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哈蛋】Hart's Heart③

龙与骑士AU,《他是龙》的梗出没

*除哈蛋外,本文里其余CP基本是官配

*目前分级PG13

*不拥有他们任何一个人,我只有脑洞

*如有BUG望请指正

上文: 【一】  【二】

03.龙的往事

哈利站在焦岩上,借着月光静静打量着半截身子已经在水里的艾格西。

这孩子已经恢复了人形——好吧,也许艾格西的年纪比自己要大上一圈还不止,但是哈利还是习惯性称他为“孩子”——背朝上安静地趴着,从哈利的角度只能看到艾格西湿哒哒的头发,海浪从远方席卷而来,零散地拍打在艾格西被月光照得过度白皙的背上。

哈利抬头望向他摔下的断崖,从下方看那个伸出的骨骼,在黑夜的掩护下只能将将看到拇指长的影子,从那个高度摔下来,他理应早就成了海里的泡沫,而现在他还四肢健全地站着。

因为艾格西救了他。

在坠下后,龙形的艾格西直接冲向了他,将他抓在掌心里,就和龙当初抓来了骑士的情形一样,只不过这次龙并没有飞起来,它看上去痛苦万分,翅膀无力地扑打着,发出的尖锐嘶吼震得哈利头皮发麻。

最终龙还是护着他,用背部落地的形式摔在了海边的焦岩上,瞬间的冲击和挤压让哈利有一种会把心脏吐出来的错觉。

还好一切都只是错觉,哈利爬起来,却意外地看到了有火光飘散,那只龙像是剥去了一层黑色的外壳,露出了里面洁白的芯子——那个年轻人艾格西。

海风裹挟着水珠打在哈利的身上,他的衣服湿的差不多了,黏糊糊地贴在身上,盐分刺激着伤口,腹部和额角一抽一抽地疼,哈利捂了一把腹部,看向了那个已经昏迷的孩子。

海浪似乎不想放过艾格西,它们拍打在那孩子的身躯上,像是塞壬伸出的手,正在一点点把艾格西拖回那暗沉的海水里。

哈利承认他在犹豫,这孩子是个危险分子,人形的艾格西没有伤害他的打算,但是龙就不一定了,看艾格西对于龙的畏惧,以及龙与生俱来的破坏力,他毫不怀疑龙会一口咬死他——或者更糟糕——别说他一碰到了艾格西,这孩子就变成了龙。

更强劲的海风袭来,在哈利的耳边盘旋,而艾格西依旧在向水里滑落,他的脖颈以下已经没在了海水之中,他的一只手臂伸过了头顶,无力地指向了哈利。

可是最重要的是,这孩子救了他的性命。

哈利皱着眉,抬脚走到了艾格西身边,在深吸了一口气后,终于伸手抓住了那孩子的手臂。

星夜女神艾斯翠雅在上,感谢她的眷顾,那只手腕还好好地待在哈利的手里,并没有出现任何转变成龙的迹象。

哈利使力,将艾格西从海水里拖了上来,接着他顺势蹲下,把艾格西拉进怀里,查看着这孩子的情况,艾格西闭着眼睛,似乎陷入了沉睡,哈利这才发现艾格西的右边肩部已经肿起,还伴有一大片淤青,他判断应该是摔伤。

所以那样的高度连龙都受不住吗?

哈利轻轻按了按艾格西的伤处,听到了这孩子吃痛的闷哼,但是艾格西并没有转醒的迹象,于是哈利暂时放宽了心,摸索着检查了一遍艾格西的肩膀,发现并没有脱臼等其他问题,这才是真正放下了心来。

哈利的眼神顺着艾格西的手臂向下,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孩子现在还真算是一览无余,可惜他自己也接近衣不蔽体,没有什么情况比现在更叫金士曼的骑士加拉哈德觉得狼狈了。

哈利再一次叹气,俯身架着艾格西站了起来,随后转了半个身,将艾格西背在了背上,他至少得向上走,去再生一堆火,不然真的难以想象他的伤口会变成什么样。

这都遭的什么罪?哈利边走边想,他好不容易爬了上去,现在却要再来一次,还是负重前行,海风贴着海水划过他的皮肤,浸得哈利打了一个激灵,不过好在背上的艾格西像是一个小暖炉,贴在他的背上,不至于让他觉得冷。

直到看见了之前的洞穴,哈利都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好体力,感谢金士曼的训练吧,不然凭他现在的年纪,他真的会像那些贵族老爷一样了——大腹便便,行动不便。

将艾格西轻轻放在了干草堆上——那还是他之前收集好准备垫着睡觉用的,哈利这才去拨弄火堆,幸好余烬未消,一些干草的加入使得火堆重新燃了起来。

添了一些树枝,哈利估算着应该够烧到天明,这才放松了警惕,疲累像是潮水涌上了全身,梦境之神在他耳边轻唤,似乎在召唤他去梦境里一游,他揉了揉终于觉得酸痛的肩膀,躺在了艾格西身边。

哈利转头,发现艾格西的眉头依旧皱起,似乎还在为疼痛所折磨。

也许不止是疼痛?

哈利收回了目光,盯着黑漆漆的洞顶半晌,这才轻轻闭上了眼睛。

“晚安,艾格西。”

哈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本来应该躺在旁边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但是干草堆旁边的地上放上了一些水果,还有一件绸布外衫,想也知道是谁放的。

哈利拿起那件衣服,打量之下发现做工意外地精细:白底绸布织了漂亮的水波纹,刺绣滚边缀着一些小宝石,纽扣是被打磨得圆润透亮的贝壳。风格不算奢华,倒是挺符合现在一些贵族“简洁美”的概念,哈利甚至能大致根据形制猜出了这件衣服的产地。

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

哈利拿起地上的水果,囫囵吃了,他站在洞口,俯瞰到有个身影站在海边,手里拿着树枝挥舞,看上去应该是在捕鱼。

哈利一路慢慢走了下去,估算着艾格西应该有了不少收获。等他靠近时,那孩子正在目不斜视地盯着水面,他腰间系了一块红绸——比一丝不挂好上了很多,右手紧紧抓着被削尖的树枝,背部肌肉隆起,阳光笼罩着他,倒是有几分年轻人的活力和精气。

哈利看着艾格西将手里的树枝猛地扎向水面,忍不住对那精准的判断发出赞叹,“干得漂亮。”

听到这声赞美,艾格西却像是被吓了一大跳,他立刻向后退了一步,手中的树枝一抖,不幸打翻了一旁放鱼的锡盘,叮当一声,海里来的鱼又啪嗒啪嗒回归了大海。

哈利看着艾格西手忙脚乱地去捞鱼,顿时有几分好笑,于是也跳进了水里,帮着艾格西把水流里的鱼放到了锡盘里,艾格西涨红了脸,垂着头不敢直视哈利。

“谢谢。”年轻人低着头,小心翼翼地端着锡盘,让哈利把鱼放了进去。

“我想这是我的过错,”哈利看着盘子里的鱼,垒起了小小的一摞,大概有两三只滑到水里彻底找不着了,“你的胃口不错,大概年轻人吃得多?”

“和你比起来我可不年轻了,”艾格西嘟囔着,举着盘子几步就跳上了礁石,随后又大声道,“这是给你准备的。”

艾格西甚至没有看一眼哈利,他说完就马不停蹄地向前走,哈利从艾格西那逃离的行为里就能看出年轻人的慌张。

大概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纠结吧,哈利想了想,决定不紧不慢地跟在艾格西身后。

骑士先生就这样目光坦荡地看着艾格西的一举一动,直到艾格西生了火,准备直接把鱼扔进火堆里的时候,哈利终于出声制止。

“烤鱼不是这么做的,”哈利走到火堆边,拿起了一些细树枝,“我来教你,首先,最好把内脏拿出来……”

说着,哈利也坐在了艾格西身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石片打磨而成的小刀,艾格西只看到骑士利落地剖开鱼腹,沿着内里轻轻一刮,内脏被一次性取了出来,哈利的动作十分娴熟且迅速,艾格西眼看着鲜鱼被处理好,然后又被串在树枝上,接着树枝又被斜插在火堆边,鱼肉在火的炙烤下渗出了油脂,散发出焦香。

“好香……”艾格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得等一等,”哈利处理好最后一条鱼,“里面的肉也熟了就可以了。”

做完这一切,哈利习惯性地将内脏扔到了海里,顺带洗了一把手。

艾格西的好奇心终于战胜了心里的纠结,他看着哈利,眼睛发亮,“为什么要扔鱼内脏?”

“我只是习惯了,”哈利拨弄着火堆和烤鱼,“在野外的时候,不能将不吃的内脏随意丢弃,不然会吸引野兽。”

艾格西认真地思考起来,拧着眉说,“如果你说的野兽指的是那些山猫啊、狼啊什么的,这里没有的。”

“那当然,龙息的威慑可不一般,我昨晚也被吓得够呛。”哈利的语气倒是轻快。

“那不是!”艾格西猛地站了起来,几乎是用吼的,“众神啊,我绝对不想让龙出来,也绝对不想伤害你!”

“冷静,艾格西,我并没有在指责你,”哈利的语调依旧没有变化,他拿起一串烤鱼,递给了艾格西,“要试试吗?这个已经烤好了。”

艾格西被哈利的话题转变弄得一懵,只好坐了下来,接过了哈利递来的烤鱼,却没有吃,他看上去忧伤又茫然,连烤鱼也没有打动他。

“好吧,艾格西,”哈利叹了一口气,“我们来聊聊。”

“什么?”艾格西微微抬起头,肩膀微微缩起,他不傻,他能大致猜到哈利想问什么。

“关于龙。”哈利的面色沉稳如水,语气里似乎毫无一丝波澜。

艾格西发出一声类似呜咽的喉音,烤鱼被他扔在了地上,整个人又缩成了一团,他在发抖,有些东西在他心里束缚着他,压抑着他,令他有苦难言。

哈利见状,向着艾格西的方向挪动了几步,他半蹲着,语气轻柔,“艾格西,我需要知道这些,这样我才可能带着你一起离开。”

“带着我?”艾格西猛地抬头,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为什么?带着他能有什么好处?他是龙啊,大陆上每个人嘴里诅咒的恶龙,连哈利都说他害怕龙呀?

“为什么不?你昨天救了我不是吗?”哈利直视着艾格西的双眼,“我相信你,相信你本性善良,相信你不会让龙伤害我,不然你也不会让龙把我扔在那个它进不去的山洞里,不是吗?”

心里的盘算被戳中,艾格西一时忘记了彷徨和忧伤,只能呆呆地点头。

“那你相信我吗?”哈利又问。

艾格西为之一振,他要相信吗?或者说他有能力去信任一个人吗?百年岁月里,艾格西没有相信过谁,他甚至没有走过出这个岛,在遇到哈利之前,他都不知道有个人陪伴是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他见到哈利之后是那么好奇,在和哈利聊过之后,这种好奇演变成了一种他难以定义的、温暖灵魂的东西。

后来回忆起来,他在脑海里只能找到一个词来解释:孤独。

他形影单只太久了,他靠着记忆而生,依着本能而活,一个人过了太久,久到以为孤寂就该是他生命的全部,因为他是龙,就必然带着诅咒的桎梏过完一生,他以为他的终点就是这样咀嚼着他仅有的记忆,回归死亡女神的应许之地。

直到他遇到了哈利,哈利是骑士没错,哈利来自盛产“屠龙者” 的金士曼也没错,可是哈利很好,尽管他看上去不好接近,但是哈利对他很好,他会和他说话,耐心地回答他的问题,哈利棕色的眼睛里仿佛有火焰在燃烧,但是他从哈利的眼神里能看到肯定。

哈利肯定艾格西的存在,肯定他的本质为善,哈利不以艾格西的出身厌恶他,想想吧,昨天他还背着自己一路走上了山洞。

众神在上,哈利还有伤啊!

有什么是哈利不值得的呢?艾格西想,哈利值得最好的,哈利当然值得托付他的信任。

“是的,我相信你,”艾格西笑了起来,他的脸颊带上了兴奋的粉红,“哈利,我相信你。”

哈利点了点头,同时也惊异于艾格西一瞬间爆发出的欣喜,艾格西其实就像一张白纸,所有的情绪都一目了然。

“感谢你的信任,艾格西,我的荣幸。”哈利郑重道。

“因为你是值得的。”艾格西的姿势终于放松了下来,不再蜷缩成一团,他思索了很久,但是哈利现在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他知道艾格西一定会开口。

“哈利,”艾格西的语调缓慢,似乎在逐字逐句斟酌,“你知道龙的新娘是做什么的吗?”

“我不清楚,”哈利摇头,“没有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我们只能猜测龙利用这些女孩繁衍生息。”

“新娘都死了,”艾格西深吸了一口气,“她们都被龙焰烧死了。”

“你是说……”哈利皱起眉,直觉他对接下来的内容不会喜欢。

“人类的新娘是祭品,”艾格西的语气变得凝重,“龙族被众神诅咒不再有雌性降生,这是因为安卡……黑安卡是龙族之母,它有永生赐福,自诩能力非凡,但是又傲慢自大,贪得无厌,所以这个诅咒其实是给黑安卡的,在双月之战以后,黑安卡死去,龙族元气大伤,这些后代可没有黑安卡的无尽寿命,它们希望能留存子嗣,所以请求众神宽恕……”

艾格西停顿了一下,引得哈利忍不住发问,“它们成功了?但是为什么会有祭品这一说?”

“不算是,”艾格西摇头,“因为多数主神并没有回应,除了死亡女神……”

哈利诧异地下意识握紧拳头,死亡女神只在意一件事:灵魂,她收集灵魂,评判灵魂的价值,分配灵魂的应许之地,那是她的职责,也是唯一的兴趣。死亡女神对亡灵的审判永远公正严明,但是这位女神也是众神中最难以捉摸的一位,她对活人的许诺永远不知是赐福还是诅咒,向她寻求赐福的都不得善终,尽管那看上去更像咎由自取,不过在那之后就鲜有人向她寻求庇佑。

“死亡女神许诺龙族可以留存后代,但是因为诅咒是众神的诅咒,她不可能以一己之力破除,所以唯有献祭给她雌性的灵魂,龙族才能得到一个、而且仅有一个孩子,不过孩子在父亲死去前,只能以雌性的种族形貌存在……”

艾格西在哈利震惊的眼神里露出一个苦笑,“死亡女神说只有死亡才能带来新生,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当时精灵已经抛弃了肉体离开大陆,矮人难寻踪迹,只有人类女性是最好的选择了。”

哈利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头,真相有时候太过残酷,龙族没有察觉死亡女神的许诺更像是一道诅咒,它们的实力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能翻云覆雨,掠夺人类女性的后果只有人类的反扑,所以龙族的血脉反而越来越单薄。

“哈利,你不好奇我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吗?”艾格西眨了眨眼睛,里面有水光隐现。

“我想源自你的父亲教导?”哈利皱眉,他想不出什么理由。

“才没有,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消失了,”艾格西努力眨着眼睛,鼻音渐重,“我对他几乎没有印象,直到他消失了好一阵,我突然变成了龙以后,我才知道这些……龙族没有文字,因为不需要,龙靠着记忆,沿着血脉留下属于自己家族的历史……

我变成龙的那一刻,属于我这一支血脉的所有记忆都会在脑子里存在,龙族的记忆该死地好,我记得每一个在龙焰下死去的灵魂的嚎叫,每一个,男人、女人、孩子、矮人、精灵……

可最让我受不了的还是那些新娘的尖叫,在她们耗尽最后一丝生命的时候,龙族的孩子在她们的灰烬里诞生,龙用她们的痛苦和恐惧带来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我就是这么来的,哈利,我就是这么踩踏着生命而来的……”

艾格西的尾音淹没在哽咽里,他低下头,不让哈利看见他涕泗横流,因为这太软弱,也太难看了。

哈利想伸手按住艾格西的肩膀——这次是真的发自内心,但是却僵硬地停在了半途,他知道他现在不能碰艾格西。

艾格西的哭声使得哈利感受到了一股来着灵魂深处的震颤,每一个孩子理应是带着祝福而生,他们是父母爱情的延续,不应该像艾格西这样,从死亡里而来,带着家族永久的烙印和枷锁,在被诅咒的命运里哀声哭泣,孩子又有什么过错呢?

更别提艾格西,在经历了这一切以后,哈利当然能看到艾格西剔透的本性,这孩子是璞玉,也是珍宝,他不该被如此对待。

如果艾格西的真诚与善意不能得到回报,命运未免也太有失偏颇。

艾格西值得更好的,哈利想。

-TBC-

好的,哈老师的态度开始真正转变了!一步步靠近的结果就是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呀【我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这文其实很慢热的】

下章预告:金士曼皇家骑士团加拉哈德哈老师亲身教学展示课程:“如何控制恐惧与战胜自我”,教龙重新做人,包教包会,不会全额陪睡赔款,还等什么,心动不如行动啊~

评论 ( 16 )
热度 ( 86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