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哈蛋】Hart's Heart ②

龙与骑士AU,《他是龙》的梗出没

*除哈蛋外,本文里其余CP基本是官配

*目前分级PG13

*不拥有他们任何一个人,我只有脑洞

*如有BUG望请指正

上文: (我放弃链接了请点我头像吧)

 

  

02.艾格西的秘密

 

“巨龙从暗沉的铅云中而来,

展开的双翅遮天蔽日,

金色的瞳眸好像两轮太阳悬挂其上,

它的声音如同似疾风在山谷里呼啸,

‘吾名为安卡,所有矿藏之主’,

它睥睨一切,用利爪和吐息向世界宣战。”

——《吟游诗人的歌·第一篇·第五章》

 

人们都说龙是古老而邪恶的魔法生物,它们在号称“众神首生子”的精灵之后诞生,那时候人类远还未出现,人类把那个时期称为第一纪元。

第一只龙从众神手持的烛焰里诞生,人类称之为黑安卡,它的心脏注满熔岩,吐息是灼热呛鼻的烟雾,所到之处都被它口吐的烈焰焚烧殆尽。

众所周知的是,龙族喜欢各类稀有宝石和贵金属,当时它们盘踞在各类矿藏里,黑安卡更是自诩为大陆一切宝藏的拥有者。起初龙族与精灵相安无事,到了第一纪元末期,矮人和人类诞生,矿洞被他们挖开,金属被他们锻造,宝石被用来加工,这些矿藏成为了矮人和人类手里的武器、饰品,或者日常用品。

黑安卡大为恼怒,它认为这是对龙尊严的冒犯,于是带领自己的孩子们焚烧人类的城市,摧毁矮人最引以为傲的矿中城,它的怒火一如它所吐出的龙焰,一路发疯似地蔓延到了精灵的森林,致使精灵失去了庇护之所。

黑安卡的恶行拉开了第二纪元的序幕,战争时代来临,战火在大陆上绵延不去,灼烧了数百年。战争中惨死的灵魂在引渡码头哭嚎不前,悲恸的哭声从地底传出,折磨着活人的心灵。

这些痛苦的灵魂之声响彻大陆,一直传到了众神耳中,龙族因此被神惩罚,自第二纪元中期起,龙族中不再有雌性诞生,这也是战争末期龙族势力大不如前的主要原因。

第二纪元末期,虽然精灵、人类和矮人共同击退了龙,可至此一战,尽管精灵有着永生的身体,但是他们的肉体被龙焰灼烧,伤口无法愈合,病痛折磨着灵魂,使得他们不得不放弃肉体离开了大陆。而矮人因失去了最重要的矿中城,他们的宝藏和人民多数被付之一炬,自此一蹶不振,最终选择隐匿在北方的大山深处。流离失所的人类在大陆平原的泰兹河附近定居下来,人类得以繁衍生息,王国被重建,这就是第三纪元的开端。

可是龙虽然战败,却一息尚存,它们开始掠夺人类女孩做新娘,让自己的种族得以延续,没有人类知道龙对女孩们做了什么,只知道这些女孩再也没有回来。而大战之后,人类因为暂未从战争中恢复,再加上失去了精灵和矮人的助力,只能被迫献上女孩,龙之歌也应时而生。

直到人类国王亚瑟组建了一个骑士团,他们手持利剑,为了王国的安危与心爱的姑娘,斩杀了一条又一条龙,“屠龙者”的名声开始响彻大陆。

为了纪念这些骑士,人类组建了金士曼,他们是战士中的精锐,代表着人类最崇高的无畏精神,其后的成员无不继承着骑士团成员的姓名,这是无上的荣誉。

“所以你金士曼的加拉哈德?但是你说你叫哈利啊。”艾格西一边说,一边伸手把树上的果实摘下来抛给了哈利,“给你,这个很甜。”

“谢谢,”哈利接过了果实,这个东西看上去就像是樱桃的放大版,只不过是黄色的,“我不是加拉哈德,那只是称号。”

“哦,好的,称号。”艾格西点了点头,又一个转身开始伸手摘那些果实。

哈利有点怀疑这孩子根本没有搞清称号和姓名的区别。

艾格西从树上跳下来,他手里的果实被啃得嘎吱作响,汁水沿着他的手腕一路滴下,“可你是金士曼,还是‘屠龙者’呀。”

哈利看着艾格西伸出舌头舔了舔手心里的汁水,这孩子甚至连每一根手指都没有放过,整只手上都被唾液和水果的汁液涂得亮晶晶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很希望能亲自教教这孩子什么叫做“绅士礼仪”。

“金士曼建立之初的确是作为‘屠龙者’而存在,但我没有和龙对战过,现有的金士曼骑士都没有,上一个‘屠龙者’出现还是一个世纪前。”

“哦……”艾格西愣了一下,但是随即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冲着哈利笑,“所以你来的那个地方叫什么来着?”

“伦迪尼姆,玫瑰王朝的都城。”

“伦迪尼姆、伦迪尼姆……”

哈利听到艾格西在小声重复着,接着艾格西指着高耸的山峰,兴冲冲地对着哈利说,“我们上去,那上面有山洞,龙不会上去的。”

蜿蜒向上的山路颇为陡峭,不过对哈利来说没什么大问题,当然,如果他身上的那几道伤口不给他作乱就好了。

“你看,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岛,”艾格西站在陡峭的山崖边,“这里的风景最好看,你觉得呢?”

哈利俯瞰着整个岛,它的形状并不是想象中的椭圆形或者其它近圆形状,从他视点的前方一路延伸,有一条田埂似的长条隆起,两侧都有一排从海里伸出的石柱,不算直,都呈现出向中间弯曲的样子。

“很壮观,那看上去就像是巨大的肋骨。”

“那就是肋骨,”艾格西的语气淡淡,“来自安卡的尸骨,它就在我们脚下。”

骑士惊诧地看向青年,他没有想到黑安卡的尸骨居然在这里,传说黑安卡死前,肚中有它吞下的无数黄金和宝石,而且龙的心脏更是魔法师趋之若鹜的珍宝,所以自从黑安卡死亡的消息传遍大陆,它的尸身就一直都是探险者想要寻找的“宝藏”。

关于黑安卡的尸首,有人说它沉在了海底的某处,也有人说它被骑士投掷于北方白鸦城的火山口,至此化作硝烟,更有一部分人说它被梦境女巫藏了起来……百年来众说纷纭,可是这么多年过去,黑安卡的尸首究竟藏在何处,一直没有定论,俨然成为了一个历史谜团。

联系到周围的那一圈浓雾,哈利算是明白了为何这么多年来,黑安卡的尸骨一直难寻其踪。

只是他对艾格西的表述有个疑问——

“安卡?我几乎没有听到过有人会用它的本名来称呼。”

艾格西见哈利似乎对这个名字来了兴趣,眼前的骑士目光灼灼,眼神里有着太多艾格西看不懂的情绪。

艾格西下意识想要逃离哈利审视的眼神,他微微缩着肩膀,“那你们叫它什么?”

“历史上一般叫它黑安卡,或者怒火的君主,有些作品也会叫它‘贪婪的巨龙’,当然也有更难听的侮辱性绰号。”

“这样……”艾格西呐呐着,低下头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哈利没有再去打量艾格西,他还不想给这孩子太多压力。他移开视线,抬起头去,开始观察这个“山洞”——大概是安卡的眼眶。

这里大部分地方显露出了岩石般的黑灰色,靠外侧的湿润地方则爬满了杂草和藤蔓,值得庆幸的是,他旁边就有个不大不小的水潭,从缝隙里不断流淌的清水打出了“哗啦”的水声,至少这里的淡水是有保障的。

哈利向着洞口走去,蹲下身拾起地上的枯树枝。在他收集了一小把以后,发现艾格西只是呆呆地看着,不禁挑起眉,“艾格西,我们需要点一把火,天要黑了。”

“哦!”艾格西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我不常用火。”

“那你吃什么?”哈利打量着艾格西的肌肉线条,直到视线停在了年轻人的腹部,“那些水果吗?”

“我也吃肉啊,”艾格西不太明白哈利为什么会用怀疑的眼光打量他的肚子,“旁边就是海,多得是鱼。”

哈利稍微偏过头,有些诧异地看着艾格西,“难道你抓来就吃?”

“不然呢?”艾格西更加疑惑了,他对眼前这个男人的问题实在是不能理解,吃肉饱腹,还能吃出什么花样吗?

这孩子之前都过的什么生活啊?哈利无奈地捏了捏鼻梁,不,他并不想去想象这孩子生吃鱼肉的场景。

不过艾格西倒是自觉,虽然不理解哈利收集树枝的行为,还是帮着哈利跑前跑后拾起了柴火。

当柴火被艾格西垒到哈利小腿高的时候,哈利不得不叫停了青年过于热情的行为,他怀疑艾格西再这样收集下去,他都可以造个房子了。

火焰被点燃,哈利注意到艾格西立刻向后退去,那孩子站在远处,火光照在他的脸上,投下了一片明灭飘忽的阴影。

哈利拨动了一下燃烧着的树枝,听见枝条在火焰的灼烧下发出崩裂的声音,几缕残焰顺着热气,飘远了一些就立刻黯然,就像那个离他远远的青年。

“你站那么远干什么?”

艾格西摸了摸鼻子,“太热了。”

哈利打量了一下艾格西那“清凉”的穿着,冲着艾格西挑起眉毛。

“行了行了,我过来,别那样看着我。”青年挪到火堆旁边,坐在了哈利的对面,他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膝盖,盯着火堆出神。

这是一种防御性的姿势,哈利收回了视线,他一边往火堆里添了一些树枝,一边似闲聊地开口,“艾格西,我还不知道你是怎么来这个岛上的?”

“这个啊……”艾格西缩了缩肩膀,“就……一直在这里啊……”

“你的父母呢?”

哈利放下了手中的树枝,他瞥见艾格西的肩膀很明显地抖动了一下,接着年轻人就把脑袋埋在了自己的臂弯里。

“都死了……”年轻人的声音很小,几乎隐匿在燃烧的枝条发出的噼啪声里。

哈利皱起眉,却站起身走到了年轻人身侧,他半蹲下来,语调轻柔,“我很抱歉,艾格西。”

艾格西猛地抬头,一双绿眼睛印着火光,“这不是你的错,不需要你道歉,哈利。”

“这不是歉意,我只是在表示遗憾和悲伤。”

哈利直视那双漂亮的绿眼睛,火光在其中悦动,橙色与绿色混合,却形成了令人惊艳的效果。

年轻人眼中的橙色开始变成愉悦的情绪在跳动,他的双眼弯弯,头斜枕在手臂上,“谢谢你,哈利。”。

艾格西笑容里的甜份让哈利想到了刚刚熬制好的麦芽糖糖浆,暖呼呼地冒着泡,肆无忌惮地散发着香甜的气息。

哈利轻叹了一口气,“一切会好起来的,艾格西。”

说完,便伸手放在了年轻人的肩膀上,还顺带轻轻按了一下,以表示安慰。

只是一瞬间,哈利和艾格西双双变了脸色。

骑士看见有一些橙色纹路开始在艾格西的手臂显现,仔细打量之后才发现那不是纹路,反而更像融化的金水,带着灼灼的热度,仿佛顺着艾格西的血管,蜿蜒在年轻人白皙的皮肤之下,一点点从手臂汇集到年轻人的胸口。

“艾格西,那是什么?”

年轻人立刻拍开了哈利的手,他惊恐地盯着自己的手臂,慌忙向后退去。

哈利起身,小心地靠近正在努力把自己缩在角落里的年轻人。

艾格西瞪大了眼睛,依旧只是盯着自己的手,他的胸膛在快速起伏,嘴唇颤动了几下,猛地盯住了哈利。

哈利立刻停下了动作,属于战士那一部分的危机感猛然攀升至顶点,男孩本来翠绿的双眼像是真的注入了火焰般透出一种金色,他的瞳孔拉也得细长,渐渐显露出一种野兽般的进攻性。

“艾格西?”

“不……”艾格西像是被惊醒了一样,扭头就跑了出去。

哈利站在原地顿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跟着男孩出去一探究竟。

当他循着男孩的声音,跑到了那伸出的“长牙”上时,艾格西已经站在了边缘处,他每一块肌肉看上去都在挣扎与抖动,痛苦的闷哼从他紧抿着的唇角溢了出来。

“艾格西?”骑士先生再一次开口。

“走开!”男孩发出凄厉的尖叫,“哈利!走开!”

大片的橙红色开始缠绕着艾格西的身体,直到把他完全包裹住。

“艾格西!”

“不!”

随着一声嘶吼,就像是将他置身于火山口边缘,风里都卷着火焰的气息,毫无顾忌地拍打在脸上,带着令人惊惧的灼烧感。

金色的瞳眸正死死地盯着他,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咆哮,以及不停扇动的双翼。

如烈焰的吐息,如太阳的双目。

他是龙,艾格西确实是龙。

哈利下意识地想要向后退去,却被龙堵住了去路,竖瞳里印着他的脸——带着一头乱发、灰尘以及紧绷的神情,骑士想他这一辈子恐怕都没有如此狼狈过。

烧灼的气息扶过脸颊,有一丝火焰顺着龙的鼻息窜出,燎过了他的鬓角,他闻到了烧焦的气味。

该死!

哈利向后看了一眼,他已经无路可退,再向下就只有不知深浅的海水,然而即使知道深浅,从这个高度下去似乎也与摔在平地上没有差别。

不过龙的状态似乎很不对劲,它抽搐着,仰起头发出咆哮,按照骑士的看法,这只龙,现在似乎在左右手互搏。

而互搏的后果,则是一把将哈利推出了好几米远。

骑士先生从悬崖上坠落,伴随着风和龙吟的呼啸。

去他的试探,骑士心想,他就不该冒险去碰触艾格西。

-TBC-

哈老师,好奇心害死猫啊……

顺带三次元爆炸中,我更得,超慢的_(:з」∠)_

下一章预告:骑士先生轻安抚,恶龙秘密终吐露(什么鬼)

评论 ( 9 )
热度 ( 79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