下,匕首体态轻盈,倒是一件意想不到的刺杀暗器。

这把匕首的主人还真不是个寻常女子。

艾格西看见匕首在哈利的手里像是活了一般,上下翻飞出几道白光,不又亮了双眼,“哈利,你怎么做到的!”

“这个吗?”哈利放缓了动作,让艾格西看了个仔细,就把匕首递到了这孩子面前,“要试试吗?”

艾格西欢喜地接过匕首,学着哈利的动作舞动了几下,虽然略显笨拙,但是尝试了几下之后,动作越来越顺利。

哈利摸着下巴,暗自赞赏着艾格西的学习能力。

艾格西手上的动作越来越顺,他笑嘻嘻地看了一眼哈利,果然收到了赞叹的眼神,艾格西更加得意,手里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哎!”由于分心,艾格西手一抖,匕首划过了手掌,留下了一道口子,几滴血珠掉落在沙砾上,瞬间滑到了沙子的缝隙里再也找不到了。

哈利眯起眼睛,盯着掉在地上的匕首,艾格西也一脸不可思议,瞪着手上的伤口。

“这是……”艾格西缓过神来,他震惊地看向哈利,手上伤口渗出的血也不管了。

“陨铁。”哈利艰难地吞咽了一下。

龙鳞坚若磐石,寻常武器根本伤不到龙分毫,即使是能化成人形的龙,他们的皮肤也不是普通刀剑能轻易刺伤的,世界上只有一种金属做成的武器可以,那就是陨铁。

可是陨铁数量稀少,当初为了击败龙,整个大陆都只制作出了三支陨铁打造的黑羽箭,正是靠着这些箭矢,以及魔法师的帮助,他们才最终抵御了龙族的进攻。

“为什么会有这个?”艾格西呐呐。

哈利捡起匕首,匕首滴血未沾,就这样闪着寒光,他仔细检查了许久,终于在柄身一处花纹里找到了一个极小的图腾——一朵小小的罂粟花,躺在张牙舞爪的藤蔓里。

“波比……梦境女巫,”哈利叹了一口气,“她真的来过这里。”

艾格西张了张嘴,“所以黑安卡真的是她杀的?”

“不知道,”哈利把匕首收回鞘身,小心地收好,他看着艾格西的手掌,上面的伤口依旧在渗血,一滴滴落在艾格西脚边,“你需要处理伤口。”

“嗯?”艾格西终于回过神来,他浑不在意地擦了擦,“没关系啦哈利,一会就好。”

哈利摇头,“还是清洗包扎一下,尽管我十分相信你的自愈能力。”

“好吧。,”艾格西从腰间缠着的红绸边撕下一条,绕在了自己的手掌上,动作笨拙。

哈利忍住了叹气的冲动,要不是知道不要轻易碰触艾格西,他真的想自己上手。

“你不怎么受伤吧?”哈利看似不经意地发问。

“这个啊,”艾格西随手打了个结,“事实上,我昨天为了救你,是第一次受伤,我自己都不知道从那么高摔下来,会有这么大的一片淤青。”

“你自己都不知道?”哈利提高了音量。

那隐约的火气让艾格西缩了缩脖子,不过他不是很懂哈利生气的原因,只能梗着脖,愣愣地答道,“已经好了嘛……”

“保护好你自己,艾格西,”哈利听上去十分严肃,“不要鲁莽行事,无法预知的后果很可能会给你致命的一击。”

“好的,”艾格西忙点头,接着又嘟囔了起来,“可是我一定要救你呀。”

“你真的以为我毫无准备吗?”哈利撂下一句话,没有再理会因为这句话发愣的艾格西,继续在那些箱子里翻找了起来。

艾格西挠了挠面颊,那点属于人类的心思绕了一大圈,也没想出哈利生气的所以然,只能站在一边干着急。

也许是艾格西的目光太引人注目,哈利最后还是抱着一些棉布站了起来,“走吧,天要黑了。”

艾格西这才恍然,忙不迭地跟着哈利走了。

“哈利,要这些布做什么啊?”

“睡觉垫着用,干草很不舒服,绅士不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委屈自己。。”

“哦,这就是你说的‘绅士’吗?”

“绅士教养不止这些。”

“哦,你们人类有句话叫‘穷讲究’,是这个意思吧?”

“……这都是谁告诉你的?”

“我一直无师自通。”

哈利瞟了一眼有些洋洋自得的艾格西,这小子根本不算什么心直口快吧?他噎人倒是很有一套啊。

等到太阳沉下地平线,他们也早就到了“营地”——哈利暂时这么叫了,篝火再一次燃起,这次两人倒是胃口不错,烤鱼被很快解决了,艾格西还满意地摸着肚皮打了个饱嗝,又是让哈利一阵挑眉。

不过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艾格西,是不是我只要碰到了你,龙就会出来?”

“唔……”艾格西不安得扭动了几下,习惯性抱住了自己的双膝,“是的呀。”

“每一次吗?”

“当然,”艾格西点头,“我那时候几次尝试把你从山洞里拖出来,但是在抓住你以后,龙的意识就会出现,所以最后我只能等你醒来。”

“就像昨晚一样?”哈利指了指自己的手臂,“那些橙色的花纹……”

“是的。”

艾格西的回答让哈利陷入疑惑,“但是你昨天昏迷之后,我把你带上来,你并没有变成龙。”

“对哦!”艾格西眨了眨眼睛,“难道是因为我昏过去了吗?”

“我问你,龙的意识与你是不是分割开的?”哈利觉得自己抓住了关键。

“你是说两个人格的那种吗?”艾格西拧着眉,想了许久才摇头,“也不是,那更像一种……怒气,想要破坏,想要厮杀……”

“所以龙就是你的一部分。”哈利得出结论。

“我不需要!”艾格西站了起来,他激动万分,“那会让我想要杀掉你!想要烧掉身边的一切!你根本不懂那种冲动!”

哈利的棕色眼眸深深,他就这样抬头看着陷入暴躁的艾格西,一直看到艾格西终于冷静了下来,他才开口,“我当然懂。”

“什么?”艾格西眼里全是不相信。

“我是一个金士曼骑士,艾格西,”哈利挥手示意艾格西坐下,“从一开始以‘屠龙’为目的诞生,金士曼的职责就是保卫国家,我们是国王的利剑,是战争机器,我同样双手染血,斩杀过数不清的敌人。”

艾格西似乎呆住了,他双唇嗫嚅,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阴暗面,我也从不标榜自己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哈利把一块木柴扔进了火堆里,“但是我们有思想,有道德感,艾格西,你要学会控制你自己。”

“龙不是阴暗面那么简单……”艾格西吸了一口气。

“那当然不简单,”哈利点头,“要战胜你自己本能冲动,就要接纳你自己的心,那也是你的一部分,不要排斥它,排斥只会让你更加焦虑,更加不得其法,一旦你认识了自己的另一面,控制自然就会变得简单。”

艾格西垂下头,盯着地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时山洞里只剩下木柴被烧裂发出的声响,哈利也没有开口打扰。

“你是对的,哈利,”艾格西终于抬头,起先的犹疑和怯懦被一扫而空,绿色的双眼里只有坚毅,“你是对的,我必须这么做,我还要变成龙送你回家呢。”

哈利勾起嘴角,心里却感叹于艾格西的赤诚,“好吧,或许明天开始我可以试着碰你一下。”

“你确定吗?”艾格西还是有些犹豫,“会不会伤到你?”

“我相信你不会。”哈利毫不在意。

“谢谢你,哈利。”艾格西盯着哈利的双眼,里面是全然的信任。

“其实现在还不算晚,”哈利歪了一下头,“为什么不唱首歌呢?”

“好啊!”艾格西清了清嗓子,立刻挑了一首自认为挺合适现在的歌曲。

明月高悬湖面上,

炭火温着茶水咕噜响,

新的一天还没醒呀,

地里的篝火兴致高昂,

人们高唱这样的夜晚永不消亡。

哈利也忍不住合着艾格西唱了起来,低沉的声线和少年人爽朗的声音合在一起,让艾格西喜欢非常,第一次有人与他和歌而唱,这倒是十分新奇的体验。

启明星点缀天空上,

青苔点着露水闪闪亮,

新的一天快要醒咯,

远处渐渐出现曙光,

照在屋顶的旗帜飘扬,

青苔点着露水闪闪亮。

哈利的视线投向山洞远方的天空,今晚月亮隐在云朵之后,黎明尚早,但是他仿佛看到了那一丝曙光穿破了种种障碍,照耀在他的眼睛里,他的心上。


#两首歌内容、意象出自歌曲《Roter Mond》和《Ivory Tower》#

-TBC-


塔伦唱歌真的很好听的呀!!所以蛋蛋唱歌肯定也很好听啊!

哈老师:这孩子怕不是生错了物种,这明明是海妖。

下章预告:开挂蛋蛋显威力,哈蛋双双逃出龙岛;魔法梅老师显神通,巧助二人回家园。

感谢 @疯狂的骨头15 大力催更,我真的更新了啦_(:з」∠)_

评论 ( 16 )
热度 ( 49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