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Spirk】嘿,男孩们③

*万年变小孩老梗,但是就是想写

*人物设定基于AOS

*论好爸爸Bones是怎样练成的

*都是小孩,分级肯定是PG13

前文: 【一】 【二】


03

Otrroc的那一圈各种专家给McCoy送来了医疗报告,报告里写到既然Kirk和Spock生理和心理回归幼童时代这一情况,是受他们仪器的射线影响,鉴于人类、瓦肯人和他们的生理差异,这种影响并不是永久性的,就目前而言,两人的生命体征稳定,没有异常之处,所以最后给出的提议是“目前可知射线影响随时间减弱,建议在各项医疗设施完备的前提下进行观察”。

换而言之,一个字:等。

McCoy狠狠地捏了捏鼻梁,把PADD扔在了桌上,并且警告自己不能因为医疗事故就去引发外交事故,这样影响不好。

PADD发出信息提示音,McCoy叹了口气,是医疗湾那边发来的关于企业号新来的两个孩子的情况,并且询问医生进一步的安排。

医生打开两个孩子的体检报告,他俩一个十二岁(Spock一再声明,换算之后他是十二岁零两个月八天),另一个五岁半。前一个是半大不小的少年,后一个还是个小不点,关于两个孩子的生活照料的问题,McCoy思前想后,他自认为有一套育儿经,尽管他和孩子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在这一众基本未婚未育的船员中,他好歹也是个孩子父亲不是?

于是医生毅然决然,扛起了照顾两个孩子的大任。

倒不是说他需要事无巨细地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只是针对目前的情况,我们企业号的好医生认为从一个医生的责任心,以及一个朋友的爱心,两个角度出发,他来做看护最好不过。

当然这话说出来的时候,Chapel护士觉得他们的医生只是“爱操心”的毛病又犯了。

随即医生就发现Spock最好照顾,此时医生不得不感谢一下瓦肯人的逻辑,只要和他讲清楚道理,Spock一般都会乖乖听话,而且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求知欲旺盛的时候,更别说这个年龄段的瓦肯孩子,把他领去实验室,至少可以解决一个下午的时间消耗。

至于小Jim,从生活上来讲,这孩子比成年版的Jim Kirk好照顾多了。小Jim乖巧懂事地出奇,告诉他向东就绝不会往西,和Kirk舰长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比起来,不知道要可爱多少倍,更别说在“睡前故事之夜”过后,小Jim挺亲近他的,如果从一个“保姆”的角度来看,McCoy还是觉得挺欣慰的。

但是作为一个医生,还是拿了心理学学位的医生,再基于McCoy对Jim童年环境的了解,小Jim的“听话”并不正常——并不是说医生觉得Jim会调皮捣蛋到揭瓦拆房,只是最初这孩子紧张嗫嚅的模样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Jim对他们所有人其实都有很强的戒备心理,这一点在之后Jim去见其他船员后愈发明显。

Jim虽然拒绝了医生要抱着他的要求,但还是全程都拉着医生的手,安安静静地站在他身边,听他介绍着企业号的船员们。

McCoy能看到这孩子眼里好奇的打量,在几个船员友好地摸了摸他的脑袋时,他并没有躲开,但是和第一天一样,这孩子直接绷紧了身体。

这更像一种应激反应,或者说在他们面前,Jim并不能放松。

小孩子并不懂什么理论,他们的行为很多都是出自本能,而趋利避害就是本能之一,Jim把企业号上的人们放入了他需要“避”的那一栏,可能和他的家庭环境影响有关,一个不稳定的环境会给孩子的安全感带来极大的冲击,而为了保护自我,他们必然会下意识做出反应。

面对陌生环境,Jim选择表现地顺从一些,用来保护自己,可是他的潜意识并不能适应这种顺从,所以反而抵触情绪更甚。

这种强迫性的顺从,也是躲避的一种表现。

诚然,医生也相信Jim不可能一辈子都去顺应服从,不然以后那个离经叛道的Kirk从何而来?

现在的问题在于,该怎么把小Jim从这种过于紧张的心理状态下解救出来。

于是McCoy尝试着用Tribble吸引Jim的注意力,他见过好几个船员对这种小生物爱不释手,人们总为毛茸茸心软,不是吗?

果然,Jim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甚至在戳了戳毛球之后还发出了小声的惊呼。

医生静静观察捧着毛球的Jim,这孩子依旧站在他身边,一只手攥着他的手,生怕自己走丢了一样,小男孩仰头看着他,眨着一双清澈的蓝眼睛,有些拘束地开口,“这个……真的是给我的吗?”

“当然,现在它是你的了,”医生揉了揉小Jim的头发,“你可以给它起个名字。”

得到了首肯的瞬间,小男孩终于露出了一个暖呼呼的笑容,接着又拧着眉,似乎在为起名字而烦恼。

医生不禁回忆起了昨晚的“故事之夜”,这孩子当时看上去要放松许多,甚至发出请求希望能听完故事,和现在小心翼翼的样子根本判若两人,所以问题出在哪里?

“Spock!”

医生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Jim已经撒开手,如一阵金色的小旋风跑了出去。

“医生给我的,他说我可以起个名字,”小男孩把Tribble举到了瓦肯少年的面前,“我知道了!我要叫它舰长!”

McCoy眉头一皱,虽然不想承认,但是Jim这孩子现在最信任的就是Spock,他甚至可以在Spock身上撒泼打滚,而且一向不喜欢有肢体接触的瓦肯人居然还欣然接受了。

哦,还能有什么原因?当然是因为那个什么链接了,只要有Spock在,Jim才会像一个真正的五岁小孩,而不是拘谨畏缩地躲在医生身边,寻求庇护似的握着他的手。

他是不是要感谢Jim还知道找他庇护?

“为何要叫‘舰长’?”瓦肯少年挑起他标志性的眉毛,“我并未想到其中的联系。”

“因为舰长和它都是金色的!”Jim兴致冲冲地把毛球塞到了Spock手里。

Spock捧着那一团毛球,看上去为了Jim话语里的逻辑颇为苦恼,纠结了半会才憋出一句,“舰长并不是金色的。”

“舰长有金色的制服呀。”Jim戳了戳毛球,在它会发出“咕啾”叫声的时候笑得更开心了。

Spock看上去还想反驳,但是Jim直接抓住了他的手,放在了Tribble的毛发上,“你看!它是不是很好摸?”

瓦肯少年犹豫了一会,手指最终还是轻轻划过了Tribble,诚实地回答道,“肯定的,它的毛发足够柔顺。”

“所以你也喜欢吗?”Jim打量着Spock的表情,又看了看手里的毛球,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一股脑推给了面前的少年,“那现在‘舰长’是你的啦。”

Spock眨了眨眼睛,最终却看向了医生,“医生,这是你送给Jim的礼物,我是否能够收下?”

McCoy无奈地摆了摆手,“他要你收下就收下。”

医生注意到瓦肯少年得到了确定的答复后,立刻把那团小毛球抱在了怀里。

就像只护食的猫,McCoy不合时宜地想到。

不过令医生意外的是,小Jim啪嗒啪嗒地跑到了他面前,小手轻轻扯着他的衣角,巴巴地瞪着一双蓝汪汪的眼睛,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McCoy满腹疑问,这孩子怎么了?刚刚明明还高兴地快要甩尾巴了,这下子又好像被别人踩到了尾巴似的。

医生蹲下来,和Jim平视,“怎么了,Jim boy?”

“我还可以有一只毛茸茸吗?我很喜欢……”Jim的声音小小的。

McCoy歪着脑袋,有些不明所以,既然这么舍不得,那又为什么转手送人?

医生突然觉得,他也许真的不是那么懂孩子的心思。

看到医生没有说话,Jim以为是自己的要求太过分,慌慌张张地解释道,“我是真的很喜欢,但是Spock也喜欢毛茸茸,那我只能送给他,所以……”

“Jim,如果你很喜欢,‘舰长’可以还给你。”

Spock几步走到Jim面前,把Tribble放到了小男孩的手里。

然而Jim的一张小脸却开始皱的像他手里的毛球,他抬头看着Spock,蓝眼睛里似乎蒙上了水雾,仿佛再也盛不下这么多委屈,“Spock,你不要‘舰长’了吗?”

“为何这样说?”瓦肯少年顿了一下,接着居然开始显露出慌张的神色,“Jim,你为什么这么伤心?”

“你不要它了!”Jim听上去有些生气,但是更多的是即将要哭出来的哽咽。

“我并不是……Jim!”瓦肯少年此时像是完全丢失了冷静,他身体向前倾斜,似乎想要安慰眼前的小男孩,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慌里慌张地挥动着手臂。

“你就是不要它!”Jim大声地控诉着,眼泪终于没有止住,开始噼里啪啦往下掉。

McCoy吓得赶紧把小男孩抱在了怀里,轻轻拍打着孩子的后背,任凭小男孩把鼻涕眼泪糊了自己一肩膀。

“Jim,我……”瓦肯少年开口,但是紧接着却没有了下文。

医生抱着Jim,疑惑地抬起头,却看到了Spock居然也湿了眼眶,两行眼泪正在滴落,而瓦肯少年紧紧咬着嘴唇,鼻子一抽一抽的,似乎在极力阻止自己哭出声。

一瞬间,整个走廊里的时间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那些经过的、围观的船员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全都直愣愣地看着眼前两个哭得伤心的孩子。

看在上帝的份上!McCoy在心里咆哮,那只是一只Tribble啊!


-TBC-

小叽木:你不要我送的东西,就是你不要我了!我要闹了!呜哇呜哇!

小十八克:我不是我没有!叽木你听我解释!

医生:老天爷诶,所以我家小白菜是把小蘑菇弄哭了吗?这咋整,在线等,挺急的!


我爱医生每一天,真的,信我_(:з」∠)_

评论 ( 17 )
热度 ( 129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