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哈蛋】真实谎言(五)

*史密斯夫妇AU,互不知底细的双特工夫夫

*想哪写哪的特工夫夫(伪)生活日常


Summary:他们用假的身份谈了一场真的恋爱。


上文:【序】  (一) (二) (三) (四) 【4.5彩蛋】


05.

艾格西绝对想不到自己会是个面对恋爱选择题的傻瓜,明明手机里已经存下了哈利的号码,他看了一遍又一遍,哪怕那串数字他甚至已经背的滚瓜烂熟,却还是没有勇气点下那个“呼叫”的小圆圈。

“蛋仔,别怂啊,”洛克希给自己泡了一杯热茶,冲着好友举杯,“拿出你当初追公主的气势来!”

“我没有追过蒂尔德,”艾格西翻了个白眼,“还有,别叫我蛋仔!”

“哦,当初我们都以为你要嫁入皇室了,”洛克希啜了一口马克杯里的红茶,随即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但是嘴上还是不停,“你看,公主和平民小伙,多么灰姑娘式的故事啊。”

“我和蒂尔德只是朋友。”艾格西低着头,似乎在努力观察手中的杯子有何玄机。

“上过床的朋友?”洛克希挑眉,她一向对于某些问题,有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决心。

“洛克希!”艾格西抬头,瞪着自己的好友,“这太无礼了。”

“好吧,我道歉,”洛克希耸了耸肩,可听上去并没有什么歉意,她把马克杯放在一边,这才轻轻开口,“蒂尔德公主是真的很喜欢你。”

艾格西的表情就像按下了暂停键,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辩解什么,最后却只能烦恼地抓了把头发,“我知道,但是……”

“但是你没有那么喜欢她,”洛克希接着好友的话,她歪着头,打量着艾格西,“那你喜欢哈利吗?就像他喜欢你一样?”

艾格西的目光从好友身上移开了,他的耳根发红,双颊发烫,却又小声嘟囔着,“谁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洛克希瘪了瘪嘴,“老天啊,我听你念叨哈利都快耳朵起茧子了,别说昨晚他送你回家,还给你留联系方式,而你却在这里纠结他喜不喜欢你。”

“是你先问的。”艾格西甚至孩子气地哼了一声。

洛克希嗤了一声,满脸都写着“少女你谁啊”。

气氛似乎一下子陷入了安静,但洛克希却在此时猛地靠近了艾格西,吓得艾格西慌忙后退,但是洛克希紧跟不放,甚至伸出腿拦截他。

“洛克希!”艾格西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能伸手去阻挡,“这是干嘛?切磋拳脚吗?”

洛克希右手一个使力,把两人的距离推开了,她扬了扬左,笑得甜美可人,“不,是为了这个。”

艾格西大窘,“把手机还我!”

“不,”洛克希晃了晃脑袋,轻而易举地解了锁屏,果然手机页面还留在哈利的通讯栏,她发出了仿佛挖到宝的惊呼,“啊哈,就是你了。”

洛克希按下“呼叫”的一瞬间,艾格西不知道自己是该舒一口气,还是应该紧张到心律不齐。

等待接通的提示音仿佛响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哈利会不会接电话呢?或者说他正在开会什么的?不过现在是晚餐时间,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艾格西发现自己手心在出汗,好吧,他还是紧张了。

洛克希看到好友窘迫的样子,却是挑起眉,把手机举到艾格西面前。

“你好,我是哈利·哈特。”

天杀的,洛克希还开了扬声器!

熟悉的沉稳男声传到了艾格西耳里,艾格西只能狠狠瞪了一眼笑得眯起了眼睛的好友。

“你好?”哈利的声音稍微上扬了一些,显然因为没有回应而有些不耐烦了。

艾格西只觉得自己脑袋一半晕乎乎的,另一半则是在隆隆作响,他吐出一口气,试图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你好啊,哈利,我是艾格西。”

“哦,艾格西,”哈利的声音似乎一瞬间就收起了彬彬有礼的客套,变得温润而醇厚,“我还以为你不会打来。”

“怎么会?”艾格西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抬头一看,却发现洛克希笑得快憋不住了,他干脆一把抢过了手机,关了扬声器。

“那么我假设这通电话是个邀请?”男人的声音在艾格西耳边仿佛穿过了那个小小的扩音器,直接吐露在他的耳边。

“什么?”艾格西下意识应了一声。

“啊,艾格西……”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被艾格西的反应逗乐了,他念着艾格西的名字就好像在咀嚼什么甜美的糖果,不然艾格西怎么会觉得仿佛闻到了蜜糖的香气呢?

艾格西仿佛被鼓励到了,他接着开口,“那个,哈利,你这周末有时间吗?”

“当然,这正是我想问你的,”哈利的语气让艾格西不由自主地想起来他微笑的样子,“我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你来我这里喝一杯茶呢?”

艾格西靠在墙边,不由自主地也笑了起来,“这是一个约会吗?”

“这当然是,”男人浅笑起来,就像大提琴的旋律在艾格西胸腔里震颤,“那么你的回答是?”

“是的!”艾格西用力点了下头,仿佛哈利能看见似的。

“我会把地址发给你,”哈利似乎在走动,艾格西听到了关门的声音,“我还有事,那么周末见,艾格西。”

“好的,哈利。”一直到挂了电话,艾格西的笑容都没有收敛。

“啊,爱情,”洛克希拿出咏叹调的语气,走到艾格西身边,故作老成地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他们彼此深信,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

艾格西好笑地耸了耸肩,“辛波斯卡?你认真的?”

“嗯哼,《一见钟情》,不是吗?”洛克希笑得促狭。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但变化无常更为美丽……”艾格西轻轻念着诗句,随即笑着摇了摇头,“也许还真是一见钟情。”

“嘿,艾格西。”

“什么?”艾格西抬头,看见洛克希正微微歪头盯着他,她看上去脸上就写着“我有事情给你说”。

“我很开心你有了这么喜欢的人,”洛克希似乎轻轻叹了口气,“你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爱情这种东西,有多么身不由己。”

“谢谢,”艾格西站起身给了好友一个拥抱,“好姑娘,要知道没有把握,我是不会做这个决定的。”

“说正经事呢,”洛克希捶了一下艾格西的肩膀,“门罗那里你要怎么解释?”

“他啊……”艾格西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可能不需要吧,或者他问起来再说,毕竟我现在只是一个情报收集员。”

洛克希捏了捏鼻梁,“这不一样,你知道他很关心你。”

艾格西突然沉默了下来,气氛沉静地有些诡异,就在洛克希决定说点什么转移话题的时候,艾格西再次开口了。

“我不是在赌气,洛克希,”艾格西微微眯起了双眼,“我很感激他对所做的一切,保护我、教育我,但是面对我母亲的境遇……我知道他没有义务去帮助她,可是他不应该在我做了那些之后,又对我说‘加里·安文已经死了’,就好像我做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无用功。”

“老天,他真的这么说?”洛克希是少数几个知道艾格西特殊身份情况的人,她几乎就是门罗派来变相保护艾格西的,不过眼前的情形,她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做判定,一边是她的导师兼上司,一边又是她的好友……

“嘿,洛克希,别露出这样的表情,”艾格西依旧笑得开朗,“他就是那样的人,所以我决定先斩后奏。”

“你真是……好吧,记得慢慢来,”洛克希无奈地摇了摇头,最终只能举杯,“那祝你约会顺利。”

艾格西也举起马克杯,两只杯子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祝我约会顺利,艾格西想。

好吧……这个约会的开端一点都不顺利。

艾格西站在肯辛顿的一栋房子前,背后是呼啸而过风,以及把自己浇了个透的滂沱大雨。

该死的天气,艾格西愤愤地摘下帽子,甩了甩还在淌水的头发,瞧着这栋安居在巷尾的白色房子,相较于旁边的饰有花卉和铁艺栅栏的精雕细琢,这栋房子显得倒是更加简约,就像它的主人一样,艾格西想,简约,但是不简单。

说实话艾格西没想到哈利会把约会地点定在他的家里,按常理来说,约会一开始不应该在一些公共场所吗?艾格西兜了兜夹克衫里快要掉下去的小东西,思索着自己该不该按响门铃。

就在艾格西想东想西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艾格西?”哈利站在门后,有些惊讶地看着在滴水的男孩,他今天没有穿上西装,当然也没有发蜡,浅灰色的针织外套让他看上去没有那副全副武装的凌厉气势,相反,柔软地想让艾格西去抱住他。

一只手适时地贴上了他的脸颊,温暖的手掌让艾格西意识到他有点发冷了,他看着哈利拧起了眉,琥珀色的眼睛里全是担忧,“进来,你需要换衣服。”

“好的,不过……”艾格西透过哈利和门的缝隙,瞄了一眼屋子里的装潢,有点犹豫。

“先进来。”哈利直接拉住他的胳膊,把他拽进了屋子。

“汪呜!”幸好艾格西眼疾手快,一下子抱住了要从衣服里掉出去的小家伙。

哈利这才发现艾格西衣服鼓起来的那一块下面,藏了一个圆滚滚的小东西,此时那个小东西正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哦,一只小狗?”

“路过一条巷子时发现的,”艾格西抬头,“没有狗牌,被放在一个饼干包装盒里,应该是被遗弃了,没关系吧?”

哈利挑起眉,看这只八哥犬的样子,皱巴巴的小脸和那无辜的眼神,倒是和眼前的年轻人如出一辙。

“你等我一下,”哈利转身走向身侧的楼梯,“对我而言,多一只小狗照顾也无妨。”

“嘿!”艾格西举起手抗议了一声,但收效甚微。

趁着哈利在楼上的时间,艾格西伸着头打量了一下这栋房子,墙上贴着暖黄色的壁纸,看上去温馨极了,左手边的餐厅里,格子纹的餐桌布已经被铺好,上面还放着精致的茶具,一些点心被安置在一看就很贵的精美瓷盘里。

好吧,艾格西摸了摸鼻子,看来哈利还真准备在家里举办一个小型茶会。

各式各样的画作从门廊一路挂到了沿楼梯而上的墙面,其中有着老照片,一些类似勋章的物品,以及不少关于小狗的画作。

艾格西曾经猜想哈利是一个爱狗人士,而如今看来,哈利对小狗的爱可不止一丁点啊,怀里的小狗发出哼声,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似乎在表示赞同。

“过来换衣服。”哈利推开前方的房门,示意艾格西进去。

“哇哦……”什么样的人会在盥洗室里摆一屋子的蝴蝶标本啊?哎,还有一只小狗——艾格西和置物架上的约克夏梗大眼瞪小眼。

“那是泡菜先生。”哈利示意艾格西把小八哥犬交给他,顺势递上了手里的衣服。

“你的小狗?”艾格西也不客气,一股脑把淋湿的衣服脱了个精光。

“当然,”哈利的目光轻飘飘地落在艾格西身上,“它陪伴了我很长一段时间。”

“单身男人的孤寂生活,哈?”艾格西换上了哈利给他的棉质衬衫,袖子和下摆都偏长,很明显是哈利的尺码,更别说套上那件酒红色的居家外袍了。

哈利看着系上腰带的艾格西,年轻人穿着他的衣服就好像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子,看上去有那么一点滑稽,但是又莫名可爱。

他把小狗放到了一旁的篮子里,拿起毛巾给男孩擦起来了头发,“或许我们可以多买一点牛奶,说不定你还有后天发育的可能。”

“哈利!”男孩再次发出抗议,却被毛巾糊了一脸。

头皮上的按动让艾格西暂时停止了反抗,一时间,整个盥洗室里只剩下了小狗的哼哼声。

“嗯……你很喜欢蝴蝶?”艾格西决定找点话题聊聊,所谓增进感情嘛,都是聊出来的。

“我曾想做一个鳞翅目昆虫研究学者,”哈利瞥了一眼画框里的精致昆虫,“不过关于那个梦想,剩下的也就这些标本了。”

“啊哈,梦想与现实的差距,不是吗?”艾格西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翅膀,还有摆得整整齐齐的画框,再一次感叹这个男人的控制欲和强迫症。

哈利把毛巾扔进了脏衣篮,顺势把艾格西扔了一地的衣服也捡起来放了进去。

一切动作做起来自然得不像话。

“有时候总要为了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而放弃一些个人喜好。”哈利说。

“所以我算是个人喜好那一栏的吗?”艾格西冲着哈利俏皮地眨了眨眼,试图破解男人身上颇为沉郁的气息。

“当然不是,”哈利靠近了他,“你属于‘意义’那一栏。”

该死!艾格西忍不住伸手扶住了哈利的肩膀,应该出台一条关于“禁止哈利·哈特说情话”的法律,不然他的迟早要死于心动过速。

艾格西想,所以为什么不去吻他呢?

他也如实照做了。

世界上大概没有比和哈利·哈特接吻更美妙的事情了,艾格西抱紧了男人的脖子,感受着放在腰间手掌逐渐加大的力度,男人的唇舌仿佛是最醇厚的美酒,让艾格西脑袋发晕,双颊发烫。

哇哦,在这样下去,估计他的衣服也白穿了。

“汪!”

两人分开了一些,看向那个不知何时已经趴在两人之间的小狗。

“好吧,看来我们还有一个小客人要安置。”哈利抱起了小狗,领着艾格西去了餐厅。

艾格西在餐厅里,一秒敲定了小狗的名字:JB,惹得哈利侧目连连。

“詹姆斯·邦德?”哈利端着红茶杯,看着躺在艾格西腿上翻肚皮的小狗,“还是贾斯汀·比伯?”

“真是难为您还知道这两位,可惜都不是,是杰克·鲍尔。”艾格西撅了撅嘴,他坚决反对和那位大名鼎鼎的00系特工联系起来,再说MI6也没有詹姆斯·邦德好吗?

哈利挑眉,“至少有个名字,我猜中了一半特质。”

“强词夺理,”艾格西冲着哈利举起了JB,“是不是啊,JB?”

小狗立刻汪了一声,逗笑了两人。

尽管这个约会的开端不够美好,但是过程和结果总是完美的,艾格西不止收获了一只小狗,连带着收获了一个赖在哈利家里的周末。

并且和他一样,JB拥有了在哈利家里的居住权,这倒不怪艾格西,他的租房合同里白纸黑字写了不允许饲养宠物,所以JB暂时只能在哈利家里住下了。

于是渐渐的,哈利的房子里多了另一个人的痕迹,比如堆在书架古典小说旁边的漫画和杂志,遗落在黑胶唱片旁边的流行乐队专辑,更别说开始占据衣柜的T恤和夹克衫,艾格西甚至把游戏机都搬到了哈利家里。

而哈利,除了面对男孩乱扔的衣服会挑起眉头,似乎并不介意艾格西这种有意无意的入侵。

所以在交往了三个月后,他们决定结婚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理所当然个头啦!”洛克希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敲了敲艾格西的脑袋,“婚礼?你忘了你现在的‘父亲’还在大西洋那边吗?不,问题是,他根本不可能来参加你的婚礼!而更严重的问题是,你要怎么向门罗解释?我要你慢慢来,你忘了吗?婚礼已经远远超过了他能接受的程度好吗!”

“我知道啊,”艾格西耸了耸肩,左手中指上的金色指环简直亮瞎了洛克希的眼,“但是哈利问我的时候,我脑子里只能想到‘答应他’,不然我还能怎么办?”

洛克希长叹一声,把脸埋进了手掌里,她不想管这个混小子了!一点都不!

-TBC-


蛋仔:是的,结婚!就这么干脆!

罗妹子:我是当助攻的,不给你擦屁股的啊!臭小子!!

评论 ( 14 )
热度 ( 61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