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哈蛋】A kiss like this

*上班摸鱼摸出来的

*短篇一发

*提醒:死神!艾格西

*有很少很少的percilot暗示

*这是万圣节贺文你信么??

 

Summary:死神艾格西遇到了一个可以看到他的人类。

  

NO.1

艾格西是个死神,准确来说,他是个灵魂的接引人,而且资历还不是很深的那种。他干这一行也就二十来年(哦,对比他的老前辈,二十年真的不算什么,他还认识一个从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就开始工作的同行呢),而且讲实话,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份工作,过于死气沉沉,一个吻就带走了人们对于凡尘俗世的所有牵绊。

每次他看到那些人眼中的遗憾或者惊惧,艾格西就觉得他在干些十恶不赦的坏事,讽刺的是,做这个“坏事”的方式还是一个吻。

“吻不好吗?”詹姆斯——艾格西的同事之一,难得能和他一起胡侃的朋友——打了个响指,变出一朵玫瑰花。

对于这位朋友骚包的举动,艾格西已经见怪不怪,他只是耸了耸肩,“我就是不习惯。”

“哎,你要这么想,这是我们的工作,”詹姆斯把玫瑰花插在了艾格西的口袋里,“上头发个任务,我们走个程序,亲一亲,完成。”

“可是那些灵魂又去了哪里啊?”艾格西问出来了一直以来的疑问。

“谁知道呢?可能转生,可能消失了吧,或者变成和我们一样的死神,”詹姆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每个灵魂总有自己的归处。”

艾格西却用帽子遮住了脸,用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不满,“为什么要我成为死神啊,直接死了多好!”

“走了,小子,”詹姆斯拍了一下艾格西的头,“来工作了。”

艾格西不满地撅起来嘴,却不得不打开随身携带的羊皮纸卷轴——他们的上司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复古情怀,所有死神的任务都会出现在随身携带的卷轴上,而且附带提示音效果,艾格西不止一次吐槽过这玩意,还不如做成手机的样子呢,神也要与时俱进好吗?

名单更新了,地址是在一家医院,艾格西撇撇嘴,医院,当然了,不然还能是哪里啊?

 

NO.2

卡尔夫人是个优雅的老妇人,即使躺在病床上,她依旧仪容整洁,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她见到艾格西时甚至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的时间到了吗?”

艾格西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位端庄的老人,“您不害怕吗?”

“死亡只是一个终点,亲爱的,”卡尔夫人摇了摇头,“我已经活的够久啦,孩子们也已经长大,也该是去见我丈夫的时候了。”

艾格西扯出一个笑容,“您一定很爱他。”

“是的呀,”卡尔夫人闭上了双眼,看上去心满意足,“我真的很爱他。”

艾格西低头亲吻了这个温柔妇人的脸颊。

他听见了医疗仪器发出的报警声,护士和几个中年人走了进来,他看见医生在摇头,人群里发出了压抑的哭声。

艾格西吸了吸鼻子,快步穿过了病房,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他穿过了好几面墙,一直走到了医院外才停住了脚步,艾格西立刻深呼吸了几下,其实作为死神他根本不需要呼吸,但是曾经为人的行为还是保留了下来。

好吧,虽然他半点都不记得自己生前是个什么人,毕竟所有的死神都不会记得自己生前的经历。

直觉般的,艾格西发现自己被一束目光捕获了。

那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身材瘦削,看上去有些单薄,但是他依旧身形笔挺,除了面容,似乎半点不见老态。

尤其是那双棕色眼睛,其中锐利的打量难以忽视。

艾格西向左迈了一步,发现男人依旧盯着他。

“你能看见我?”艾格西指了指自己。

男人严肃地点了点头。

“呃……”艾格西赶紧打开了自己的卷轴,仔细检查了一遍名单,他目前所有的任务已经完成,没有其他的名字了。

艾格西收起卷轴,再次对上了男人的目光,男人眼中的疑惑都快满出来了,艾格西确定自己也一样地疑惑,“好吧,先生,这可不常见。”

“你是谁?”男人终于开口了,艾格西这才注意到他酒红色的居家服下面穿的是病号服,好吧,在医院当然是病人啦。

艾格西歪着头,径直走到了男人面前,伸出手。

果不其然,他的手穿过了男人的胸口。

男人挑起了眉,这个动作进攻性十足,艾格西猜想他年轻时一定很高大帅气,他现在站着都比艾格西高了许多。

艾格西想了想,稍微飘了起来,保持与男人平视,扯出来一个自认为“邪恶”的笑容,“我是死神,先生。”

“哦。”男人点了点头。

哦,哦?哦!

艾格西一时语塞,他直接翻了个白眼,“给我点惊喜好吗?”

“比如?”男人锋利的气势少了许多,但还是很疑惑。

“见到死神不该都很害怕吗?”艾格西让自己盘腿飘在了半空,“而且一般情况下,只有将死之人才能看见我。”

“所以我快要死了。”男人自顾自下了结论。

“不,你不在名单上,”艾格西歪着头,“但是你能看见我,这太奇怪了。”

“的确很奇怪,你是死神,可是长的也并不吓人。”男人的唇角似乎弯起了一个弧度。

艾格西眨了眨眼,“我只是不吓人?”

“嗯……你长得很可爱。”男人终于露出一个笑容。

“多谢夸奖啊,”艾格西哼了一声,他重新站到了地上,他还是喜欢踏在地上的样子,可是这样他就要抬头看这个人了,“好吧,我叫艾格西,你呢?”

男人的笑容松动了,他似乎有点出神。

“嘿?你在听我说话吗?”艾格西冲着男人挥了挥手,难道他又看不见他了?

“抱歉,”男人回过神,神情看上去介于紧张和期待之间,“我叫哈利·哈特。”

艾格西并不是很理解哈利语气里的期待,他只是点了点头,“好的,哈利,很高兴认识你。”

“我……”哈利突然有了个往前倾的动作。

“哈利,你在干什么?”一位女士疾步走了过来,扶住了哈利的手肘。

“你好啊,洛克希。”哈利对着女士露出了微笑。

洛克希疑惑地看着艾格西的方向,艾格西很确定这位女士看不见他。

“你刚才是在和谁说话吗?”

“恐怕只是一个老人的自言自语。”哈利的语气很轻快。

“好吧,”洛克希看着哈利,似乎更担心了,“我们回去吧?你不能站太久。”

哈利冲着洛克希点了点头,状似不经意地看向艾格西,却发现死神先生正严肃地盯着他手里的卷轴。

“抱歉啦,哈利,我有工作了。”死神先生收起了卷轴,冲着哈利挥了挥手,转身就穿进了医院的砖墙。

“再见,艾格西。”哈利轻轻地叹息。

洛克希抬头,轻轻看了他一眼,眼里盛满了忧虑。

 

NO.3

艾格西并没有主动去找哈利,他可是死神,就算他很好奇,也不能随便去找一个活人,而且还是一个病人,吓着人多不好啊。

不过现在应该算巧合了吧?

艾格西一眨不眨地看着正半躺在病床上阅读的哈利,他只是想走个捷径回去而已,却没想到穿到了哈利的病房。

“艾格西?”哈利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艾格西这才注意到那是一本相册,出于礼貌,艾格西并没有给予相册过多的关注。

“嘿,你好呀,”艾格西不好意思地抓了把头发,发现自己穿了一身深蓝色的格纹西装,还配上了同款领带,“哇哦,你很喜欢西装吗?”

“我以为你可以随便换衣服?”哈利摘下了眼镜,放在一旁的桌案上。

“不,我们的装束都是随着你们的看法改变的,你眼中的死亡是什么样子,我们就是什么样子,”艾格西揪了一把领带,“不得不说,你眼中的死亡挺郑重的。”

哈利只是对着他浅笑,“你的工作完成了?”

“是的啊。”艾格西垂下头,显得有些伤心。

“发生了什么吗?”哈利皱着眉,似乎准备起身。

“哎,别,还是我过来吧,”艾格西飘到了哈利对面,他烦恼地叹了一口气,“是一个小姑娘,只有六岁,出了一场车祸,当时已经在救护车上了,但是我却……”

“你不得不带走她。”哈利补充了艾格西没有说完的话。

“嗯,我和她聊了一会,她甚至不知道什么叫死亡,她一直以为我是她朋友的哥哥……”艾格西低头把玩着西装外套的衣角,看得哈利很想去拍一拍他的肩膀,安慰安慰他。

“你让她感到安心了吗?”哈利突然问道。

“我不知道,”艾格西有些茫然,“这很重要吗?”

哈利叹了一口气,“你有一颗善良的心,艾格西,尽管死亡已成定局,但是在临死前哪怕听到的一句话,看到的一个微笑,你所给予的就已经远超过死亡本身了。”

见艾格西低头兀自思考着,哈利笑了起来,“在爱和希望里迎来终点,已经比什么都要美好。”

艾格西抬头看向那双似乎依旧年轻清澈的眼眸,这也是你所期盼的吗?哈利?

但是艾格西却没有问出口。

 

NO.4

艾格西依旧很忙,工作量并没有因为他有了一个人类朋友而减少,是的,当然啦,他现在和哈利是朋友了。

哈利是个充满智慧的男人,偶尔还带点英式冷幽默,说起来,从出生的年份开始算,哈利的年纪的确比他要大嘛,他吃过的盐说不定比艾格西走的路还多——反正自从成为了死神以后,他也就不用真的走路了。

“说真的,我很想念培根的味道,”艾格西凑在哈利身边,似乎十分垂涎于锅子里滋滋作响的肉片,“虽然很多作为活人时的东西我都不记得了,但是我似乎还记得这些食物的味道。”

“我对此感到遗憾。”哈利灵巧地给培根翻了个面。

艾格西伸手戳了一把培根,真的太遗憾了,他的手指径自穿过了锅底。

“艾格西!”哈利轻斥他的行为。

“哦,抱歉,”艾格西收回了手指,“放心啦,我摸不到,你不用担心弄脏的。”

“不是这个,”哈利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种行为很危险。”

“好吧……”艾格西也有些无奈,他发现哈利似乎总喜欢把他当成活人来看,而且哈利也不喜欢他强调自己已经死了这一点,虽然他的确死得不能再死了。

“你一直一个人住吗?”艾格西看哈利没有继续说话的打算,干脆自己挑起话题。

哈利有一间两层的小洋楼,但是看陈设,似乎长时间以来就只有一个人居住于此。

哈利把午餐端上了餐桌,瓷盘放下时发出了轻微的声响,“是的,不过曾经这里有另一位主人。”

尽管哈利没有说发生了什么,但是艾格西无法忽视哈利散发出的悲伤,哈利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直到他的卷轴又开始嘀嘀作响,艾格西这才给了哈利一个无奈的耸肩,示意他又要去工作了。

 

NO.5

“我真的不想工作呀。”艾格西躺在草地上,对着天空感叹。

“老天啊,你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停下,”詹姆斯嫌弃地躲过一个将要从他身上穿过的小男孩,“在公园里叠着人坐很好玩吗?”

“对呀。”艾格西笑呵呵地看着一个小姑娘坐在他的肚子上,啊不,准确来说是肚子里了。

哦,这看上去的确很诡异。

“听说你有一个人类朋友了?”詹姆斯终于对在他身上穿来穿去的人们忍无可忍,选择飘在半空中。

“对,很奇怪,他能看到我,”艾格西把自己摊成了大字型,“而且他一定很爱自己的妻子。”

“说不定是丈夫呢?”詹姆斯撑着下巴。

艾格西闻言撑起了上半身,“为什么是丈夫?”

“大概因为他是英国男人?”詹姆斯哼笑了起来。

“拜托,我们都是英国人。”艾格西翻了个白眼。

“对啊,”詹姆斯叹了口气,“口音总归改不掉的,不是吗?”

“詹姆斯,你有想过你活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吗?”艾格西突然问道。

“想过,”詹姆斯哼了一声,“我觉得我至少是个白领阶层,而且还有个很不错的男朋友,虽然他话很少,但是他很爱我。”

艾格西做出了一个被酸到的表情,“我不知道死神还会做白日梦。”

“闭嘴吧,臭小子,是你自己要问的。”詹姆斯敲了敲艾格西的脑袋,引得年轻的死神大叫着护住了头。

“说真的,中年男人说这些,不会太肉麻了吗?而且看你平时的谈吐,真的不要太骚包,你确定真的有人愿意和你谈恋爱?”艾格西此时的表情严肃极了,似乎在说“我是认真的,我没有开玩笑”。

詹姆斯却只是皱起了眉,“那么谁又愿意和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谈恋爱啊?哦,你可能都没有谈过恋爱。”

艾格西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了草丛里,表示并不想理会詹姆斯。

 

NO.6

艾格西今天的工作量很少,他感叹着今天是难有的“世界和平日”,而且天气还很不错,所以他选择去四处晃晃。

晃荡到哈利的小房子,好吧,里面并没有人。

艾格西站在一楼,扫视着墙上的装饰画。

据哈利所说,因为身体和年纪的缘故,他已经退休了,去医院也只是定期复查。

艾格西其实隐隐觉得有内情,但是他也不好过问,人们总归要有自己的隐私嘛。

说实话,艾格西很想去二楼看看,但是上面是书房和卧室,仗着自己可以穿墙,就去偷窥别人的隐私,似乎不太好呀。

但是他就在走廊里看看应该没事吧?

艾格西沿着楼梯飘上去,一路看着各式各样的装饰画,顺便感叹哈利的爱好到底有多广泛。

一直到楼梯的尽头,他发现在一堆装饰画里面,挂了一张小小的相片。

这是一张抓拍,照片里的天气也很好,阳光灿烂,看上去是在进行一场下午茶,一个金发年轻人端着茶杯,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笑得张扬恣意,一直笑到斜靠在了一位年长的绅士身上,尽管绅士只有一个侧脸,但是艾格西还是认出来那就是年轻一些的哈利。

哈利眼神里的愉悦和爱意简直再明显不过了,他低垂着头,仿佛在看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很明显,这个年轻人就是哈利说的“另一位主人”。

艾格西猛地冲出了屋子,他要去找哈利,马上!

其实要找到哈利有点难,伦敦这么大,哈利也不在他的名单上——不,他当然不希望哈利在他的名单上——要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一个人,即便是对可以随处飞的死神来说,也是件很困难的事。

艾格西只希望自己的运气能有点用处。

 

NO.7

事实证明艾格西的运气偶尔还是能顶用的,他在一处花店见到了走出来的哈利。

哈利捧着一束黄玫瑰,他的步伐一如既往地稳健,但是又显得那么沉重。

艾格西靠近了一些,他确定没有惊扰到哈利,只是小心地跟着他。

他一直跟着哈利走进了一片墓地。

男人就那样伫立在一块墓碑前,往日笔挺的身影突然就显得佝偻了起来。

这一刻,艾格西突然意识到,哈利·哈特真的已经是个老人了。

他看向那块墓碑,上面只是简洁地写了一段话——

我所挚爱长眠于此,惊人之美却不曾离去。

加里·安文

1991-2020

他听见哈利说,“艾格西。”

但是哈利并没有发现站在他身后的死神先生。

一切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那是我,对吗?”艾格西靠近了一些,低头审视着眼前冷硬的石头。

“艾格西?”哈利似乎被惊了一下,他小心翼翼地发问,“什么是你?”

“这个,”艾格西指着墓碑,似乎是在指控什么,“这个是我,如果之前只是猜想,那么现在我完全可以确定,照片、时间、名字,全部可以对的上。”

艾格西越说越快,他突然扭头盯着哈利,“我叫加里·安文,艾格西是我的绰号,这是我成为死神以后,唯一记得的东西。”

“艾格西?”哈利有些担心地伸出手,他直觉艾格西的状态不太对。

“你是我的男朋友,是吗?”艾格西的语气近乎哀求。

哈利吸了一口气,扯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是丈夫,亲爱的艾格西。”

意料之中的答案,却依旧让艾格西觉得心碎。

“我不记得了,哈利,”艾格西上下晃动了几次,他的左腿穿过了墓碑,“我不记得你了,我忘了我爱你。”

“艾格西,艾格西……”哈利伸手,似乎想抱住眼前的人,可却依旧两手空空,“那没关系的,我记得就好。”

艾格西哽咽了一声,他觉得眼睛酸胀,但只剩灵魂的死神不可能流出眼泪,所以他只能伸手揉了揉眼眶。

看到艾格西如此蹂躏自己的眼睛,哈利却突然觉得灵魂有一部分放下了重担,他终于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你还是一点没变。”

“什么?”艾格西的眼眶发红,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我的艾格西一直都是一个善良的人,”哈利的语气仿佛在吐露着情人的爱语,“你一直都这么富有同情心,这也是我会如此爱你的原因之一。”

艾格西的脸颊有些发红,可惜他低声嘟囔的话哈利没听到。

哈利被逗乐了,“无论如何,我很高兴你还在我身边。”

 

NO.8

艾格西听哈利讲述了他们的故事,该怎么说呢?抛开令他惊讶到合不拢嘴的“我们都是特工”这一身份背景,他和哈利的故事真的老套极了。

“就像一本三流言情小说,”艾格西撅了噘嘴,“你看,贵族男主拯救了平民女主,在还没有确定感情时,男主就出了事,女主差点另寻爱人,然后,嘭!男主回来了,所以真爱获胜,他们顺理成章在一起了,皆大欢喜。”

“所以你也承认你是那个灰姑娘式的女主角?”哈利坐在扶手椅上,微微合着眼。

“啧,我就打个比方。”艾格西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

“也对,你可不是什么柔弱的小公主,”哈利浅浅笑出了声,“你揍人的时候就像一只小老虎。”

这又是什么比喻?艾格西哭笑不得。

不过哈利显然没有看到艾格西的表情,他只是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像一个真正的老头子那样老神在在地念叨起来,“我记得把你从警局里保释出来的时候,你桀骜得很,没说几句就开始和我争了起来,不过还好,那群小混混分散了注意力,我们也的确吵过架,当然在一起以后就很少了,其实我才是脾气又臭又硬的那个,每次吵架都是你先让步,你说你担心如果又吵得我一去不回,那可就得不偿失……”

说到这里,哈利突然停了下来,他睁开双眼,打量了一圈眼前的环境,最终目光定格在艾格西身上,看得艾格西有点发怵。

“怎么了?哈利?”艾格西靠的近了些,他的手虚盖在哈利的手上,仿佛这样就能真的抓住眼前人一样。

“你知道吗?那时候看见你从墙里钻出来,我还以为你是我的幻觉。”哈利轻轻地感叹着。

“不,我不是。”艾格西坚定地摇头。

“你会原谅我吗?”哈利突然问道。

“什么?”艾格西一时不明所以,“为什么这么问?”

“我没有来得及……”哈利深吸了一口气,他的手死死扣住了扶手边缘,“没有来得及救你……”

“那不是你的错,”艾格西蹲了下来,借此和哈利保持平视,“那不是你的错,你尽到了你的责任,而且转身保护那个孩子是我的选择,这么说应该是由我来道歉,很抱歉让你一直为我伤心。”

“艾格西……”哈利叹息着摇头,他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望进那双熟悉的绿眼睛时,偏偏很多积攒了二十年的话,又说不出口了。

艾格西也想说什么,但是他的卷轴又开始发出声响。

“老天啊,为什么死神没有劳动法?”艾格西愤愤地抽出卷轴,看了几眼后,只能抱歉地冲哈利眨眼睛,“你瞧,工作。”

“去吧,你知道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哈利又靠回椅背了,只是这一次看上去放松多了。

“好哒,”艾格西听上去十分雀跃,“我待会就回来。”

哈利看着艾格西穿墙而过,突然想到,如果那一刻来临,他能否期待是由艾格西将他带向一切的终结?

  

NO.9

可是艾格西这一次很忙,非常忙,他感觉他一个死神做了好几个同事的活,死神不该感到疲累,但是他很心累。

后来事实证明他也没错,听说是有一个神棍到处招摇撞骗,但是鬼知道他的咒语怎么真的灵验了,幽灵没抓到就算了,好几个路过的死神却跟着倒了霉。

“大概相当于地缚灵,你知道不?那一片的死神都被定住了。”詹姆斯也忙得到处飞,忙到连头发都来不及打理的那种。

“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推动死神劳动保护法!”艾格西和詹姆斯一起穿过了写字楼,来到了医院。

“我先过去了。”詹姆斯唰地收起了卷轴,飘向了二楼。

艾格西忍不住叹气,他真的很想、很想去陪陪哈利呀!

可喜的是卷轴上只有一个名字了,就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好吧,有个人要离世了,这不应该值得高兴。

艾格西默默批评了自己。

这次是一个沉睡了好几年的青年,他的家人一直不肯放弃,但是艾格西知道,他的到来就意味着年轻人的家人不得不放弃了。

“我被困在这个躯体里太久了,”艾格西听见这个灵魂在叹息,“我也看着他们痛苦太久了。”

艾格西靠近了青年,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这个年轻人说,“带我走吧,结束这一切苦痛。”

艾格西点了点头,“要知道他们很爱你。”

“是的,因为我也爱他们。”

他看着这个年轻的灵魂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艾格西低头亲吻了年轻人的额头,他听见这个年轻人最后对他说的是,“谢谢”。

走出病房时,艾格西还是止不住心情低落,他摸了摸鼻子,又做了几个深呼吸,来吧,他要去见哈利了,不能这么低迷,不能因为他不开心,也惹得哈利不开心!

然而他的卷轴又响了。

“我靠!没完了吗!”艾格西大吼了出来,一瞬间气得他想撞墙,只可惜他现在撞也没什么用就是了。

死神掏出了卷轴,气呼呼地想知道这个打扰到了他和哈利约会的倒霉蛋叫什么。

我待会绝不废话,直接带这个人走,艾格西任性地想。

可是艾格西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这个名字出现在了他的卷轴之上。

这个他想要报复的人名叫,哈利·哈特。

 

NO.10

艾格西马不停蹄地赶去了哈利的屋子,他看见洛克希正站在卧室外,低声和一个医生交谈着,还有几个他不认识的绅士,但是凭借穿衣风格,他猜那是哈利的同事。

艾格西面向那扇门,一时竟不敢向前。

直到门被人推开,又一个西装笔挺的绅士出现了,他也已经两鬓花白,看上去颇为疲累。

“叔叔,哈利怎么样了?”洛克希立刻走上前去。

绅士轻轻摇了摇头,“他的意识已经不是很清醒了,让他休息一会吧。”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一时间气氛低沉。

“这几个月我总会听到,他在有意无意地念着艾格西,我想那个时候他应该就……”洛克希咬住了下唇,没有再说话。

艾格西撇撇嘴,他大概能猜到,洛克希把哈利和他交流的样子,当成一个孤独老人的自言自语了。

“近几个月来,亚瑟的状况的确不好,梅林也给我反应他会在家里自言自语……”绅士拍了拍洛克希的肩膀,“你去休息吧,辛苦了。”

艾格西有点无奈,他真的很想对他们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呀,哈利可没有糊涂到自说自话的地步。

最终艾格西只能叹了口气,给自己打气了之后,飘向了那个人。

“艾格西,你来啦。”哈利听上去依旧中气十足,但是艾格西知道,这只是表象罢了。

“哈利……”艾格西伸出手,这次他握住了哈利的手掌。

他们都明白,这意味着,大限将至。

“我很高兴,真的是你来带我离开,”哈利看上去真的很开心,“没有什么比爱人的吻更珍贵了,不是吗?”

“不……我不能……”艾格西哽咽了,喉咙仿佛被沙砾堵住,他只能用摇头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这太让他难过了,艾格西紧紧握住了哈利的手,不能这么做,怎么能这么做?怎么能在他知道有一个如此爱他、珍视他的人之后,却又要让他亲手结束这个人的性命呢?

“我曾以为失去你是我一生最大、也最痛的憾事,但是现在看着你,似乎我又是如此幸运,你还在我身边,”哈利拉过艾格西的手,轻轻印上了一个吻,“我坦然接受这一切,当我看着你,我就知道我拥有了多么可贵的东西,我爱你,艾格西。”

“我也爱你,哈利,我也爱你……”艾格西只能把这句话不停地重复、再重复,仿佛这样就可以把哈利的一切刻印在自己的灵魂里。

“你是我的世界,艾格西,”哈利合上了双眼,“所以请让我的生命,以你的吻,作为终结。”

在哈利近乎絮语的坦白里,艾格西低下头,吻上了他的嘴唇,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接触,轻轻的一个吻,结束了哈利的生命。

艾格西抬头,看着爱人安详的面容,他知道从这一吻开始,哈利·哈特告别人世,成为了灵魂,却带着他们永不消亡的爱意,奔向终结。

 

-END-

  

  

   

灵感来自于维果·莫腾森的西班牙语诗《A kiss like these》,当然我最多能看懂英文版,结尾有这么一段话:

……Your body is

my world. Let my life end
with a kiss like these. 

……你的身体

是我的世界,就让我的生命

用这个吻作为终结。

天知道我可以因为这段话就开这么个脑洞,事实证明还是要多摸鱼【喂】

提前祝大家万圣节快乐哟~

评论 ( 16 )
热度 ( 83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