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娄哥呀

spirk‖wondersteve‖哈蛋
欧美相关cp文堆放地
是个取名废,请教我写文!

【ST/DC crossover】Another World ②

*ST/DC混同,基于AOS和DCEU

*CP是wondersteve和spirk

*和电影一样的分级PG13

*脑洞来自于“既然TOS玩了很多次时空穿越/AOS直接穿了老大副/这两个作品居然有联动?”这个想法

*不拥有他们任何一个人,我只有脑洞

*如有BUG望请指正

*应该没啥警告了


前文: (一)

后文:(三) (四) (五) (六) (七)


03.Two Captains

进取号上有两个“Captain Kirk”的事情就像长了脚一样,跑遍了每一个角落,Kirk最近被问得最多的就是“Captain,我听说舰上有位客人,他和你长得很像,是真的吗”?

Kirk已经从一开始的“是的,但是那位Captain不叫Jim Kirk,而且身为舰长的我必须告诫你们不要去打扰他,他现在在进行术后康复”的循循善诱,转变成了“是的,但是他没有我帅,谢谢”后的转身就走。

这不是他自恋,他好心好意希望船员们理解病患的难处,但是船员们的八卦之心根本收不住,如果不是医生积威太深,他们肯定会跑到医疗湾一探究竟。于是好奇的船员们只能来缠着他们更容易接触的舰长,Kirk烦不胜烦,最后发现与其说“我们长得一样”来得到船员,尤其是某些女性船员怀疑的眼神,不如直接一巴掌拍死。

天呐,他可是舰长啊!天知道这群船员怎么有这么刁!还是经他的手选出来的!看看现在他们是怎么回报他的赏识的?

“那是因为在黑茫茫的太空里太无聊了,这好不容易有点新鲜事,”医生站在Kirk面前,一边听着他的抱怨,一边拿着PADD记录着舰长的健康数据,“所以说什么人的本性是善和爱都是瞎扯,八卦才是。”

“我听见了你的幸灾乐祸!”Kirk在一边气喘吁吁,“你们医疗湾就不能换个体能检测装置吗?脚蹬?这个仪器的设计师居然没有被甲方撕了合约!”

“少废话,要不是这个仪器,你的肚子根本藏不住。”医生抬起手,给了坐起的Kirk后背一记响亮的“掌声”。

“Bones!”Kirk觉得自己差点把午饭吃的生菜给吐出来了。

“哈……”

站在一旁围观的Steve终于没忍住笑意。

“哦,对,我还没有找你算账,”Kirk插着腰,指着那个穿着白色病号服的人,“我们的好医生给了你什么好处?居然开始联手骗我来医疗湾?体检!”

“事实上,Captain,我什么都没说。”Steve摊手,露出了一个堪称无辜的表情。

对,就是Kirk也常用的那种,被医生称为“狗狗眼”的表情。

“当然,你只是躺着,闭着眼,假装病危。”Kirk随手擦去了额头上冒出的汗,气喘吁吁地、气呼呼地、半裸着,用力拍了拍医疗湾的开门按钮。

“我当时只是睡着了,真的。”Steve提高了嗓门。

“信你我就把舰长(Captain)让给你当!”Kirk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本来就是上尉(Captain),”Steve晃了晃脑袋,又转而看向因为骗到Kirk来医疗湾体检而笑得放肆的医生,“他总是火气这么大吗?”

“不,他只是很烦躁,”医生笑得更开心了,“因为我们的大副最近沉迷于研究你带来的芥子气分子式,他的那些文书工作没人帮着做了。”

“那可不是好东西。”Steve垂下了眼睫。

“嗯,只是化学品而已,别担心。”医生安抚性的把手放在Steve肩上。

“当然,当然……”

他何尝不知道,最毒的永远不会是那些毒药。


Steve花了一小段时间去理解这个三百年后的世界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同时也懂了“我不是我”并不是一个哲学问题而已,它还和天文学、物理学等等一些他更不理解的概念有关。

所以他现在收起了很多去了解一些物品原理的好奇心,而是把精力放在去适应和学习使用这些看上去稀奇古怪的日常用品上。

比如他现在正在摆弄的,那个名叫“PADD”的东西,它居然只用一块透明板子就可以显示信息,不得不感叹科技的进步永远出乎意料。

他刚刚在Chapel护士的帮助下稍微了解了一些用途,这个小玩意真的是太有用了,他可以用这个东西去搜索自己想要了解的信息——谢天谢地这个世界的通用语还是英语。

比如战争远不止那一场他所认知的“终结一切战争的战争”,那场战争被称为“第一次世界大战”,随后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Steve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那群利欲熏心的政客们不会把野心止于一张停战协议,不过翻看着那些资料,又看到了战争终究还是会止于一纸停战协议——总会有人站出来去为了终结战争而战。

Steve把手指划过屏幕,看到那虚拟的纸张卷起一角,像是真实的书籍那样翻过了一页。

PADD上说,现在他所在的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英国”、“美国”、“德国”等等,有的是以星球政府为基础的“星际联邦”,人们在星球之间穿梭,人类的视野从那一隅碧海蓝天,被扩展到更广袤的太空。

哦,瓦肯,也就是那位尖耳朵大副的星球,是地球进行第一次接触的外星球——不过已经毁在一个疯子肆意发泄的怒火里。但是那位舰长在那个疯子准备摧毁地球之前,和他的大副阻止了那场灾难。

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了,但也绝不会不缺少摩擦和危险,看看最近记载的大事件,就是进取号的坠毁。

狄更斯说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差的时代”,永远是进行时。

但人们最终总是能看得见那些光明不是吗?就像Captain Kirk那样。

“嗯,瓦肯人是接触型心灵感应者……”Steve挑眉,“听上去有点超人类啊,不过本来就不是人类。”

他也不是没有和“非人者”接触过,不是吗?

Steve想到那双深褐色的眼睛,忍不住微笑起来。

Diana,Diana——

“我的天使……”他说。

“你在看什么?”Kirk居然难得带着笑容走进了医疗湾,随即他的表情在看到了PADD上的内容时变得有点疑惑,“你为什么对着瓦肯人的照片傻笑?”

“什么?不,不是。”Steve失笑。

然后Kirk就用一种像是能穿透他整个人的眼神盯着他,仿佛舰长大人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一样。

Dr.McCoy果然是对的,去他的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Steve翻了个白眼,“我在想我的心上人,这个答案你满意了?”

“爱情鸟。”Kirk冲着他挤眉弄眼。

“所以我能回去吗?我是说我的世界……”Steve看向Kirk的表情变得凝重。

“我很抱歉,”Kirk摇了摇头,“目前收集的数据尽管很多,但是还没有分析出有效信息,要知道,仅仅是回溯时间就已经很麻烦了,况且这还包含了多元宇宙的一些问题。”

“我知道了,”Steve点了点头,脸上似乎看不出失望或者其他消极的情绪,“所以你现在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现在可是要睡觉了。”

“你也太冷淡了,”Kirk微微抬眼,利用他站着、Steve坐着的高度优势,用了一个俯视加鄙视眼神,“身为舰长,我就不能履行一下自己的职责吗?”

“我没看出来。”Steve的表情却是异常严肃。

“拜托!给我点面子啊,Captain,”Kirk尝试着绷紧嘴角来显示自己也很严肃,却因为笑意带出了几声咕噜,“其实是因为你要出院了,大惊喜!”

“哦,我还以为会一直住在这个白茫茫的房间呢,不过我觉得我的视力都因为这一片白下降得更厉害了。”Steve眼角因为笑意带起的细纹,明显表示他只是在假装严肃。

“哦,我们的好医生跟我说再这样下去他可是要收床位费了,为了不让你破产,我只好借出一个舱房给你,你看,单独卫浴,还免租。”Kirk用手比划着一个方形,像是在给Steve展示他们的舱房。

“感谢您的慷慨,Captain。”Steve站起来,做了一个绅士的、夸张的、表示感谢的动作。

“你这样看上去真的像个老古董,”Kirk笑着拍了拍Steve的肩膀,“我明天会让人安排你住过去,哦,还有一件事。”

Kirk掏出来一张手掌大的方形纸片,“有一个小活动,诚挚地邀请你参加。”

纸制品?这可不常见,Steve带着一点好奇接过了那个折了两下的红色卡纸,上面用银色油墨印刷着好看的花体字,还有明显属于两个人的笔迹。

“一个婚礼?”Steve抬头,眼神里有震惊,但是又有更深的,Kirk还不了解的情绪。

“是的,我们美丽的通讯官和敬业的轮机长,我们的轮机长中了一种叫‘进取号’的毒,即使已经决定在五年任务之后,会在地球举行正式的婚礼,但他还是向我表达了想在舰上结婚的强烈意愿,”Kirk说到这里,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我可是证婚人。”

Steve眨了眨眼,眼中荡出了一抹温柔的蓝色,他带着浅笑,说道,“当然,这是我的荣幸,请将我最诚挚的感谢转达给这对新人。”

“不急,等到婚礼上你亲自给他们说吧,我相信大家一定很高兴认识你。”

“好的,好啊,”Steve嘴角上翘,像是想开怀大笑,“这真是太好了。”


04.一个婚礼

整个进取号上人员的情绪都被即将到来的婚礼点燃了,连同“两个Captain”的热度都有点衰减——然而也只是一点而已,毕竟Steve现在已经可以随处活动了,好奇的船员们已经学会了如何用正确的姿势围观这位不一样的“captain”。

不过Steve也不常出现在公共场合,他还有很多小玩意不会用呢,连同一些知识也是,人总得有目标不是?他已经开始自学目前的高等教育课本了。

Steve推了推他正滑下鼻梁的眼镜——他的视力的确需要眼镜了,不过他拒绝使用那些什么隐形眼镜,或者是听上去更奇怪的植入型晶体眼镜,总之,当他看着镜子里戴着眼镜的自己,还是觉得有些东西虽然老派,却更让人舒坦。

不得不说,数学还真难,Steve删除了一页草稿,忍不住有些怀念用纸笔书写的质感。

“Steve!准备好去婚礼了吗!”Kirk就这么火急火燎地跑进了他的舱室。

哦,讨厌的舰长权限,Steve一边给PADD锁屏一边想着。

“Mr.Kirk,你就不能敲门吗?绅士礼仪,请你?”

“去你的,你知道我这是在表达朋友间的亲密无间。”Kirk直接走过去揽住了Steve的肩膀。

“我这身服饰是否合适?”Steve居然难得地紧张了。

“没关系,”Kirk扫了一眼穿着绿色深V开襟样式制服的Steve,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大家都是穿的制服,很合适。”

只有你的是特制的,Kirk在心里补充。


婚礼的场地在进取号上的大型活动厅,红色地毯从门口一直铺到最里面,那里被清理出一个小展台,摆放着点亮的蜡烛和鲜花。地毯两边摆放着活动室里常见的小圆桌,只不过每个圆桌上都放上了精致的插花,还有透亮的高脚杯。

明明是极简的婚礼布置,但那种浓厚的喜悦气息却从活动室的四面八方向着Steve涌来,像是上好的丝绸紧紧缠绕着他,滑过每一寸肌肤,撩拨着每一次呼吸。

看,这就是婚礼啊……

他从进场就被人行了一大片“注目礼”,不过倒是习以为常,顺着Kirk的指引坐在了最前方的圆桌旁,嗯,同桌的还有Dr.McCoy和差不多一个星期没见过了的Spock大副。

“哇哦,看看这些人的眼神,你都快抢了新人的风头了,”医生打了个响指,“不过没关系,今天可是个好日子,你的禁酒令暂时被解除了。”

“那我还真是要好好谢谢这对新人。”Steve露出一个货真价实的笑容。

“Mr.Trevor,我能否询问一个问题?”表情冷淡的瓦肯大副看上去和周围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

“请随意。”Steve把背脊交给了椅背。

“你这身制服是谁准备的?”Spock却问了一个让Steve意想不到的问题。

“是Rand文书士,她说因为我手臂还不能大弯,这种方便穿脱的制服更合适,”Steve皱着眉,“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是这套制服本来只是为了提高舒适度的试验品,”Spock把双手交叠在一起,“目前这个制式已经被废除了。”

“为什么?”Steve低头扫了一眼绿色的制服,“我觉得挺不错的呀。”

“因为据我统计发现,当舰长穿着这套制服的时候,周围船员的注意力会下降百分之三点五五到百分之十二点九六不等,考虑到工作效率问题,我建议舰长废止了这套制服,”Spock挑起了一边眉毛,“即使舰长一直表示这套衣服舒适性很高,并且比目前的后背式拉链更方便穿脱。”

然后Steve就看到了医生那跟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

“当然,Rand文书士的准备是符合逻辑的,”Spock补充道,“不过我建议你的身体机能在完全恢复后,能够换回我们目前的制服样式,毕竟,你有着和舰长一样的外貌。”

Steve茫然地点了点头,同时也觉得有什么东西梗了他喉咙一下,是错觉吗?他刚刚是不是被针对了?


还好在他们这一桌的气氛看着要奔向奇怪的地方之前,有人拍响了手掌——是站在台子上的Kirk。

“好了,大家准备了这么久,应该分出些宁静给我们的新人了。”Kirk的声音随着扩音器传到了活动室的每一个角落,所有人都挺直了背,齐刷刷地看向红毯尽头紧闭的房门。

婚礼进行曲适时地响起,那扇门被缓缓推开,有个高挑的黑美人在Chapel护士的陪同下缓步走了进来。她穿的还是那身舰上随处可见的女式制服红裙,甚至没有头纱或者发饰,只是梳着一个高马尾,却在音乐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圣洁。

新潮又老派的风格,Steve想到。

所有人都用同一种喜悦而祝福的目光注视着这个新娘,看着她走到红毯的尽头,把手放进另一个红衣男人的臂弯里。

哦,那个男人还穿着苏格兰格子裙——Steve觉得眼眶有点发热。

Kirk笑着对新人点了点头,他清了清喉咙,脸颊上的红晕展示着他难以掩饰的兴奋,“自从航海时代以来,所有船长都有一个幸福的荣耀,那就是能见证两位船员的婚姻关系。因此在今天,我和船员们聚在这里,为了你,Nyota Uhura,和你,Montgomery Scott,在你们同事、朋友和家人的见证下,根据我们的法律,以及我们的许多信仰,请你们许下关于爱的庄严承诺。”

Steve看着那对新人,有点紧张地看着眼前相互凝视的男女,他们将许下怎样一个关于一生所爱的诺言?

新郎举起了左手,看上去十分紧张,他的脸憋得通红,久久没有开口。

“天呐,Scotty,深呼吸,这里不是战场。”

Steve听到新娘在小声安慰着新郎,语气就像是拂过面颊的春风。

新郎听后,却是把背脊绷得更直,眼神专注得仿佛天地只剩下眼前的女人。

“以我的手,安抚你的一切悲伤,

你将是我的佳酿,我的生命之杯永不干涸。”

然后新娘伸出自己的右手,和男人十指紧扣之后,才缓缓开口——

“以我的手,安抚你的一切苦痛,

你将是我的启明星,我的生命之路永被照亮。”

“那么,”新郎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间握着一个小小的银色指环,“Nyota,用这只戒指,我在此请求获取你的芳心。”

“Scotty,”新娘也拿出了一枚戒指,“用这只指环,我在此回应你的请求:我允许你走进我的余生。”

Steve在这里听到了有人在小声地抽气和尖叫。

于是更大声、更多的尖叫伴随着掌声响起,在Kirk宣布他们交换戒指,并且亲吻对方之后。

“什么是结婚?”

“结婚就是,就是一对男女走进教堂,站在牧师面前宣誓他们将相爱结合。”

“所以他们不会分开?然后相爱一生?直到死亡?”

“也不总是那样。”

“为什么?”

“我也不是很明白。”

这里明明没有教堂,没有牧师,Steve却用力鼓着掌,一直把手掌拍到通红都不想停下。

他也想要大喊,想要告诉他的天使:“是的,结婚之后他们就会相爱一生,直到死亡。”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依旧是没啥用处的设定科普#

1.小舰长婚礼的那段台词改编自星际迷航原初第一季第十四集开头,老舰长给两位船员的证婚台词。

2.用那种脚蹬式的仪器检查完以后,还半裸着走回舱室的依旧是老舰长,不写集数是因为我要睡觉了。

3.那个绿色深V制服是TOS里老舰长穿过的制服,不写集数是因为我要上图。



4.U姐和轮机长的誓言改编自定格动画《僵尸新娘》的婚礼誓词,原台词是:

“With this hand, I'll lift your sorrows.

用这只手,我将安抚你的伤悲。

Your cup will never empty, for I'll be your wine. 

你的酒杯将永不空虚,因为我将是你的佳酿。 

With this candle, I'll light your way in darkness. 

用这蜡烛,我将为你在黑暗中引路。

With this ring, I ask you to be mine. 

用这戒指,我在此向你求婚。”

轮机长身为苏格兰人,肯定很喜欢酒啦,而且Nyota在斯瓦希里语中“星星”的意思,感觉用来做誓词就像是“我赋予你的生命我的名”一样,和wondersteve倒是很一致。

-TBC-


给每个点小心心、小蓝手、留评论的人,一个一个么么哒(づ ̄3 ̄)づ╭❤~

小舰长和Steve互动越写越萌是怎么回事?大概这俩人本来就很萌吧,一个是活力四射到处娄子的七月小太阳,另一个是温情有耐心帮着收拾残局的三月春风,他们两个都超级好的【嚎啕大哭】

评论 ( 43 )
热度 ( 562 )

© 是娄哥呀 | Powered by LOFTER