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ST/DC crossover】Another World ③

*ST/DC混同,基于AOS和DCEU

*CP是wondersteve和spirk

*和电影一样的分级PG13

*脑洞来自于“既然TOS玩了很多次时空穿越/AOS直接穿了老大副/这两个作品居然有联动?”这个想法

*不拥有他们任何一个人,我只有脑洞

*如有BUG望请指正

*应该没啥警告了


前文:(一)  (二)

后文:(四) (五) (六) (七)


05.一场舞会

显然进取号的船员们没有把热情终止于新人的一吻,活动室的灯光被调暗,酒水难得的被摆上了桌面,人们在凑上前去给那对新人送上祝福。

Steve端着一只半满的高脚杯,任凭香槟的气泡味道弥漫在他的指尖。有人在演奏乐曲,听上去像是竖琴,但是又不同于竖琴。他循声望去,看到是瓦肯大副怀抱着一个造型有点古怪的弦乐器在拨弄。

“真难得,他很少当众演奏瓦肯琴。”Kirk站在他身边,目光在瓦肯人的身上打量了好几圈,满是赞叹。

“瓦肯琴?”Steve听着那些舒缓的旋律,心情是从未有过的放松,“我还以为瓦肯人不会喜欢乐曲,书里总是强调他们多么多么符合逻辑、一丝不苟、严肃认真等等等等。”

Kirk闻言却是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开口,“小伙子,有句话叫尽信书不如无书。”

“经验之谈?”Steve挑眉。

Kirk愣了一下,不,他不该觉得Steve话中有话,所以他清了清嗓子,“当然。”

“Captain!”

两人闻声都下意识地转头,看见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姑娘站在他们面前,她的脸颊上布满了红晕,呼吸有点急促。

“Viola,这里有两个Captain,请问你叫的是哪一个?”Kirk微微歪着头,语气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欢快。

Steve在之前就发现Kirk可以准确地叫出每一个船员的名字,优秀的领导人,不是吗?

“哦,你好啊,Mr.Trevor,我是科学部的Viola。”

Viola有一双焦糖色的眼睛,闪着水光就像是碟子中的焦糖布丁,她的眼神只在Steve身上停留了一小会,好奇劲过去后又紧紧地黏在了Kirk身上。

瞧啊,她在找哪一个Captain?答案呼之欲出。

“Captain,我能……”Viola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我能和你跳一支舞吗?”

Kirk歪着头,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朝着Viola伸出一只手,“我的荣幸。”

Steve看着两人走向正在起舞的众人,然后Kirk的手搭上了Viola的腰,两个人晃动着、旋转着,在悠扬的曲调里看着彼此。

随即瓦肯琴的乐声停顿了一下,Steve看见瓦肯大副正直直的盯着Kirk的方向。

“哈,尽信书不如无书?”一直捧着酒杯充当背景板的医生,在此时不屑地哼出了声。

Steve却是只看着摆动的人群,任由思绪飘远。


“他们那种只能被称为摇摆。”

“把你的手交给我,我抱住你的腰,然后我们,像你说的,摇摆。”

“你靠得太近了。”

“这就是跳舞的意义。”


“你不去跳舞吗?”Kirk已经从舞步中脱身,再一次站到了Steve身边。

“我想我并不像你这位Captain那样受欢迎?”Steve摇了摇头。

“哇哦,你难道是在夸我?”Kirk露出一个贼兮兮的笑容,“你这样很有自卖自夸的嫌疑啊,毕竟每个人都说我们是一样的。”

“这不是自卖自夸,”Steve轻轻转动着手里的高脚杯,“你长得很帅。”

看到Kirk有点愣住的表情,Steve才满意地补充:“这才是自卖自夸。”

“很有道理,”Kirk大笑着拍了拍Steve的背,“其实你只要走到一个姑娘面前,我保证她会愿意把手教给你的。”

Steve浅笑,抿了一口一直没动过的香槟,“有一个姑娘曾经把手交给过我。”

Kirk的笑容更加放肆了,“你的姑娘?”

“不是我的姑娘,她是我的公主、女神,和天使。”Steve垂下眼睫,看着香槟的气泡缓缓地升起。

“哇哦,看看你都连续用了三个词来形容她,那她对你真的是相当重要了。”Kirk看着男人的表情,有些唏嘘,大概乱世中的爱情总是让人忍不住去感叹吧。

“我们在一个冬天的雪夜里跳了一支舞,那时候我们刚刚打完一场仗,从德军手里解救了一个村子。”Steve又抬头,朝Kirk露出一个怀念的笑容。

Kirk立刻把那些放肆的情绪收敛,取而代之的是敬佩的神情,那可是一战,什么样的勇气会使一个女人冲向枪林弹雨的战场?

“所以你的天使和你一起上了战场?”

“她可是个,无坚不摧的姑娘。”Steve的语气里带着难以掩饰的自豪。

“你这么说我就更好奇了。”Kirk发誓他现在的好奇绝不仅仅只是因为八卦。

“从见到她第一面起,我就知道自己肯定会疯狂地爱上她,”Steve用食指敲击着玻璃杯,“不过你知道当时的情况,没人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我也一样,所以我一直不敢伸出手。”

“爱是想触碰却收回的手……”Kirk把杯口抵在唇边,似乎是在叹息。

“我的爱,是的,但是她的爱才不是,”Steve开心地笑了起来,眼角积着细纹,“她直接抓住了我,所以在那一刻我知道我完了,我当时什么都想不了,除了同样伸手去抓住她。”

Kirk看着Steve的笑容,开始在脑海里塑造起这个的姑娘的样子,到底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值得Steve如此怀念而爱慕不已?一位优雅端庄的淑女?哦,他说她去了战场,或者是一位战地护士?甚至可能是一名女兵……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海边,她把我从海里捞了出来,我一睁开眼还以为是见到了天使,”Steve挠了挠脸颊,“后来我发现,她的确是。”

“哇哦,从海里,听上去就像是美人鱼和王子的故事。”Kirk也垂下了双眸,把那平时耀眼的蓝色隐藏在眼睫之下。

“也许吧,不过可能我才是那条人鱼,把爱情交给了她,然后离开她,”Steve摇头,“跳完那支舞的第二天,我就奔向了那架载满毒气弹的飞机。”

Steve又叹了一口气,“她肯定很伤心,也一定会非常生气。”

Kirk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此时说出任何一句话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如果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就好了……”Steve把酒杯放下,眼神在那对相拥的新人身上游离。

Kirk突然觉得他有义务去和Spock好好研究一下那些庞杂的数据了。


“为什么他们要把正义联盟的发布会开成舞会?”

“这是必要的礼仪。”

“我没看出来穿着制服去那种高级场所的必要性,那太奇怪了。”

“我们的联盟刚刚起步,获得这些政客的好感是必须的。”

“拜托!你又不去!”

“蝙蝠侠不需要太多曝光,而且我不能离开,联盟的后门需要就有人监视。”

“其实就是黑蝙蝠的神秘感咯?”

联盟的女神——神奇女侠,正仔细把手中利刃擦拭地锃亮,在她觉得满意之后,才环视了一眼坐在圆桌上的众人,“男孩们,讨论有结果了吗?”

刚刚还在质问的小红人把下巴搁在桌面上,因为生气鼓起的腮帮子让她想起了仓鼠。

联盟的向主席向她投来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在她首肯之后,才开口,“这样吧,我和Diana过去就好了。”

“我没问题,”女神优雅地站了起来,“走吧。”

其实舞会很无聊,Diana想。

这些企业家和政客们,都在脸上戴着同一副面具,扯出千篇一律的笑容,看上去亲近友好,他们和你握手,亲切地寒暄,说不定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压制你、如何把这群超人类驱逐出去——哪怕在正义联盟拯救了这个世界之后。

你看,这个世界从不缺少黑暗。

不过Clark变了不少,在超人归来之后,这个曾经忧郁的男孩就像是一夜之间成熟了,他会和记者寒暄,带着温暖的笑容,露出他那两颗虎牙,然后冲镜头说着一些鼓舞人心的话。

而那个脾气变得不再那么暴躁的蝙蝠总会嫌弃地说,“你就不能收敛一下那些笑容吗?”

于是他们的蓝大个笑得更开心了。

Diana也知道,连那只大蝙蝠也不会从心里拒绝他们联盟的太阳,他在黑暗里呆的太久了,总需要一些阳光温暖一下。

闪光灯在不停地冲着她和Clark闪烁,她忍着强烈的、想要叹气的冲动,冲着镜头露出了完美无缺的自信笑容。

寒暄、握手、微笑,就像一个走不完的莫比乌斯环。

她突然发现这不该是舞会应有的样子,舞会应该是……应该是有个人向她伸出手,然后牵着她、带着她一起摇摆,此时最好能飘着几片雪花,他们就能抵着对方的额头……

“您好,我能请您跳一支舞吗?”

“抱歉,我穿着战甲,不适合跳舞。”

明明你以前穿着战甲跳过——她心里一个声音絮叨着。

“蝙蝠侠呼叫神奇女侠。”还好她耳里适时传来了一个声音,这通常意味着正义联盟有任务了,也算是把她从无趣的舞会中解救了出来。

“神奇女侠在。”她扭头看向了同样一脸严肃的Clark。

“在北极发现了不明物体,伴有磁暴现象,现在请你和超人前去调查。”伴随着蝙蝠沙哑的嗓音,一同传来的还有各种滴滴作响的仪器背景音。

看来不是件小事,Diana挑眉。

她向Clark露出一个货真价实的微笑,“我先过去,你来善后。”

联盟领袖只能看着女神潇洒地转身,留下自己一个人在记者堆里解释来龙去脉。


06.一片星空

进取号上有一个很大的观星甲板,透过全舰最大的舷窗就可以看到外面无垠的宇宙,以及那些忽明忽暗的星体。

Steve现在就呆在这里,他最近有点失眠,或许是之前的习惯还没被纠正,他的睡眠一直很浅,而且他来进取号的一个月以来,总是被充斥着手枪、爆炸和火光的梦境困扰。

这很奇怪,他在扣动扳机的时候,虽然紧张过、犹豫过、怀疑过,但是收紧手指的那一刻是安宁的,他总是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他也认为当时的做法是最正确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内疚。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会想起那双深褐色的眼睛,就像上好的可可酱,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流淌,最终变成一个甜蜜却苦涩的吻。

他无法停止那些思念,因为他现在一无所有了,除了他的记忆。

那支舞蹈、那个吻、那个人,是他目前仅有的财富,他就像个守财奴一样,日复一复地数着他记忆中的金币。

然后金币越数越多,思念越来越强。

“Captain?”

“啊?”Steve抬头,看着站在远处的人影,他现在没有戴眼镜,再加上此时的观星甲板里灯光昏暗,他根本看不清来的人是谁。

“抱歉,Mr.Trevor,我刚刚认错了。”那个人走近了,Steve才看清那对标志性的尖耳朵。

“没关系,Mr.Spock,”Steve无奈地撇了撇嘴,“你不是第一个认错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啦。”

“肯定的,”Spock点头,“但是我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是吗?”

“作为一个大副,错认我的舰长是十分不专业的表现。”Spock的语气很平淡。

“哇哦,别对自己太苛刻了,”Steve摇头,“总是绷着一根神经,很容易断掉的。”

“这不是苛刻,这是……”Spock停了一下,“必要的。”

“行,你说的一切都是符合逻辑的,Mr.Spock。”Steve觉得他得止住这段对话,不然进取号的逻辑先生肯定会用一长串的逻辑来绕晕他。

可是显然Spock还有话要说,“Mr.Trevor,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讲。”这可是奇了怪了,Steve摸了摸下巴。

“舰长已经连续三天在研究关于你的时空数据,这严重影响了其他工作的效率,我希望你能体谅我们的工作,毕竟进取号还有很多其他的任务要进行,而一个健康的舰长是不可或缺的。”Spock说完,就只是盯着Steve看了。

“哦……”Steve稍稍转换了一下Spock要表达的意思,“你是说Jim已经三天不眠不休,为了研究送我回去的方法?”

“肯定的。”Spock点头。

“嗯……”Steve晃着脑袋,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Mr.Spock,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在担心Jim的健康?”

“……肯定的。”

还真不是Steve多心,他听到Spock的声音绷紧了——这个瓦肯人在紧张,有趣。

“那你应该主动和Jim说,而且如果连医生都劝不动,我想我也没有什么办法。”Steve摊手。

“据我的观察,舰长已经和你建立了紧密的人际关系,此时由你来劝说是最合适的。”Spock的语气就像是在陈述一个科学报告。

“我以为你们是关系更好的那个?”Steve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抓住这场对话的重点。

“我不能确定。”一向冷静的瓦肯人似乎也在疑惑。

“呃……”Steve这下是彻底懵了,下意识地开口,“其实你可以直接去问Jim,我觉得他会很乐意和你说……嗯,任何事。”

“我明白了,Mr.Trevor,谢谢。”Spock点头,转身就走了。

Steve看着那个走远的背影,还是没有明白Spock到底明白了什么。


事实证明Steve没有明白的实在是太多了,比如第二天,Kirk就跑来找他和医生大吐苦水——哦,他只是在进行例行体检,所以最多算个旁听。

大致上就是关于Kirk的大副多么多么不近人情,争执不下居然直接锁了他浏览科学报告的权限,自己只是想帮一帮Steve,当然Spock关心他的健康,他也很开心啦,但是这不意味着他的大副就可以借着关心管着他……

“他不用这么做,真的,每天监督我吃饭已经很足够了,非常足够。”Kirk烦躁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医生靠坐在一张桌子上,翻了个白眼。

“你现在听起来特别像嫌弃男朋友管太多的小姑娘。”Steve笑呵呵地说到。

然而令他感到意外的是Kirk看向他的眼神,不是被调侃后的恼怒,或者是不甚在意的放松,而是有一点……惊讶,甚至可以说是,惊恐?

啊哦——Steve在心里画了个惊叹号,他好像开始抓住了什么……

比如Spock对他有意无意带着针对的问询,比如Kirk看向瓦肯大副的眼神、Kirk那些对他故事感同身受的神情……

所以有很多事情能说得通了,Steve恍然大悟。

Kirk看着Steve的表情似乎有些恍惚,立刻赶在Steve之前开口,“不不,Steve,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什么?”Steve眨了眨眼。

“就是……”Kirk卡住了,就是什么?

“你喜欢Mr.Spock。”Steve开口。

“天呐……”Kirk用双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我表现得很明显吗?”

“你真以为你藏得住?”医生忍不住摇头。

“Steve,我不希望你有什么误解,但是……呃,是的,我的确暗恋他,不过也只是暗恋而已。”Kirk的蓝眼睛里带上了乞求。

他在乞求什么?Steve思考了一小会,才反应过来,“哦,不是你想的那样,Jim,尽管我在英国待过一段时间,我也许是个二十世纪的老古董,但绝不是个泥古不化的老顽固。”

他把手安抚性地放在Kirk的肩上,“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所爱的权利。”

Kirk深吸了一口气,才抬头看向Steve,“谢谢,Steve,还有,我向你道歉,因为我的偏见……”

“这没什么,人不总是客观的,”Steve稍稍用劲按了按Kirk,“其实,我想Mr.Spock也喜欢你。”

“呃,谢谢,”Kirk扯出一个笑容,“那个,我要去舰桥了,晚饭见吧。”

医生看着落荒而逃的Kirk,恨铁不成钢似的拍了拍桌面,“你看,总是这样,说到感情问题就像是有人拿把枪顶在他后脑勺上。”

“爱是想触碰却收回的手啊,”Steve摇头,“可总得有个人先伸出手。”

“那等到这个宇宙爆炸了都不可能发生,”医生拍了拍Steve的肩膀,“但是爱情这玩意就像该死的高烧,没人可以来去自如。”

“谁说不是呢?”Steve浅笑,毕竟他到现在也没有从那场脸红心跳的“高烧”里缓过来呢。

还是无可救药的那种。


进取号的舰桥还是老样子,井然有序,又充满了生气。

Kirk坐在舰长椅上,例行捧着PADD,看上去是在阅读报告,其实他的脑子里全是Steve说的那一句“我想Mr.Spock也喜欢你”。

所以他是不是可以试着伸出手?Kirk的手指下意识用力压住了PADD。

“Captain?”

不知道什么时候,Spock已经立在他身侧了。

“嗯?什么事?”Kirk抬头,就看到自己大副正用一种堪称温柔的眼神望向自己。

温柔?Jim Kirk你认真的吗?

“观测到一个M级行星,目前尚未发现高等生命活动迹象,我请求带队收集样本。”Spock的眼神还是没有离开他。

“当然可以,”Kirk下意识点头,在Spock准备离开时又开口,“哎,等等,我和你们一起去。”

Spock看着Kirk向自己走来,忍不住皱起了眉头,“Captain,我不认为……”

Kirk挥手打断了Spock还没说出口的长篇大论,“只是例行任务,而且就让我多活动活动吧。”

Spock没有再反对,而是和Kirk一同走进了电梯。

于是在Kirk带着他的小分队被传送到星球上,研究着那个疑似人造大型圆环的时候,从里面突然冲出来的东西差点要了Spock的命,他就知道James·T·Kirk的任务栏里根本没有“例行任务”这一说。

不为什么,只是因为这个宇宙天杀的爱他!


#还是没卵用设定科普#

1.Steve之所以在听到小舰长的自白后说“尽管我在英国待过一段时间”,是因为在1954年以前,同性恋在英国都被看做是一种疾病,并且视为违法。

2.M级行星,在ST里也被称为类地行星,属于高危事件多发地段。

3.Steve夸小舰长长得帅那一段的灵感来自ST的漫画,小舰长对镜像小舰长说“给我一个不打你的理由”,镜像小舰长:“我长得该死的帅”,完全无法反驳。

4.大家应该都知道“爱是想触碰却收回的手”。


-TBC-

好的,这一章写完感觉神清气爽,终于可以正式搞事情了【高举双手呐喊】


评论 ( 27 )
热度 ( 409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