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哈蛋】Hart's Heart ①

*龙与骑士AU,《他是龙》的梗出没
*有《单身男子》角色出现,乔治和哈利是兄弟设定,私设和哈老师的头发一样茂密
*除哈蛋外,本文里其余CP基本是官配
*目前分级PG13
*不拥有他们任何一个人,我只有脑洞
*如有BUG望请指正

  

01.龙的新娘

他从泥地里撑起自己的上半身,背部十分酸痛,最后他也只能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起,这时候腹部的刺痛毫无征兆地袭上大脑,他伸手一摸才发现流血了。

后脑疼得不行。

刺痛就像牢牢地扎在他脑袋里一样,使得他只能扶着湿滑的山岩站着,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不大的洞口悬在他的脑袋上方,那个狭小的洞口像是吝啬于给他什么恩赐的领主似的,只放进来一些微弱的光线。

借着这丝微弱的光线,他才勉强看清了自己现在的情况:外套早就不翼而飞,衣服已经破破烂烂,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刮擦过,到处都是撕裂的口子,而三道狭长的伤口盘桓在他的腰腹,看上去是被什么野兽巨大的爪子抓勾之后产生的。

然后他想起来了一切的缘由。

哈利·哈特,继承了加拉哈德称号的骑士,金士曼的一员,国王的盔甲和利剑。

此时此刻,却被困在一个山洞里,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查理那个白痴在他自己的婚礼上引来了一条龙。

哈利一时怒气上涌,本来他就不喜和那一群自认为“资历”甚深的贵族来往,对这场贵气逼人的婚礼也是兴致缺缺,然而来自他导师兼直属上司亚瑟的邀请使得他不能拒绝,别说他其实也是个有爵位的贵族——尽管哈特子爵一家早已落魄,人脉单薄到只有两兄弟。

婚礼的排场的确热闹盛大,查理为了炫耀一下他身为屠龙者后代的辉煌,竟然复制了一套属于龙的婚礼。

到底是出于什么愚蠢目的,他才会用唱龙之歌的方式来迎娶自己的新娘?

哦,显然是为了炫耀他祖父的功绩,一个世纪前,查理的祖父杀死了大陆上的最后一条龙,使得人类终于不用献祭女孩来做龙的新娘,世界得以归于安宁,感谢查理的祖父,感谢伟大的屠龙者。

现在事实证明,什么“最后一条龙”,简直大错特错。那条龙带着疾风而来,它的翅膀与利爪掀翻了整个婚礼,平时享乐惯了的贵族们吓得四处奔逃,头纱和礼帽被吹落也来不及顾及。而哈利,出于他一直以来的正义感,选择冲到龙的面前拉走了被吓呆的新娘。

显然龙不会想放过它的新娘,一路扇着翅膀就向着哈利飞来,而且好巧不巧,惊吓过度的新娘一个不小心,左脚绊到了右脚,拉着他一起摔倒了。

而这条龙,瞅准了机会,抓走了离新娘不远的哈利,他被龙按到地上再拎到空中,被龙抓在爪子里的哈利尝试过挣扎,但是龙的全身就像包裹了一层铁甲一样,它牢牢抓着他,仿佛要把他的胸腔捏开。

哈利在快被龙捏到缺氧时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这条龙的脑子是不是和查理的倾心交谈过,居然分不清人类的男女?

龙就这样一路飞过海滩,穿过了浓雾,到达了一处海岛。最后他还被龙一爪子甩到了这个山洞里,就像是龙故意瞄准了一样,哈利的头直接砸在了一块凸起的岩石上,经过如此这般的一番折腾,就算哈利是金士曼最能打的骑士,他也还是晕了过去。

哈利无奈地按了按额头,随后掏出挂在脖子上的挂坠,这是金士曼骑士专有的项链,上面嵌着传声石,主要功能就是用来联系金士曼的成员。

“梅林?”哈利尝试着联系自己的老友,希望魔法师的物件此时能有作用。

可是此时他手中的挂坠就像一个真正的装饰品,没有任何魔力的波动。

如果说这些魔法供物无法使用,那他推测属于金士曼的全视之眼大概也找不到他所处何方,大概只有意识之屋里那团小小的意识之火能确定他还活着了。

“该死……啊……”哈利放下了挂坠,随着身体的摆动,他却牵扯到了腰腹的伤口,让他发出了几声闷哼。

这地方阴暗潮湿,湿气已经沾湿了他的衣服,而空气里难闻的腐朽味道更是在催促他寻找出口。

“嘶……”哈利边走边摸索着岩壁,心说这龙把他扔在这个岩洞里又走开是为了什么,难道是终于发现他的性别不对?

“你受伤了。”

“谁?”

陌生的声音让哈利瞬间全身肌肉绷紧,他一手按住自己腹部的伤口,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了一块石头做防身武器——哈利再一次感叹时运不济,由于是去参加婚礼,他不可能携带武器,石头的确能用,但是显然没有他的剑趁手。

“这里。”

哈利听出了那是个年轻男性的声音,他循着声源靠近,透过山岩的一处缝隙,终于看到了说话的人。

由于山洞光线昏暗,哈利只能看出这是个人类男性青年,他也正透过缝隙看着哈利,好奇打量的目光毫不避讳地往哈利身上贴。

“你们为什么要唱龙之歌?”青年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这个。

“我也不知道,谁能知道在婚礼上唱龙之歌的新郎脑子里在想什么呢?”哈利忍住了叹息的冲动,同时又有点为查理的新娘感到惋惜,多好的姑娘啊,愿众神保佑她吧。

“你是说那个新郎要把他的新娘献给龙?”青年的语气里满是诧异,“他在想什么?难道他不想要这个新娘吗?”

“听着,孩子,”哈利终于叹息出声,“我实在不想知道查理脑子里装的是西边的海水,还是南边的荒草,我只想知道,这里有出去的路吗?”

“我不建议你出来,龙进不来这个洞,你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青年这样说道。

“那我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这个山洞里,”哈利的语气慢慢变得有些紧绷,“你又为什么在这里呢?”

“我从小就在这里。”青年哼了一声。

“和龙?”哈利难掩惊讶。

“和龙,”青年的声音低沉了下去,听上去无奈又悲伤,“我比你们都要了解龙,所以请你呆在这个山洞里好吗?”

青年眼看着哈利不再说话,立刻从石缝的最宽处伸进来一只手,手掌里还抓着一些东西,“这些叶子可以止血,你嚼碎以后把它敷在伤口上吧。”

哈利看着那段白皙的手腕半晌,最后还是接过了青年递来的树叶,但是他只是拿着这些叶子,定定地站在原地。

这可急坏了石缝另一端的青年,“你快用啊,愣着干什么!”

“孩子,我不可能一直呆在这个山洞里,而且我需要的也不仅仅是一些药草,我需要知道回去的路,你明白吗?”哈利说。

“我知道,但是龙在这里啊!”青年似乎着急得在另一头大喊。

哈利挑起一边眉毛,“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是一个金士曼,一名骑士。”

青年所有的动作在一瞬间暂停,他似乎是呆住了,“屠龙者?”

“我不是,”哈利想看清青年的表情,可惜光线依旧不足,“骑士有骑士的荣耀,龙也不能让骑士屈服,你说呢?”

“哦……”青年甩了甩头,他带着希冀凑近了些,“你能打得过龙吗?”

“我不介意试试,当然,如果我手里有一柄剑的话。”哈利的语气平淡,既不傲慢也不心虚,听上去就是那么有说服力。

“或许可以……”哈利听到青年嘟囔着,接着青年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他对哈利说,“从你的左手边向前走,然后在下方,有一个石头垒起来的凸起,你可以拿开那些石头,就可以钻出来了。”

哈利闻言,立刻按照青年的指示找打了那一处乱石,他稍稍用力,就搬开了中间的那一块,光亮从洞口的一端照进来,他也顾不得腰上的伤口,弯着腰钻了出去。

离开了潮湿腐朽的泥土,他闻到了风中的湿气和咸味。

哈利朝着沙滩走去,直到脚踝没在了海水里,他才停下。

他身在一处无名小岛之上,远处的海面被阴暗的浓雾遮盖,只有靠近小岛的周边才有阳光照射。

哈利再一次拿出自己的吊坠,但是依旧毫无反应。

众神保佑梅林的头发,希望不会因为这场变故愁掉了最后那一圈。

“你是准备游回去吗?这个岛边上都是雾,走不出去的。”

那个青年不知道是从哪里跑了出来,他此时正站在哈利身后,阳光照射在他的金发上,好像他的头发就是阳光本身。

青年看上去不过二十岁,他的皮肤白皙,半裸的上身看得出来肌肉线条匀称,哈利一眼就能确认这孩子会是个金士曼的好苗子。

“嗯,骑士先生?”青年走进了些,歪着头发问。

他比哈利要矮上一头,哈利此时看到这孩子有一双清澈的绿眼睛,里面的纯真和好奇正散播着属于青年人的朝气和活力。

“我是哈利,哈利·哈特,孩子,我想我们有很多问题要讨论。”哈利冲着青年微微点头。

“哦,我是艾格西!”青年似乎很开心哈利向他介绍了自己。

“艾格西,”哈利向着小岛走去,“你刚刚说这个小岛被雾笼罩?”

“对呀,”艾格西跟上了哈利,“传说只有心中有着对爱人最深的爱意才能穿过迷雾。”

这又是什么睡前童话故事?

哈利皱起眉,“艾格西,你知道龙在哪里吗?”

“反正现在不在,你问这个干什么?”艾格西对有关龙的一切信息似乎都很反感。

“龙可以穿过那层迷雾。”哈利停下了脚步,该死,他的伤口裂开了。

“对哦……”艾格西也皱起眉,他看起来十分苦恼。

接着艾格西终于发现了哈利不对劲,“哈利,你在流血!”

“我看到了。”哈利掀开遮盖住伤口的布料,血液已经浸湿了一大片。

艾格西看着哈利把勒近伤口的破布条扯开,血液沿着伤口滴落,而哈利只是吸了几口气,把艾格西之前给他的树叶嚼了嚼就吐在手心里,一把按在自己的伤口上。

“艾格西,”哈利的声音因为疼痛有一点颤抖,“把我的衬衫撕成条,我需要包扎。”

“哦,好。”艾格西立刻伸手扯哈利的衣服。

不过哈利注意到艾格西一直在有意地避开与他的肢体接触,艾格西最后干脆扯下他衬衣的整个下半部,再撕成布条递给哈利——不得不说这孩子力气真大,他这衬衣可不那么容易被扯坏。

“哈利……”

“什么?”哈利低头包扎着自己的伤口,并没有抬头。

“如果你遇到了龙,如果可以的话,请一定要杀死它。”哈利听到艾格西这样说。

哈利抬头,在艾格西的绿眼睛里居然看到了愧疚和悲伤。

“它对你做了什么,让你如此伤痛?”哈利忍不住伸手想要安抚这个沉浸在悲伤里的孩子。

然而艾格西像碰到闪电一样躲开了,“不要碰我,哈利,求你……”

“好吧。”哈利并不清楚艾格西对碰触如此敏感的原因,不过他还是选择尊重艾格西的意愿。

伤口终于被包扎好,哈利环视了一番周围,可是他现在完全被眼前的山挡住了视线,“艾格西,看来得请你当我的向导了,你对这里很熟悉不是吗?”

“是的,哈利!”

仿佛刚刚的忧伤只是哈利一个人的错觉,艾格西带着哈利走走停停,不停地为他介绍哪里有淡水,哪里有可以吃的果实,此时的艾格西欢快地就像一只小山雀。

这个孩子不应该被困在这里,哈利想到,他在艾格西的双眼里见到了最有生气的绿,这座孤岛不该是这个孩子的全部。

“艾格西,我们可以出去的,我保证。”哈利说。

“我们?”艾格西再一次露出了忧虑的神色。

“是的。”哈利的眼神无比坚定,仿佛一切在他眼前都不是阻碍。

“我没那么重要,”艾格西低下头,脚下却不停,“重要的是龙,还有你。”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很久,艾格西却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身走到哈利面前,神情严肃,“你还没有答应我,你会杀了龙,对吗?”

哈利不喜欢艾格西此时的语气,那里面有着好像一切都将终结的哀伤。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艾格西,”哈利缓缓说道,“我会为你做到,以骑士的荣耀为证。”

终于得到了保证的艾格西如释重负,他对着哈利笑了笑,笑意却没有到达他的双眸,“那就很好,哈利,那就很好……”

可是哈利半分也看不出,艾格西的神色里能代表“很好”含义的那部分。

-TBC-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
#系统提示:您的任务副本“荒岛求生”已经打开,请和队友一同完成目标“六十天逃出荒岛”
#任务提示:是否接受“屠龙者”目标?

(当年看王男1时认为哈蛋是父子情的我一定又聋又瞎xx)

评论 ( 40 )
热度 ( 108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