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wondersteve】行走百年(中)

*被JL炸出来的文

*应该算是another world的WS番外,单独看也没关系

【上文】


02.旧照片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and you its only seed

我说爱是一朵花,而你是唯一的花种

It's the heart afraid of breaking that never learns to dance

是因为心害怕被伤害,所以永远不学习跳舞

It's the dream afraid of waking that never takes the chance

是因为梦担心被惊醒,所以永远错失机会

 

纪念展的规模颇大,一些旧照片、旧书信被小心翼翼地安放在一个个玻璃展柜里,Diana从一张张照片前走过,很多陌生又熟悉的场景被印刻在一张张硬质的、或者更脆弱的软制材料上,照片里人们的神情或阴郁、或者麻木,单色的照片让他们像是一个个鬼魂,幽幽地审视着参观者的内心。

照片的下方附上一些简介,有的甚至没有人物姓名,只有一句话简单带过。而那一句话,可能就是一个人被封尘在历史里的一生。

她曾想象过他们在那张照片里他们的模样,可能和这些照片里一样,带着对未来的担忧,但是肯定也不一样,当时他们刚刚打了一场胜仗,他们是那么充满斗志和希望啊。

一张小小的相片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是一张边角有着残缺痕迹的照片,照片里有一对穿着婚纱的新婚夫妇,站在搭好的背景前挽着手,他们笑得矜持,却散发着幸福的气息,与周围那些阴郁的照片如此不一样。

照片下方依旧有一行简介,手写的字体流畅而郑重,“这是Steve·F· Smith和Daisy Smith夫妇的结婚纪念照片,由士兵Will Field在比利时的民居废墟中发现,愿他们在天堂与未能出生的孩子团聚。”

Diana忍不住靠的更近,她微微弯下腰,隔着玻璃轻轻抚摸着,手指所触皆是冰凉。

周围参观的人们轻声地谈论着,人们讨论着照片里的人物,伤感着战争留下的一切疮疤,刻意压低的声音似乎还在展示着战争的阴霾未散,恐惧和混乱依旧困扰着这些被战争伤害的灵魂。

Diana知道自己也是其中一员,而这一切所造成的伤痛或许只有时间才是唯一的解药。

从展览中走出的Diana一无所获。

 

随着其他几个展览的结束,Diana并未找到关于那张照片一丝一毫的信息,与Mrs.Trevor一起度过了几个愉快的晚餐之后,她再一次踏上了邮轮,她最终还是选择离开美国。

在欧洲的日子并不算难捱,那是一段相对平和的日子,全世界都在忙于从受创的经济与精神中恢复。Diana安于她在古董店的文员工作,她也会跟随那个和善的老板一起出席一些高档的酒会和展览,但是她不再跳舞了,她宁愿看着人们在舞池里旋转,入目的全是觥筹交错,也不想再投入一丝。

说到Diana和Steve的朋友们,他们也开始安定下来,Charlie还是一个人住,不过显然他的状态要好了很多,不再和酒瓶子为伍,而且他的手也不再发抖。之后Diana听说Sammer决定去美国好莱坞了,就像他对Diana说的,他想做一个演员,或许他的追梦道路艰难,但Diana相信他取得成功。

至于Etta,这个可爱而坚定的姑娘依旧努力地在争取女性选举权,她也遇到了那个属于她自己的爱人,Diana第一次真正见到了人类婚礼的模样,她坐在教堂里,看着这对新人在庄严地许下誓言后接吻,然后在众人的惊呼中下意识顺手接住了那束捧花。

“这是给我的?”Diana发现周围的姑娘们都向她投来愉快和羡慕眼光。

“当然,这可是新人的祝福,”Diana身边一个穿着紫色长裙的女孩掩着嘴笑,“他们把婚姻的祝福传给你啦,如果你有恋人就赶紧结婚吧,抓紧这个机会呀。”

“哦,”Diana看着手中这一小捧玫瑰,最终将它递给了身边的姑娘,在姑娘惊讶的目光中,她说,“新人的祝福给你了,抓紧机会吧。”

那个姑娘惊了一下,瞬间涨红了脸,点头抓住了那束捧花。

在人群散开后,Diana看到那个姑娘红着脸,站在了一个和她脸一样红的绅士面前,而两人对视的目光如此热烈,使那束捧花都黯然失色。

啊,爱情,Diana想到,愿众神保佑他们。

 

就在Diana认为可以在这样安定的生活中慢慢寻找那张遗失的照片时,不和的阴霾又一次悄然开始蔓延。

那只是在战后过了相对安稳的十年,经济危机的阴云开始笼罩在人类的上空。

那个在欧洲大洋彼岸的国家,那个在战后繁荣无比的国家,在1929年的秋天,一家银行的倒闭,成为了压垮股市的最后一根稻草。

恐慌开始蔓延,最后开始席卷整个世界。

Diana听说了东方的战争已经打响,而欧美各国却似乎并未有过多的反应,政客们反应堪称平淡。

Diana看着报纸,那种困惑与心痛又开始萦绕心头,“他们为什么不应战?”

“很多原因,”Etta听上去也是忧心忡忡,“战后我们的失业人数一直在上升,很多工业并没有得到恢复,别说这次美国股市崩溃带来的影响,我们耗不起的,Diana,没有更多的资源来保证我们能在战争里坚持下来。”

“人们怎么说?”Diana将报纸放在桌上,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她担心这一切是否又会被战争毁坏。

“人们反感战争,这是当然的,那么多的家庭被毁,我们失去了太多。”Etta叹气。

“没有人喜欢战争,Etta,”Diana说,“但是也不该毫无防备。”

“谁说不是呢?”Etta看上去十分疲累,“我希望议会的决定是对的。”

然而Etta的语气听上去却并不如她所说的那么坚定,Diana没有指出这一点。

 

总有人期待能用一块火腿喂饱一只老虎,然而却忽略了掠食的欲望永远不会在得到食物后被满足,饱腹永远只是下一场饥饿的前奏。

战争再一次来临了。

这一次的战争来的漫长而疼痛,战火蔓延地更广,Diana能听到整个世界为之发出的哭喊,那么多悲痛,那么多死亡,就像昨日重现。

人类的所作所为再一次印证了Steve对她说的话,“也许人类不总是好的,无关乎Ares是否存在,这也许是人类的本性。”

Diana握住手臂上的护腕,对着那些逝去的一切叹息。

 

“你又要去战场吗?”Etta看着Diana收拾着行李,最终还是帮着她搭了把手。

“我总得做些什么,Etta。”Diana将宝剑放进了一个琴箱,她的穿着依旧简洁干练,只不过比以前更多了一些伪装。

“Diana,祝你好运。”Etta站在即将开动的火车前给了Diana一个拥抱。

而Diana轻轻拍打着Etta的背,“也祝你能成功游说那些顽固的守旧分子。”

“希望如此。”Etta抹了抹发红的眼角,听见了汽笛的唔鸣。

希望如此,Diana把琴箱放在身侧,终究是希望如此。

 

Diana从未如此深入前线、如此深入战争中的灵魂,战争中的每一个人似乎都视死如归,他们为了胜利似乎愿意流干每一滴鲜血。

“你们是真正的勇士,”Diana说,希望借此激励这支小分队的成员,“如此英勇,如此毫无畏惧......”

“哈,Diana,”那个士兵对她说,“毫无畏惧的代价是不再有什么可以失去了。”

Diana张了张嘴,更多的激励话语却无法被吐露。

这场战争已经消磨的人类的希望,他们看似无所惧怕,实则是不再有任何在意的东西,连同他们的生命一起。

这支小分队最终没有人活下来,即使他们完美地完成了任务,即使他们在战争结束后得到了无上的褒奖。

他们无一幸存,他们每一个人都成为了Steve Trevor。

尽管Diana依旧相信着爱,依旧爱着Steve Trevor,现实就像那张再也寻不回的老照片,无可挽回。

也许那张照片已经碎掉了,Diana想,就像她破碎的心一样。


#关于那张照片的设定#

WW电影中的合照是采用的湿版摄影法(Wet plate processing),亦称为火棉胶摄影法(Wet Plate Collodion)。这种摄影方式的底片材质一般是玻璃片,所以文中会说“照片碎掉了”。

-TBC-


三次元再忙我也要写文,another world会更新的,毕竟大纲都写好了啊_(:з」∠)_

不知道这个刀片大家满不满意啊【逃】

评论 ( 2 )
热度 ( 46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