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ST/DC crossover】Another World ⑥

*ST/DC混同,基于AOS和DCEU

*CP是wondersteve和spirk

*和电影一样的分级PG13

*脑洞来自于“既然TOS玩了很多次时空穿越/AOS直接穿了老大副/这两个作品居然有联动?”这个想法

*不拥有他们任何一个人,我只有脑洞

*如有BUG望请指正

*应该没啥警告了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后文:(七)


09.梦魇之外

来到进取号的一个月有余,Steve都有着轻微的梦魇,Dr. McCoy曾建议他去接受一些药物辅导,或者是心理疏导。然而他本人并不是很在意,Steve认为只不过是从那架飞机上带下来的一点点后遗症,一般在半夜惊醒后,他会选择独坐到天明,或者去观星甲板看着星星独坐到天明——好吧,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天明”,毕竟星舰上连重力都是人造的,晨昏之分也不过是提醒人们时间的设定而已。

失眠时,只剩自己独处,Steve就会允许自己发挥想象力,思索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战后Etta是否争取到了女性权力选票?或者Sami是否找到了适合他的角色来一展演技?又或者Charlie是不是还泡在酒精里无法自拔?这可不是个好想法,Steve宁愿相信Charlie在战争结束后成功戒酒,然后回归正常的生活……所有人,所有朋友,他都会逐个地在脑海里描绘而过。然而唯有一个人,他一旦踏入和她的回忆的漩涡里,就只觉得尝起来像是上好的黑巧克力,浓郁香醇,却也在舌尖泛着苦。

所以当他又一次从梦中惊醒,PADD显示目前是0451时,大概是凌晨五点不到样子,Steve下意识地想要坐起来,再次按照以往的习惯去坐着或者随便走走。

但是他没能动得了,只因今时不同往日,在Diana来了之后,嗯……更正,是在他们同床共枕——嘿,别这样看着他,他们也不是第一次一起睡了——现在他侧过头看到的就是Diana的睡颜。

转瞬间,那些关于毒气弹、飞机、手枪的画面都像长了翅膀似的飞走了,唯一映入他脑海里的只有她。

于是Steve索性侧着身,静静地用眼神描摹着爱人的模样,如果只论样貌,时间相当吝啬给Diana刻上痕迹,她看上去依然是当年那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但是如果望进她的双眸,他就可以看到一份沉淀了百年的沧桑、包容和坚韧……

Diana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缓缓睁开双眼,冲着Steve展开了一个笑颜,“你醒了。”

她的声音里还带着一点睡意惺忪的慵懒,本来就有点沙哑的嗓音听上去更加迷人。

“我是不是吵到你了?”Steve轻轻伸手拨开了滑落在她鼻梁附近的长发。

“没有,”Diana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瞧了Steve半晌,“你睡不着。”

Steve眨了眨眼,说,“对啊,所以我就想看看你,本来以为可以助眠,结果发现越看越入迷,根本睡不着了。”

Diana笑着摇了摇头,却是坐了起来,拢了拢自己的长发,“我们是来说说话,还是去哪儿坐着说说话?”

Steve歪了下头,这才浅浅笑开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进取号凌晨的观星甲板总是宁静安逸的,空旷的平台里,只有来访者轻轻踏上地面的脚步声。

Diana换上了Rand文书士给她准备的红裙子,星联军官的普通制服款式,只是袖口处没有军衔,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小的翻折设计,露出一段小臂,看上去带着一丝俏皮。

红色很衬Diana的气质,Rand文书士应该去做服装搭配,真的,Steve忍不住想到。

“你平时就会在这里坐着?”Diana跟着Steve坐在了最里侧的台阶上,这个地方正对着舷窗,透过它可以看到外面的星空。

“是的,”Steve发觉Diana把手按在了他的手背上,他随即旋转手腕,轻轻握住了那只手,“这里很适合想一些事情。”

“比如?”Diana侧着头,向Steve靠得更近了些。

“战争、荣誉、生命……”Steve顿了一下,他望进Diana的双眸,星光映衬在她的眼里,看上去就像她眼睛里有了一整个星空,“你。”

“……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也不知道你与Ares的战斗结局如何,不过我相信你会胜过他。”Steve轻声说。

Diana执起他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脸颊边磨蹭,“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你,因为你是Diana,”Steve握紧了Diana的手,“你是个奇迹,你让我相信奇迹。”

Diana却沉默了片刻,才叹息着开口,“力量超群从来不是奇迹,我曾以为拥有超越人类的力量就可以更好地保护他们,结果却发现似乎不是这样,尤其是更大规模的战争来临时,我见到了更多灵魂的哀叹和哭号,所以我脱掉了战甲,收起了利刃,藏匿在人类之间,想要弄清楚人类在想什么……”

“但是你最终还是选择穿上了战甲。”Steve忍不住感喟,时间兜兜转转一百年,初心未改,她其实还是当年那个从天堂岛出来的公主。

“就像你说的,这无关值得与否,这只是在于你是否相信,”Diana用额头抵住Steve的,“我最终还是选择相信去爱他们,这是你教给我的。”

“爱一直在你的心里,Diana,它不需要我去教给你,爱是你的本质。”Steve闭上双眼,为这一刻爱人的陪伴而满足不已,“所以是你教会了我,而我对你的爱永不停歇。”

Diana听后轻轻哼笑了起来,“你永远也说不够,不是吗?”

“当然。”Steve觉得他此时一定笑得很傻。

“那么,为什么不给你的爱一个吻呢?”Diana伸手勾住了Steve的脖子,把字句轻轻吐息在他的唇边。

“乐意之极。”他主动消弭了那最后的距离。

不同于他们的第一个吻,那个吻带着青涩、试探,还有一些欲说还休的克制,而这个吻来得更加绵长,尽管不算激烈,却也是在唇齿相依间的温柔舔舐,毫不掩饰对恋人关于爱的倾诉。如果说雪夜那间小屋里的吻带来的是丝丝缠绕心头的痒意,那这个吻则是溶于血骨的深情……

吻结束时两个人都带着满足,Diana把头搁在Steve的肩头,絮语着一些关于他们的往事,Steve安静地聆听,偶尔会轻声回应,肩头有她说话时带来的颤动,这种感觉异常美妙,就如同有人用羽毛在他的心脏上轻轻地拂过。

当两人说到跳舞时,Diana忍不住放声欢笑,“不不,我还是坚持那只是摇摆,即使人们总说热烈如桑巴,对亚马逊人而言也只能算是动作幅度大一些的摇摆。”

“哈,你总得让我见识一下亚马逊人的舞蹈。”Steve望向Diana的双眸。

“为什么不?”Diana捧住Steve的脸颊,“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是啊,他们还有很多时间,Steve忍不住再次吻住他的公主、女神,还有天使。

不过Diana先轻轻挪开了,她眼中明明带着一些意犹未尽。

“怎么了?”Steve有些不解。

“我刚刚看到有人在门口。”Diana眨了眨眼睛,扭头看去。

Steve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却只看到空荡荡的大厅,以及紧闭的透明门。

“已经走了。”Diana又说。

“可能是来这里执行任务的船员,”Steve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的耳朵在微微发红,“或许我们该离开了,不然可能会打扰到他们的任务?”

Diana盯着Steve的耳朵,果不其然他的面颊也开始发红,她表情带着兴味,却也没再多说,只是点了点头,“好呀,准备带我去哪儿?我的向导?”

“先去活动室吧,那里有些有趣的东西。”Steve站了起来,向着Diana伸出自己的手。

“我很期待。”Diana却是勾住了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两人相视一笑,缓缓踱着步子一起朝活动室去了。

“然后我们就去吃早餐,你觉得怎么样?”

“早餐,当然,你会有报纸吗?”

“可惜的是这个时代很少见到纸制品了。”

“真遗憾,这是一大损失。”

“我也相当想念那种在纸张上写写画画的触感。”

“你可以向Kirk舰长提议,或者投诉也行,毕竟你们俩的关系已经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啦。”

“听上去是个好主意,不过Diana,你是从哪看出来我和Jim的关系可以好到穿一条裤子?”

“各方面。”

“嗯,如果真那样的话,我想在拿出那条裤子之前就会被Mr.Spock制止,然后把我扔进逻辑的汪洋大海里。”

“听上去不赖。”

“嗯哼,不过我想早餐后,我们可以去医疗湾探望Mr.Spock?”

“我跟着你,向导。”

“那我可不是个称职的向导,进取号上有很多东西我也没搞明白。”

“没关系,向导只是你的兼职。”

“那我全职是什么?”

“我的男友。”

“哇哦,这听上去可太甜蜜了。”

“可不是么?”


10.传闻与真相

Kirk准备在医疗湾待一夜,尽管他们的好医生一再表示Spock并无大碍,昏迷只是暂时的,但是Kirk坚持要守着自己他的大副。本来医生还想一针直接放倒Kirk,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么做的确不太厚道,看着站在病床边的进取号舰长,最后医生也只能放任他留在Spock的病床前。

“就一晚,小子,不然我真的会让人把你抬出医疗湾。”医生厉声厉色地冲着这个不省心的大男孩叮嘱。

“Bones,”Kirk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轻重。”

没想到医生听后表情直接扭曲了,“你知道个屁!你要是知道,我这个首席医疗官就不用写作医生,读作保姆!”

“……”Kirk看着医生,罕见地沉默了片刻,才慢慢开口,“我很抱歉,Bones,我知道你为我操了不少心,我一直很庆幸有你这样的朋友。”

“Jesus!”医生扶住额头,鉴于有病人在休息,只能收起音量哀嚎,这让他听上去就像是在发出奇怪的哼哼,“我面前的真不是哪个平行宇宙来的Jim Kirk?少来这套!搞得好像我将不久于人世一样……”

说到这里,医生皱起了眉,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使得他冲着Kirk露出了一个非常嫌弃的表情,“哦对,还有上次Spock冲我这么说的时候,是在那个破烂星球上对着Krall的人,结果转瞬间你就把他传送走了,你就是个小混蛋。”

“呃……”Kirk张了张嘴,眼珠子转动了一圈,才说,“那只是个意外。”

“一次能叫意外,两次?三次?你的风格我还不清楚?”医生冷哼,转而又叹了口气,“不过我建议你在他醒了之后就把话说清楚。”

“Bones,可是……”Kirk顿住了,可是什么?可是他从来没有认真投入过一段稳定长期的感情?可是他一直不敢去保证他能给予一个人长久的爱意和陪伴?可是他从未去奢求过Spock能付出对他,哪怕一丁点的特殊情感?

“你现在就像个陷入苦恋的小姑娘,”好医生拍了拍Kirk的肩膀,“不过很可惜,我的小公主还没有到需要我为她恋情排忧解难的年纪,所以我也只能建议你,去和他说明白,Jim,瓦肯人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真的。”

“我会尝试的,”Kirk轻轻点了点头,再一次看向自己的医生兼好友,“谢谢,再一次。”

“得了,我去睡觉了,有什么问题再叫我。”医生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

“晚安,Bones。”

“晚安,Jim Boy。”

病房里的气氛在医生离开后随即陷入沉寂,Kirk揉了揉自己的脸,忍不住猛吸一口气,医疗湾空气里有着独特的消毒剂气味,就这样毫无障碍地灌进了肺部,他平日里很讨厌这个味道,但是今天闻起来却觉得有些让他感受到了安心。

Spock就躺在他面前的病床上,Kirk随手拉过一旁的椅子,坐在病床边默默凝视。

此时的瓦肯人闭着眼睛,在灯光的映衬下,睫毛打出了一片不小的阴影,不过他本就苍白的脸颊,在大量失血后显出了一层惨白,只有轻轻起伏的胸膛和仪器稳定的读数告诉Kirk,他的大副目前身体状况稳定。

于是他的心再一次往下放了点,小心翼翼地靠在床沿上,把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从这个角度刚刚好可以看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在自己的正前方,Kirk怔了怔,鬼使神差地伸出手,轻轻覆盖在那只手的手背上。


Kirk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有一片沙滩,他赤脚踩在沙子上,感受到了海水冲刷过他脚踝的触感,尽管海水带来的温度让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但是一种奇异的满足感迎上了脑海,随之而来的是远方地平线升起的一轮红日,一瞬间温暖的阳光包裹了他身心,连同海水的冰冷都被消弭。

有一个声音却穿透了阳光,在他耳边低语——

“Jim……”

“T'hy'la……”

“Ashayam t’nash-veh……”


他是被重物拍在背上的感觉弄醒的,迷迷糊糊里看到是医生拿着PADD,站在一旁好气又好笑的脸。

“起床了小子,现在去洗漱,然后给我乖乖地去吃早饭,你还有工作要做。”

Kirk正准备抬手按按太阳穴,手臂的酸胀感却让他好一阵龇牙咧嘴,只能把手臂放了回去。

“嗷!疼疼疼!”

医生翻了个白眼,把PADD往Kirk腿上一放,抬起他的手就是一阵揉按。

“Bones,他怎么还没醒?”Kirk看向医生,脸上还带着被压出来的红印子,衬着刚醒来带着水光的蓝眼睛,居然显得尤为委屈。

“啧,”医生走到病床边,检查了一遍所有设备的数据,又在Spock身上检查了一次,才转身回来重新拿起了PADD,“数据显示他现在处于一个深度睡眠的状态,大概是瓦肯人的休眠恢复什么的,你也知道瓦肯人在生理这方面总是遮遮掩掩,像是恨不得把自己装进一个罩子里,然后别人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所以他只是睡着了?”Kirk愣住。

“对啊,”医生看着自己好友的呆愣的样子,毫无顾忌地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容,“相比这个,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去和船员们解释你的女朋友。”

“女朋友?什么女朋友?”Kirk彻底懵了。

医生把PADD递到Kirk面前,上面显示着一段文字:


“0621时  只是一个红衫  发表了

标题:大新闻!舰长和神秘女士接吻!进取号或迎来舰长夫人?!

我今天不小心在观星甲板看到舰长和一个女士接吻啦!!!最主要的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氛围超甜蜜的!我敢打赌舰长肯定不是什么一时兴起!而且舰长最近收敛了很多啊!肯定是因为遇到了心爱的人!啊……当时隔得有点没看清女士的脸!!现在我很好奇是哪位幸运的姑娘得到了舰长的青睐?真的好好奇!!我只记得那位女士穿着红裙子还是黑色长卷发!有没有舰桥或者上面的小伙伴去打听一下啦!!!”


看看这个娱乐报纸似的标题,看看这些感叹号,Kirk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一股撼动心脏的气息。

他试着用几秒去消化这条消息的内容,然而也许是起床气在作祟,导致他的理智还在打盹,只能是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这是什么?”

“进取号的内部论坛啊,”医生用手指着PADD左上角的那个“NCC-1701小站”标志,笑得合不拢嘴,“这还是你当时主动提议的,说是丰富舰上人员的日常生活。”

“……我当时的目的只是希望船员们有个能分享交流舰上生活或者感情的平台,而不是八卦,”Kirk只觉得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这肯定是轮机部或者下层甲板的人员……”

“嗯哼,所以女朋友?”医生环抱着双臂,笑得愈发狭促。

Kirk发出一声挫败的呻吟,他抹了把脸,“你是故意的吧,这很明显是把Steve误认成我了。”

“他?什么时候的事?”这下轮到医生愣住了,他可完全没有Steve和哪位女性船员有过亲密接触的印象。

“还记得昨天和外勤小分队一起传送上来的女士吗?”Kirk叹气,也怪他没有向医生解释,昨天出了太多事,处理完小分队的事情后,他又一心记挂着Spock的伤势,所以在Steve和Diana相遇后也没来得及给船员们说明他们的关系,几个知道Diana存在的船员只认为她是被意外传送过来的访客,并不知道她和Steve还有着这层渊源在。

“什么?他们俩是一见钟情还是怎么的?这么快就成了恋人?”医生头上的问号都快凝聚成实体了。

“不,他们之前就是一对,Diana——就是那位女士——她一直以为Steve去世了,昨天他们重逢的时候我就没有打扰他们。”Kirk一边按着太阳穴,一边继续读着论坛的回帖内容。

医生插着腰,语气里带了些一言难尽的意味,“搞什么?进取号是成了红娘吗?”

Kirk却在此时拿着PADD仰天长叹了一声,他真是服了他的船员们,瞧瞧这些充满对浪漫爱情想象的描述,什么真命天女降临,什么“爱情使人心的憧憬升华到至善之境”……

他们怎么不去写小说?Kirk忍住了想要穿过屏幕摇晃这些人肩膀的冲动。

然后他注意到了回帖里有个人的回复数很高,这人指出那位“幸运的姑娘”应该是昨天出在外勤任务时遇到的Diana,还添油加醋地说他听到了Diana描述自己是个公主,又联系了Kirk平日里在外交时收到的各种“示爱”,得出了“我们的舰长总是魅力非凡,你看又一个公主陷落了”这样的结论。

“肯定是Stewart中尉,”Kirk只能翻了翻白眼,“那天他就在我和Spock身边,但是我记得他两只手都伤了,他是怎么打出这么多字啊?”

“我说过,八卦是人之本性。”医生语重心长地拍了拍Kirk的肩膀。

Kirk斜视着自己的首席医疗官,嘴角直抽,“所以这就是你看这些帖子的理由?”

医生只是用郑重其事的点头回复了自己的舰长兼好友。

Kirk觉得他感受到了来自宇宙的恶意,再一次。


果不其然,在前往餐厅的路上,很多船员都对他露出了那种被称为“我懂你”的笑容,弄得Kirk只想大喊:“你们不懂啊!那根本不是我!”

不过他也知道什么叫越描越黑,这种事情只有眼见为实才能让船员们消停下来,所以他也只能埋着头快步往餐厅里钻。

而当他拿着点的早餐坐在角落里埋头苦吃的时候,只能尽量去忽视那些传入耳里的八卦之声,啊,他就是想吃个饭而已。

根本忽略不掉啊!Kirk注意到有的船员甚至一脸跃跃欲试,准备随时上前交谈了。

老天,饶了他吧……

Kirk狠狠地喝掉一大口咖啡,想要端着餐盘去一个安静的地方解决早餐问题。

餐厅门又一次滑开了,有笑谈声传来,餐厅里的人都下意识地望了过去,然后大家的表现就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一时间餐厅里的交谈声就这样消失无踪。

只因为Steve和Diana正携手而立,Steve没有戴眼镜,他眯着眼睛似乎没有搞清楚状况,而Diana也是被突然的注视和沉默搞得一头雾水,两人就这样站在门口,一时进退两难。

Kirk发出了他今天的第三声叹息,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此时是个澄清的好机会,于是他发声打破了餐厅里的沉默。

“Steve,Diana,早上好啊。”

Steve也因为从沉默中被解脱而长舒了一口气,他笑着对Kirk点头,“Jim,早安。”

“Kirk舰长。”Diana也向他点头致意。

“你们先吃,待会我会让Rand文书士通知你们去开个会,商讨一下关于你们返回和这段时间在舰上生活的问题。”Kirk迈着逐渐轻快的步子,向着那对恋人走去,他也注意到有人拿出了PADD在飞快地敲击着。

“好的,谢谢你,Jim,”Steve此时的笑容简直可以用发光来形容了,“我看你没有吃多少,一起吃吧?”

“不用,我还有事,先去舰桥了。”Kirk此时只希望自己此时能有Hermes的那双翼靴,能有多远走多远。

开星际玩笑呢!有你们自己闪瞎船员就够了!



#又是没啥用设定小科普啦#

1.关于t'hy'la:Vulcan Language Dictionary(瓦肯语字典,简称VLD)给出的释义为“friend-lover-lifelong companion, blood brother/sister; soulmate; soul-brother/sister”,指的是朋友、爱人、兄弟姐妹,简称“灵魂伴侣”;有趣的是,t'hy'la这个词被归为了“friend”一类。所以我理解的是,对于瓦肯人而言,friend的含义应该更加广阔,而且这个词是有复数形式的,是“t'hylara(VLD释义:2 - 5 friends; plural of t'hy'la)”,毕竟要好的兄弟姐妹朋友可能不止一个啦。至于发音,在夏大雷早年的一个采访里意外听到了,我尝试着学了一下,大概是因为没有掌握正确的方法,瞬间感觉自己像是要吐了,没有语言天赋的痛大概就是这样吧【自抱自泣】。

2.关于Ashayam t’nash-veh:大家见过很多的一句瓦肯语了,翻译过来就是“My beloved(我所爱之人)”。Ashayam是一个名词,对应的是“beloved(亲爱的;心爱的人)”,VLD给出的释义里也提到“ similar to t'hy'la but more personal and with emotional connotations(类似t'hy'la,但有更多的个人和情感内涵)”,所以我私心里觉得这个词超级甜,就是用来给爱情盖戳子的【突然兴奋.JPG】。

3.附上一个VLD的链接:http://www.starbase-10.de/vld/,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戳进去玩玩呀。


-TBC-

WS凌晨互诉衷肠,不慎被船员误会xx

船员:恭喜舰长你有女票啦~

小舰长:我不是!我没有!

大副再一次表白了,在梦里,嗯……我好像尤其喜欢这种哦【被打】

其实你们看,这个文,是欢脱向的【信我】

评论 ( 33 )
热度 ( 297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