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AOS/Spirk】嘿,男孩们 ①

*万年变小孩老梗,但是就是想写

*论好爸爸Bones是怎样练成的

*都是小孩,分级肯定是PG13


00

不太所为众人所知的,企业号的首席医疗官Leonard McCoy是个离异的父亲,他有个可爱到不行的小公主,当他每天在宇宙里飞来飞去,忧心着会不会被小行星、外星病毒或者James Kirk折腾得从“老骨头”变成“老骨灰”时,女儿一声甜甜的“Daddy”绝对是一剂堪比罗慕伦麦酒的良药。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带孩子,诚然,身为医生的他肯定会婴儿护理,换个尿布、冲个牛奶绝不在话下。但是(是的,万事皆有个“但是”),在McCoy父亲的病痛以及和妻子的争吵中,他的小公主从一个小粉团长成了一个能跑能跳的小丫头,可惜的是他还没来得及多看那个孩子一眼,他的妻子迅速把这段婚姻变成了过去时。

所以算起来,McCoy并没有多少带孩子的经验,说到底,他就没多少和小孩子相处的经验。

不过很明显,企业号的其他人员似乎是看透了他们刀子嘴豆腐心的好医生,出事后第一时间就找上了他,并且塞给了他两个孩子。

McCoy站在传送室,盯着那个昏睡在红衫臂弯里的孩子,看看那尖耳朵和齐刘海,还有那过白的、泛着绿的肤色,一个瓦肯小孩哈?

“中尉,别告诉我出一趟外交任务,我们的舰长和大副就有了一个孩子?”McCoy哼了一声,“而且这孩子也太大了点,十岁还是十二岁?”

“不,McCoy医森,这四大副Spock先森!”一起跟着上来的Chekov冲到了医生面前,有些激动地解释道。

“......”McCoy嘴巴张开了又闭上,接着他眨了眨眼睛,说,“你再说一遍?”

“这四Spock先森。”Chekov乖乖地重复了一遍。

“Mr.Chekov,谨遵医嘱是个好习惯,但是不是现在,”医生按了按隐隐发胀的太阳穴,“所以我们的舰长呢?天杀的Jim Kirk在哪?”

抱着Spock的红衫默默挪开了一步,露出了站在后面的另一个队友,那个年轻的中尉怀里抱着一个更小的孩子。

那孩子估计着也就四五岁,一头金发胡乱地支楞着,包裹在一堆金色的布料中,看上去睡得正香。

“那是Jim?”医生的语气波澜不惊。

“是的,这是舰长。”那个中尉回答,语气里带着前所未有的紧张。

医生伸手捂住了脸,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接着是一句众人熟悉的咒骂——

“耶稣啊!耶稣他妈的基督啊!”

语气悲切,充斥着痛心疾首,简直掷地有声。

Chekov皱着眉,看上去忧心忡忡,“医森,在小孩子面前要注意语言文明,而且泥刚刚嗦的话可能引起一些不嚎的影响哦。”

在领航员一本正经的注视中,医生最终还是选择咽下那个“F”打头的单词。

“Damn it,”他最终换了个比较能让大家(或者孩子?)接受的词,“先去医疗湾,然后我需要这次任务的详细汇报,立刻!马上!”

Leonard McCoy,企业号正值壮年的首席医疗官,嘴里尝到了两种苦味,它们分别名为“心老了”与“心累了”。

再一次。


01

两个孩子在医疗湾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尤其是女士们,总是会多看那两个小家伙两几眼,而在Chapel护士忍不住伸手捏了捏Jim的小脸之后,McCoy只能翻着白眼提醒他的医护人员们要有“专业精神”。

“总之,目前他们的生理情况一切正常,”医生拿着PADD环视了一眼站在医务室的舰桥成员,“除了他们的年龄。”

“医生,这个状况是永久的吗?”Sulu永远是最能抓重点的那个。

“不是,”医生抓了把头发,“Otrroc的长老说人类和他们的性状不一样,这只是暂时的,不过他们现在也不能确定这种情况会持续多长时间。”

这该死的外星科技,他们俩到底是心有多大才会想不开去参观那个仪器?

McCoy发狠地按着PADD,嘴里依旧絮叨着,“你们先去自己的岗位吧,这里交给我和护士就成,天知道他们醒过来会是个......”

“你们是谁?”

属于少年清澈的嗓音就像一个小飞镖,“咻”的一下戳破了医疗湾里诡异的氛围气泡。

然而McCoy绝对不会认错那个干巴巴到不行,却又让他尤其恼火的语调。

不过,有什么地方不对?医生瞪着眼前的小瓦肯人,眼角轻轻地抽搐了一下,“你不认识我们?”

Chapel护士发现医生现在的表情就跟他在喝复制机出来的威士忌一样,这通常意味着医生此刻的心里飘过了一打的少儿不宜的“哔——”和“哔——”。

而小瓦肯在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在场的所有人之后,才终于下了结论,“否定的,我没有任何与你们相关的记忆。”

在场的人倒抽了一口凉气,瓦肯少年则挑起了他的标志性眉毛。

医生捏了捏鼻梁,明显在压制在那蓝色制服之下的暴躁,“Spock,说说你记得的最后一件事。”

“我并不认识你们。”小瓦肯人在说完这句以后就不再开口了,他绷直了背坐在医疗床边,双手扣在床沿上,面对眼前的一群人,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警惕。

医生最终还是没忍住叹气的冲动,他稍微俯下身,尽量减少和瓦肯少年之间的高度差距,“这里是联邦星舰进取号,我是这艘星舰的首席医疗官Leonard McCoy,你的,呃,同事。”

瓦肯少年的眼中带着不解,“这不符合逻辑,Dr.McCoy,我并未达到星际舰队的标准服役年龄,而且我目前应该在学校里等待我父亲......”

说到这里,小瓦肯人的表情瞬间放空,本来相对人类就偏白的脸色更是变得惨白,医生不明所以地伸手,想安慰性地抓住小瓦肯的肩膀,却被Spock惊慌地躲开了。

“我的链接?母亲......”瓦肯少年往后缩去,平时鲜有表情的面孔上全是惊恐,他瞪着眼前的陌生人,有水光在里面隐现,“你们做了什么!”

“冷静,Spock,”医生立刻停止了靠近的动作,他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威胁,同时语气变得舒缓,“先冷静下来,我们再给你解释,好吗?”

小瓦肯做了几个深呼吸,脸上渐渐有了血色,医生看到Spock正在努力地冷静下来,让自己的表现变得更瓦肯。

就在几个呼吸之后,医生觉得差不多了,准备进一步询问更多信息时,却看到了瓦肯少年再一次显露惊讶的神色。

“怎么了?”McCoy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脾气真的不错,瞧他多有耐心啊。

Spock眨了眨眼,随即扭头看向了旁边的病床,棕色的眼睛正对上一双透彻的、水汪汪的蓝眼珠。

小男孩睁着一双蓝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眼前一圈成年人,眼神里是完全的戒备。

“Jim,”McCoy叹了一口气,拿起三录仪就对着扫来扫去,却发现金发小男孩的肩膀抖了抖,随后这孩子就绷紧了自己的背,“你怎么了?”

医生疑惑地看了一眼三录仪的数据,并没有什么问题,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只能放下三录仪,轻声细语道,“嘿,Jim Boy,我是Leonard McCoy,你的医生。”

小男孩咬住了下唇,他低头不再看向众人,只是盯着自己的脚尖。

过了许久,大家都以为他不会说话了,这才听到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你好......医生?”

医生重重的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和生龙活虎的成年版Jim Kirk相比,眼前的孩子简直文静得可怕——如果忽略了这孩子捏得发白的拳头的话。

“Jim,能告诉我你今年几岁了吗?”医生把手搭在了小男孩的肩膀上。

然而小男孩瑟缩了一下,梗着脖子一副难受却又不能发作的样子,彻底让McCoy怀疑起自己的长相是不是对小孩子来说太过凶恶。

“五岁半......”小男孩呐呐地回应着,依旧没有抬头,声音更是小得可怜。

医生只能冲着这个言语不多的小男孩笑了笑,尽管Jim并没有看着他,他知道Jim Kirk的童年过得并不美好,但是从没想过小时候的Jim到底是何种模样。

在所有人的不知所措中,气氛逐渐显得沉寂压抑,要知道这群年轻的船员们,基本都没有结婚生子呢,更别说面对这两位原本是代表企业号最高权威的孩子了。

“Dr.McCoy,”在这种时候,能无视低气压开口的也就只有一个瓦肯了,“我有一个疑问。”

医生挑起眉,看着已经走到Jim病床边的Spock,而瓦肯少年只是看着人类男孩,眼神里满是好奇。

神奇的是,金发的小男孩居然抬头了,他看着眼前的瓦肯少年,歪着脑袋,一张小脸微微皱起,看上去也很困惑的样子,“呃......Spock?”

“有趣。”瓦肯少年也点了点头。

“他认识你?”医生先声夺人,一脸的不明所以。

“虽然我现在还不明白前因后果,”瓦肯少年抬头直视医生的双眼,“但是我和这个人类幼童之间有一个链接。”

“你说什么?什么链接?”医生这下真管不住自己抽搐的嘴角了。

瓦肯少年眨了眨眼睛,对着医生缓缓阐述,“心灵链接,普遍在建立在亲密关系之上,我和这个人类幼童之间的链接十分深厚,非血缘关系的前提下,一般拥有这样链接的都是伴侣。”

“等等?”McCoy震惊了,“你是说你们结婚了?”

WTF!医生看着一脸迷茫的金发小男孩,脑袋里跑马灯似的闪过“我们都还在猜你们有没有在一起的时候你居然告诉我你们结婚了”、“哦操现在这情况算童婚吗”以及“这能不能算三年起步、最高无期”……

“不正确,”瓦肯少年一本正经地看着医生解释道,“婚姻仅是链接伴侣的充分条件。”

去你的充分条件!

Leonard McCoy,在一阵诧异的目光中,终于说出了那个“F”打头的词语。

-TBC-


#医生:我种了这么多年的小白菜居然不声不响地被拱了!

讲实话,我爱医生发自真心_(:з」∠)_

评论 ( 24 )
热度 ( 203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